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現任22年的在職記錄 薩摩亞將迎來史上第一位女總理

by:阿雀
2204

在經歷一連串戲劇性的政治僵局後,薩摩亞總算於本周確定迎來史上第一位女總理馬塔阿法,並送走已經在職 22年的馬利埃萊額奧伊。

馬塔阿法將成為薩摩亞史上第一位女總理。

薩摩亞第一位女總理

本周一(17),只有約 20萬人口的太平洋島國薩摩亞終於結束了超過五周的政治僵局,將史上第一位女總理馬塔阿法(Fiame Naomi Mata'afa)送上大位,並終結了馬利埃萊額奧伊(Tuilaepa Sailele Malielegaoi)長達 22年的在職時間,讓世界第二長的總理任期畫下句點(註),有評論家形容,這次的內閣重組將會是薩摩亞民主時代的來臨。

註:目前世界上任職時間最長的總理為柬埔寨的洪森(Hun Sen),他自 1985年就職以來,已經掌握大權超過 36年。

40年來的唯一大黨

話說從頭,雖然評論家提出了「民主時代的來臨」,但其實選舉在薩摩亞並不是一件新鮮事,只是在過去 40年間,掌握大權的總是現年 75歲的現任總理馬利埃萊額奧伊帶領的「人權保護黨」(Human Rights Protection Party,HRPP)。

打破政治局面的2020年

然而,這個穩固的政治局面卻在去年出現了裂痕。

當時,一些原本屬於HRPP的黨員,因為不滿政府強勢通過三項改變薩摩亞憲法、司法,以及當地文化傳統框架的法案,所以決議「叛出」該黨,並成立了「信仰唯一真神黨」(Fa'atuatua i le Atua Samoa ua Tasi,FAST,英譯為「Faith in the One True God」)。

直到今年一月,當原本任職副總理的馬塔阿法離開政府、選擇加入FAST後,這個年輕政黨不僅迅速將她推往了掌舵之位,更在她的帶領下強勢參與了三個月後的議會之戰。

post title

馬利埃萊額奧伊自 1998年上任,已經擔任總理超過 22年的時間。

路透社/達志影像

高貴的身分與隨和的性格

而馬塔阿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出生於 1957年的她有著高貴血統,是薩摩亞自 1962年從紐西蘭獨立後第一位總理的女兒——然而,她如今在政治上的勝利卻不只是因為她的身分。

「在傳統背景下,她和國家領導者有著相同或更高的地位,而當然地,她也肯定會在其他酋長之上,」當地報紙《薩摩亞觀察員》(Samoan Observer)的記者梅隆(Sapeer Mayron)告訴BBC。

「她的地位跟家族名聲本就可能讓許多村落跟社群歡迎她的造訪,但除此之外她還是個對民眾既溫暖又風度翩翩的人,會鼓勵大家廣泛地討論自己對法案或社會議題的憂慮或疑問。」

與選民面對面的策略

事實上,早在正式選舉之前,馬塔阿法的競選活動就已經為薩摩亞的政局帶來了全新的活力。當時,她數度邀請人們到她家進行議題的討論或辯論,並隨後開始到全國各地參訪,直接和選民面對面,而這是薩摩亞在以往不曾出現過的景象。

這樣的策略也的確有用,馬塔阿法在四月時便引領著FAST走向了前所未見,也不曾預料過的勝利。

post title

美麗的藍色海洋圍繞著島國薩摩亞,照片攝於薩摩亞西邊的查塔姆島(Savai'i)。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性議員只佔9.8%

4月9日,薩摩亞舉行了議會選舉。而根據結果顯示,在 51個席次中,HRPP跟FAST各自拿下了 25席。

也就是在此時,政局開始出現了複雜難解的狀況。

首先是,依據薩摩亞法律規定,該國的議會成員中至少要有 10%為女性,但本次選舉中只有 5名女性當選,佔全部的 9.8%。所以,有人認為這不合法,選委會也因此決定要再替補一位女性進去,但她卻「恰好是」HRPP的黨員。

