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學校底下的215條孩童亡魂 掀開加拿大原住民種族滅絕傷痛

by:阿雀
8841

在加拿大一間曾被用於同化原住民族群的寄宿學校底下,人們發現了至少 215具不曾被記錄下來的孩童遺骨......

post title

這張來自 1937年的照片,即是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的師生於校舍外拍的團體照。這是加拿大曼巴托巴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的國家真相與和解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所建檔的資料畫面。

歐新社/達志影像

學校底下的215具孩童遺骨

上周四(27),加拿大原住民團體「Tk'emlups te Secwepemc First Nation(註)」的主席卡西米爾(Rosanne Casimir)宣布,他們在英屬哥倫比亞省(British Columbia)的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Kamloops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發現一座大型的亂葬崗,底下埋了 215具孩童的遺骨。

註:根據《維基百科》,第一民族(First Nation)是數個加拿大境內民族的通稱,與印地安人同義,指的是在現今加拿大境內的北美洲原住民及其子孫,但是不包括因紐特人和梅蒂人。

同化原住民的印地安寄宿學校

所謂的「印地安寄宿學校」是 19、20世紀時,由加拿大政府和宗教團體一起設立的義務性寄宿學校,目的是要強迫同化當地的原住民青年。

而在這之中,「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是整個寄宿教育系統裡最大的一間學校,它於 1890年時由羅馬天主教會所開辦,在 1950年代時註冊人數達到高峰,最多同時有 500名學生在此處上學。1969年,中央政府接手管理這間學校,並且將它改建為當地學生的宿舍,此處一直到 1978年才正式關閉。

post title

在聽聞發現 215具孩童遺體的驚人消息後,許多民眾來到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舊址外的倖存者紀念碑下獻花,紀念無辜的逝者。照片攝於 5月29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舊址外的草皮上,許多民眾放上了鮮花及孩童尺寸的鞋子,以紀念 215條逝去的生命。照片攝於 5月31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加拿大歷史中可恥的一個章節」

因此,此次發現的遺骨,可以說是再度將加拿大殘忍的原住民滅絕史攤在陽光下,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便表示這是該國「歷史中可恥的一個章節」,是「令人痛苦的提醒」。

發現的遺骨最小只有3歲

話說回此次的發現,目前原住民團體「Tk'emlups te Secwepemc First Nation」、當地博物館專家及驗屍辦公室,都還在確認這些遺體的死因和死亡時間。

「根據我們的了解,這些失蹤的孩子都是沒有被記錄下來的死者,」Tk'emlups te Secwepemc First Nation主席卡西米爾說:「有些孩子還只有 3歲。」

經由透地雷達才發現

事實上,這些遺體甚至是經由透地雷達(GPR)搜索才發現,畢竟在此之前,並沒有資料顯示此處曾有如此嚴重的傷亡情形。主席卡西米爾因此認為,這代表了「一個曾經被討論,卻從來沒有在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中被記錄下來的、令人無法想像的遺憾」。

post title

在溫哥華美術館(Vancouver Art Gallery)外的台階上,人們擺上了 215雙童鞋,以表達對 215位逝去孩童的紀念。照片攝於 5月28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安大略省(Ontario)京斯敦(Kingston),民眾同樣在市政府的階梯上擺了許多雙孩童尺寸的鞋子。照片攝於 5月31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希望六月中旬有初步發現

所以現階段,處理此發現的相關團體,正在聯繫那些曾把孩子送到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的社群,它們希望能在六月中旬時獲得初步的發現。英屬哥倫比亞省驗屍辦公室負責人拉波因特(Lisa Lapointe)便向加拿大廣播公司CBC透露:「我們目前處於收集資訊的早期階段。」

但無論如何,此次掀起的傷痛牽涉肯定十分廣泛,例如主席卡西米爾就有提到:「考慮到這間學校的大小,一次最多能容納 500名學生註冊和上學,我們了解到這項已經被確認的遺憾,肯定影響到了整個英屬哥倫比亞省,或甚至超出這個範圍的第一民族社群。」

