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著決定誰能活 印度醫生血淚告白:我們只是人

by:徽徽
9179

在遭到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攻擊的印度,目前已經有超過一千名醫生染疫過世,剩下在第一線防疫的醫生也面臨身心崩潰,因為他們每天都必須決定誰可以接受治療,誰只能等待奇蹟出現......

post title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截至 5月19日,印度共有超過 2,549萬人確診、28萬人死亡。圖為一名穿著防護衣在新德里COVID-19(武漢肺炎)隔離設施中服務的醫生,照片攝於今年 5月10日。

歐新社/達志影像

誰能接受治療?誰只能繼續等?

輪班時間越來越長、病房越來越滿、患者的需求越來越急迫,這些是現今印度醫護人員們的日常,在對抗COVID-19(武漢肺炎)的這場戰役上,印度醫護人員發現他們的人手不足、設備不足、醫藥不足,讓他們除了要擔心自己在防疫前線的安危外,還得做出艱難的決定:哪個患者可以接受治療,哪個只能繼續等待。

最令人心碎的決定

對醫生來說,這樣的決定是一種精神煎熬。

「在你的一生中,你都在準備讓自己可以窮盡一切手段去拯救病患,但現在想像一下,當你必須排出優先順序時怎麼辦?」在新德里收治COVID-19(武漢肺炎)患者最大的醫院擔任教授的達加醫生(Dr. Mradul Kumar Daga)說:「那些是身為醫生的你,所必須做出最令人心碎的決定,而這正是過去三周以來我的生活。」

post title

在印度查謨和克什米爾邦的冬季首府賈姆穆(Jammu),一名藝術家在大學校園的地上畫下感謝醫護人員、警察等第一線防疫人員的畫作。照片攝於今年 4月30日。

歐新社/達志影像

超過一千名醫生染疫身亡

在看不見盡頭的身心煎熬下,印度醫學協會(The Indian Medical Association)在周一(17)公佈了統計數據,表示在第二波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中,印度有 269名醫生死亡,第一波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則造成 748名醫生死亡,兩者相加已經超過一千名醫生。

其中,又以印度最窮的比哈爾邦(Bihar)和人口最多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染疫醫生死亡的人數最多。

醫生死亡人數實際上更高

根據《今日印度》的報導,染疫醫生死亡人數可能比印度醫學協會公布的數據還要多,畢竟印度醫學協會只有追蹤加入協會的 35萬名醫生,但印度實際上可能有超過 120萬名醫生。

post title

在人滿為患的新德里神聖家庭醫院內,醫生們正在照護罹患COVID-19(武漢肺炎)的患者。照片攝於今年 5月1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醫護人員比例懸殊

雖然印度醫生的人數乍看之下並不少,但和廣大的印度人口相比仍是微不足道。根據印度德里公衛研究所和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在印度一萬人中,僅有 17名醫護人員能提供照護,醫護人員比例懸殊,遠比WHO建議的最低門檻——每一萬人要有 44.5位醫護人員照護來得還要低。

醫療資源集中大都市

此外,醫護人員和醫療資源大都集中於大都市,城鄉差距嚴重。舉例來說,比哈爾邦每一千人只有 0.24張病床可用,比世界平均值的十分之一都還要少。

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當我閉上眼睛時,我可以感受到有人需要我的幫助,」在比哈爾邦羅塔斯縣(Rohtas)一間政府醫院工作的護理師庫瑪莉(Lachhami Kumari)表示,她們醫院的 80張病床充滿了COVID-19(武漢肺炎)重症病患,「當我要睡著時,我會看到身邊的人都在乞求協助,這讓我繼續前進」。

post title

在印度查謨和克什米爾邦的冬季首府賈姆穆,看到染疫親友遺體遭火化的民眾崩潰坐地大哭。照片攝於今年 4月25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小事件引發大衝突

但印度的醫護人員們需要處理的不只有病患,還有隨著病患一起來到醫院的家屬們,他們有的人像無頭蒼蠅一樣、焦急尋求醫護人員的協助,有人則因為緊繃的情緒而忍不住對醫護人員破口大罵、甚至拳腳相向。

「每個人來到醫院神經都相當緊繃,即使是個小小的事件都可能引起一場激烈的衝突,人們並不了解這個情況,」印度醫學協會主席傑亞拉爾醫生(Dr. J.A. Jayalal)說:「不幸的是,醫護人員必須處理這一切。」

眼睜睜看著同事過世

與此同時,醫護人員還得面對身邊的同事一個個染疫倒下,而自己卻無能為力。新德里巴特拉醫院(Batra hospital)院長古普塔醫生(Shiv Charan Lal Gupta)提到,當醫院氧氣不夠用時,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三十年的老友——不幸染疫的腸胃科主任辛塔尼醫生(Dr. R.K. Himthani)嚥下最後一口氣。

而醫護人員在含淚送走辛塔尼醫生的遺體後,也只能轉身回到醫院繼續和疫情奮戰。古普塔醫生說:「氧氣最後雖然有送到,但我們救不了那 12條生命,裡頭包含我的好友。」

「這些天在醫院裡,我們都覺得好空虛、好無助,我已經很久沒有睡覺了。」

post title

在新德里的巴哈杜上師醫院(Guru Teg Bahadur hospital)內,民眾守在親友的遺體旁哭泣。圖片攝於今年 4月23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走進來還好好的,不到一小時就死亡

在另一間位於比哈爾邦首府帕特納(Patna)的政府醫院內,第瓦里醫生(Dr. Lokesh Tiwari)表示,幾乎有半數的醫護人員在疫情中失去了他們的家人,他說醫院普通病房中的 400個床位、加護病房的 80個床位一直都是滿床狀態,醫護人員在醫院身心崩潰的次數越來越多,也讓醫院開始提供醫護人員心理諮商服務。

「當你看到人們好好地走進來,然後突然在一小時內倒下死亡,這會對你的精神健康造成影響。」第瓦里醫生說

post title

在今年 1月22日,靠近新德里的亞瑟斯超級專科醫院(Yatharth Super Speciality Hospital)開始替醫生接種疫苗。

歐新社/達志影像

印度醫護人員66%接種完成

至於印度醫護人員接種疫苗的狀況如何?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周一提到,有將近 90%的醫護人員都已經接種了第一劑疫苗,66%的醫護人員打完兩劑疫苗。

派醫學生和實習醫生上陣

在面對印度醫護人員嚴重短缺的問題時,莫迪端出了一項新政策:讓醫學生和實習醫生上陣防疫,並提供未來能在政府醫院中工作的優先權和利多來吸引他們。

「我們直接被送到風暴的中心,」今年 22歲的實習醫生阿卡尼(Alisha Akhani)說:「現在這個時刻既艱難又充滿不確定,但我們最後會成為一個更棒的醫生。」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26歲,目前在新德里神聖家庭醫院擔任住院醫生的阿格瓦爾。照片攝於今年 5月1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我們只是人」

今年 26歲的阿格瓦爾(Rohan Aggarwal)醫生還沒完成整套醫學訓練,但他已經不得不扛起新德里神聖家庭醫院(Holy Family Hospital)的救護大任,他時時刻刻都在決定誰能獲得治療、誰不能。

每一個來到神聖家庭醫院求診的人都知道,這間醫院目前的病床一點都不夠用,醫院內的呼吸器和氧氣也一直處於短缺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滿足每個患者的需求。

誰能獲救、誰不能獲救應該由上帝來決定,我們只是人類,我們不是為此而生。但現在這個時刻,我們必須作決定。新德里神聖家庭醫院醫生 阿格瓦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