而這顯然會打破HRPP與FAST之間 25席比 25席的平手局面。同時,也有許多反對者指出這樣任意「補人」的做法根本不合憲。

沒有最大黨組閣的僵局

但接著,上述的爭議都還沒結束,唯一沒有政黨的獨立議員波尼法西奧(Tuala Tevaga Iosefo Ponifasio)就又宣布要加入FAST,繼而讓議會組成又再度變成 26席比 26席的僵局。

於是,薩摩亞陷入了一個因為沒有最大黨,而無法組閣的特殊政治危機,它們沒有前例可循,也沒有解決的方法,並因此陷入了長達五周的政治紛擾。

post title

橫跨胸背及手臂的刺青,是薩摩亞的傳統文化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差點重新投票

其中,該國選委會及總理馬利埃萊額奧伊甚至還一度打算要撤銷四月的選舉結果,並於 5月21日時重新舉行投票。

「基於現在並沒有多數政黨可以完成組閣,我相信再舉辦一次新選舉,讓人們擁有第二次機會去選出他們的第 17屆議會,才能符合薩摩亞的最大利益。」總理馬利埃萊額奧伊如此表示。

但是,與直接「補人」相似,同樣有人認為重新選舉根本於法不合,FAST甚至控訴這是政府打算透過一場「騙局」去維持自己的權力。

而這整起事件裡最諷刺的一點或許是,議員配額原本是用於保證女性參政,最後卻差點成為了阻止第一位女性總理上任的工具。

post title

照片攝於 2019年世界盃橄欖球賽(Rugby World Cup 2019),在與日本隊對戰前,薩摩亞球員表演了他們的傳統戰爭舞蹈「Siva Tau」。

路透社/達志影像

補人、重新選舉都違憲

不過這一切,在預定重新投票的五天前出現了大轉折。

本周一,薩摩亞的最高法院宣布,該國憲法並沒有賦予政府二次舉辦選舉的權力, 4月9日的結果是有效且合法的,它們認為,雖然這次的議會之爭或許是「政治災難」,但並不會成為「即將發生的憲法災難」。

而且在此之前,它們還否決了新增一位女性席次的做法,讓議會就此維持 51席的狀態,從而使FAST順利成為多了一席的最大黨,馬塔阿法也總算能夠締造歷史,登上總理寶座。

「我十分感激,」馬塔阿法向美國《ABC新聞》表示:「我認為今天的勝利,同時也是我們一直所提倡的法律及法治的勝利。」

但另一方面,被拉下大位的馬利埃萊額奧伊卻對這項結果十分不滿,他於直播的新聞發布會透露,HRPP將會對此進行申訴,並持續推動第二次選舉。

太平洋島國第二位女性領導人

不過無論如何,馬塔阿法擔任薩摩亞史上第一位女總理,似乎已經是勢在必行的事,而且她還將同時成為太平洋島國中的第二位女性領導人——第一位是在 2016年成為馬紹爾群島總統的海妮(Hilda Heine),但她在 2019年時尋求連任失敗,

post title

薩摩亞位於南太平洋,地理位置介於夏威夷跟紐西蘭之間。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照片中可以看到薩摩亞及美屬薩摩亞的相對位置,有著紅線外框的島嶼屬於薩摩亞。

地球圖輯隊

小補充:薩摩亞在哪裡?

「薩摩亞」為南太平洋島國,在夏威夷與紐西蘭之間,目前約有 20萬人口,它與東邊的「美屬薩摩亞」(American Samoa)本屬一體,群島上的人多是在 2,000多年前從東南亞一帶遷徙而來的移民,他們從 18、19世紀才開始與歐洲人有所接觸。

而在 19世紀末時,薩摩亞群島接連發生了兩次內戰,並於 1899年時一分為二,東邊在 1904年歸美國所有,即「美屬薩摩亞」,西邊則於當時歸德國所有,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才轉由紐西蘭統治,並在 1962年1月1日時獨立,當時稱為「西薩摩亞」(Western Samoa)。

1997年7月4日,該國更進一步修改憲法,將國名中的「西」(Western)捨去,正式更改為薩摩亞,全稱為「薩摩亞獨立國」(Independent State of Samoa),當時還曾引發美屬薩摩亞的抗議,認為薩摩亞此舉將削減美屬薩摩亞人的薩摩亞人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