震撼、悲傷與悔恨

所以對原住民團體,甚或整個加拿大而言,這次的發現在令人感到震撼的同時,帶來的還有無盡的悲傷和悔恨。

「做為一名父親,我無法想像把我的孩子帶離開我身邊,會是什麼樣的感覺,」總理杜魯道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便如此表示:「但做為一位總理,我對這項把原住民孩子從他們的社群中偷走的政策感到十分震驚。」

杜魯道也因此承諾,當局在之後會做出「具體行動」,但沒有向記者透露實際的規劃為何。

post title

一群民眾聚集在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舊址附近,舉行紀念逝者的儀式。照片攝於 5月31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可恥的」殖民政策

除此之外,皇家-原住民關係部(Crown-Indigenous Relations)部長貝內特(Carolyn Bennett)也痛斥,這 215條無辜生命是「可恥的」殖民政策中的一部份,而政府必須致力於「紀念那些逝去的無辜靈魂」。

英屬哥倫比亞省的第一民族議會(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首長蒂吉(Terry Teegee)則認為,尋找類似的墓地是目前的「當務之急」,因為這件事讓當地社群「重新憶起了那些悲痛與失落」。

「這(個發現)真的讓寄宿學校的議題,以及原住民種族大屠殺的傷痛都重新浮上了檯面。」蒂吉說。

post title

在紀念儀式上,女子古特雷斯(Stephanie Gutierrez)手持她的祖父母艾倫及蒂莉(Allan and Tillie Gutierrez)的照片,據古特雷斯表示,她的祖母蒂莉正是當年被迫進入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的學生之一。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紀念儀式上,來自「Sto:lo Nation」社群的人們正高舉著獨木舟,準備要把屬於自己族群的亡魂給迎回家。

美聯社/達志影像

引起巨大共鳴的傷痛

但另一方面,或許對許多加拿大原住民團體而言,此發現並不陌生,而且還引起了巨大的共鳴,因為許許多多自寄宿學校倖存下來的人們,都仍對當年的傷痛記憶猶新。

第一民族健康局(FNHA)的執行長喬克(Richard Jock)便在聲明中提到:「這樣的狀況其實不是件令人驚訝的事,它描繪出了寄宿學校對第一民族人民、家庭,以及社群的破壞性和持續性影響。」

「沒有撐過來」的孩子

而加拿大湯普森河大學(Thompson Rivers University)的法學教授沙布斯(Nicole Schabus)則透露,她的法學院學生在一年級時,都至少會花一天拜訪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聽當時的倖存者在現場訴說他們的記憶。

沙布斯表示,她從未聽他們提過「沒有標記出來的墓地」,但「他們都會講到那些『沒有撐過來』的孩子」。

post title

同樣是來自加拿大曼巴托巴大學國家真相與和解中心的資料照。畫面中,一群原住民孩子正聚在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周圍。

歐新社/達志影像

15萬名原住民兒童被迫離開父母

1863年到1998年,在加拿大,有超過 15萬名原住民兒童被迫離開父母,被送到 139所印地安寄宿學校,他們在此處被迫成為基督徒,不僅被禁止使用自己的語言,也不能實踐他們的文化傳統,其中有很多孩子甚至在身體及心靈上被虐待。

2008年,加拿大啟動特別委員會紀錄這個「教育系統」所帶來的影響,發現很多原住民兒童在進到學校後,便再也沒有返回過自己的社群;而 2015年發布的標誌性報告《真相與和解》(Truth and Reconciliation),更直指這項政策是「文化上的種族滅絕」。

至少4,100位原住民兒童在校內逝世

而加拿大政府也於 2008年時正式為這項令人髮指的政策道歉,並承認體罰和性侵害在印地安寄宿學校中十分猖獗。

除此之外,《真相與和解》團隊底下的「失蹤孩童計畫」(Missing Children Project),則記錄了那些於學校內逝去的孩子。直到現在,它們確認至少有 4,100位學生在校園中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