賞金字塔遊尼羅河 露天市場尋寶樂趣多

by:山謬
3583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攝影 陳威光(旅遊作家) 

商販攬客非常積極,為了攔下顧客,管他三七二十一,所有商品一律都先喊出1美元低價,吸引過客注意後,再一路糾纏到底。

post title

埃及的吉薩金字塔群,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古文明遺跡之一。

合作廠商

疫情籠罩之下的2020年裡,有無數的計畫被取消或推遲,包括東京奧運在內,是否真能在2021年順利舉辦,似乎尚在未定之天。環顧世界各地,有一項堪稱命運多舛、已經延宕多年的21世紀最重要博物館建案之一,今年終於要開幕了,那就是位於埃及首都開羅的大埃及博物館。

在開羅原本就有一間埃及博物館,興建至今超過百年歷史。以埃及源遠流長的古文明,館內收藏之豐可想而知,許多歷代帝王將相墓穴所挖掘出的珍寶,都在展出之列,包括難得一見的木乃伊。不過,凡是去過埃及博物館的,多少會覺得館舍有些老舊,動線設計也未盡理想。有鑑於此,埃及政府早在21世紀初,就已著手興築新館,選在吉薩金字塔群附近,規劃廣達50萬平方公尺、全球最大的考古博物館。

由於2011年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在政治動盪之下,這座名為大埃及博物館的新館,工程一延再延,原訂在2020年開幕,卻又碰上席捲全球的疫情,於是再順延到今年,目前館舍大抵完成,順利開幕的話,不少受限空間而從未亮相的稀世珍品,有機會與訪客見面,圖坦卡門黃金面具等鎮館之寶,也會以與其價值相符的規模展出。

作為一個仰賴觀光業的國度,埃及受疫情衝擊之深,可想而知,以至於2020年儘管在疫情籠罩之下,也從7月起放寬限制、部分開放觀光。其實早在疫情發生之前,埃及的觀光業一直處於不斷振衰起敝的循環,阿拉伯之春以後,每當埃及觀光有所起色、彷彿可追上昔時榮景之際,卻又發生恐攻事件,其中以2017年底超過300人罹難的西奈清真寺恐怖攻擊,重挫歐美人士的信心,旅遊人次大幅下滑。

post title

新博物館開幕之前,埃及博物館依然是觀賞埃及文物的最佳去處。

合作廠商

曾造訪埃及兩次以上的,也可以感受到這些年來的許多轉變。情勢最為複雜的西奈半島,早早就被中華民國外交部發出旅遊紅色警示,旅遊團的旅遊路線完全不涉及該處,背包客想必也不會沒事跑到那兒去。

即使是最注重安全的首都開羅一帶,仍不時有小規模的恐攻事件,以至於當進出像埃及博物館這樣的景點時,或是入住旅館,都會經過行李查驗,搭遊覽車或其他車種穿梭公路時,也不時通過多道有軍警管制的關卡,都讓訪客印象深刻。

近年與觀光客比較相關的恐攻事件,應是2018年底,有觀光巴士遭到炸彈伏擊,造成四名越南觀光客殞命。事發現場就在開羅郊區的吉薩金字塔群附近,但拜訪埃及的旅客,又怎麼可能不去看金字塔?從2019年初到去年疫情發生之前,赴開羅到吉薩金字塔群之間的遊客,雖然遠不能與觀光全盛期相比,但仍有人潮如織的感覺,而金字塔之宏偉壯觀,以及所有相關的傳說軼聞,也的確不因各種負面因素,而使其觀光價值有所減損。

今年可望開幕的大埃及博物館,也在金字塔群附近,這項走過整整20年的建設案,能否度過恐攻、疫情的接連挑戰,煥發光彩、吸引遊人魚貫而入,應該是埃及人都關心的焦點。

如果在疫情後有機會行旅開羅的話,金字塔群與大埃及博物館、人面獅身像等景點的獨特之處無須贅言,而埃及作為一個重要城市幾乎都依傍在尼羅河畔的國度,來到首都開羅,當然就能感受尼羅河風光。除了河上有帆船來來去去,也有些餐坊遊船,可以一邊搭船遊河、一邊欣賞船上多樣化的歌舞表演。

post title

倘若日後有幸造訪開羅,市區內雄偉的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絕對是個不可錯過的景點。

歐新社/達志影像

開羅市區內,也有些遊客必訪的地標,比如裡外都極盡華麗、氣氛莊嚴肅穆的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或是已有千年歷史的伊斯蘭老城,可從市區高處俯瞰高塔林立、清真寺與學院等古老建築錯落分布的景象。

另一處相當值得一訪的景點,是哈利利露天市場。這座古老的市場,範圍相當廣大,包含露天攤販與各式各樣的店鋪,深入其中,會彷彿踏進迷宮一般。

有別於埃及許多觀光景點會賣類似的紀念品,這裡的品項就真的很多了,各種金屬器物、織品、香料、杯盤等等,真的是讓人眼花撩亂,色彩也非常豐富多元,別具穿街走巷的尋寶趣味。

到埃及的旅客回去之後,必然對各地小販「1美元!」(One dollar!)的呼喊知之甚詳,久久揮之不去。什麼意思?就是過往埃及觀光的全盛期,老闆在店裡等著顧客登門,但近幾年大大不同了,商販攬客變得非常積極,為了攔下顧客,管他三七二十一,所有商品一律都先喊出1美元低價,吸引過客注意後,再一路糾纏到底,因而在埃及旅遊,全程都會聽到這般呼喊,在哈利利市場當然也不例外,成為深刻的記憶之一。

若有機緣再訪埃及,還會不會一路聽到「1美元」?不曉得,但圖坦卡門墓內很多過去並未展出、將現身在大埃及博物館內的文物,還真的挺想瞧一瞧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