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理健康問題遇上球員的義務 大坂直美宣布退出法網公開賽

by:阿雀
4800

上周三,日籍網球好手大坂直美宣布,基於她自身的心理健康因素,不會於法網公開賽期間參與賽後記者會,引起體育界輿論;豈料時間不到一周,她於本周一又再度投下震撼彈——她將退出今年的法網公開賽。

post title

大坂直美在上周日進行了她於今年法網的唯一一場賽事,照片攝於巴黎西郊的羅蘭·加洛斯球場(Roland Garros Stadium)。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不參加新聞發布會到退賽

上周三(26),曾獲四座大滿貫(Grand Slam)的 23歲日籍網球好手大坂直美(大坂なおみ,Naomi Osaka)宣布,基於面對記者會所帶來的巨大壓力,以及她本人的心理健康因素,她將不參加任何法網(French Open)賽後的義務性媒體活動,引發體育界一陣輿論。

然而本事件的爭議卻不只如此,因為在周末法網發出懲處公告後,大坂直美接著做出了更驚人的決定:她決定直接退賽,讓大家把焦點放回賽事本身。

開罰41萬並可能強制退賽

將時間拉回上周日(30)當天,那日是大坂直美於今年法網的第一場比賽,她對上了羅馬尼亞網球選手蒂格(Patricia Maria Tig),並順利取勝,而她在賽後也的確兌現了她在周三時立下的承諾,即不參加賽後的新聞發布會。

而自周三便遲遲沒有做出回應的法網,卻選擇在大坂直美贏得比賽後,才與大滿貫的另外三場賽事,即澳網(Australian Open)、美網(US Open)和溫布頓網球錦標賽(Wimbledon Championship)聯合發表聲明,除了開罰大坂直美 1萬5,000美元(折台幣約 41萬3,895元)外,還警告她若是堅持不參加賽後記者會的話,最終可能會被強制退賽。

大坂直美在她的Twitter和Instagram都發出聲明,表示自己將退出今年的法網賽事。

參加新聞發布會是義務

在聲明中,大滿貫表示它們有寫信向大坂直美「確認她的狀況並提供協助」,但無奈對方並不願意與它們溝通,使它們別無選擇之下,只好提出如此嚴重的懲處,以確認大坂直美不會獲得優於其他競爭者的優勢。

「她(指大坂直美)還被提醒了她的義務,以及不履行義務的後果,而這些規則也應當平等地應用在每位球員身上,」聲明中表示:「......作為一項運動,最重要的就是要確保沒有球員擁有比他人更好的不公平優勢,不幸的是,如果一名球員拒絕花時間參加媒體訪問,而其他人卻都遵守他們的義務的話,情況就會是如此。」

宣布退出今年的法網賽事

然而這樣的聲明卻引來諸多人的撻伐,許多人認為這並不是個適當的答覆,將會逼迫大坂直美在嚴厲的懲罰與開記者會之間做出選擇,而且罰金和可能的懲處都會讓她所引起的關注變得更加複雜。

於是此番言論不僅沒有平息爭議,反而讓輿論更加沸沸揚揚,也因此讓大坂直美在本周一(31)於Twitter發出聲明,表示自己將會退出今年的法網賽事:「對這場比賽、其他球員以及我本人的福祉來說,最好的決定就是我退出,如此一來大家就能重新把焦點放在正於巴黎舉辦的賽事。」

post title

在 2018年戰勝美國網球女將小威廉斯,並成功拿下人生第一座大滿貫後,大坂直美在比賽隔天向記者展示了她的冠軍獎盃。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2018年9月8日,美國網球女將小威廉斯在美網公開賽決賽中對上大坂直美,但卻在場上與裁判起爭執,並因此被罰了一局,最終她輸掉了比賽,引發許多球迷的不滿。畫面攝於比賽現場,小威廉斯正指著裁判破口大罵。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但在賽後的頒獎典禮上,當不滿小威廉斯就此落敗的球迷對著大坂直美爆出噓聲時,小威廉斯走向了大坂直美,並給予她安慰。

路透社/達志影像

自2018年即罹患憂鬱症

上周,大坂直美曾透露:「我常常覺得人們不關心運動員的心理健康,而每當我看見或參加新聞發布會的時候,這感覺都會變得非常真實。」

而本周一,她則在Twitter上承認,她「自從 2018年的美網公開賽後,已經罹患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憂鬱症」,而且她「一直以來都很難處理這件事」。2018年,大坂直美在美網的一場爭議賽事中擊敗了美國網球女將小威廉斯(Serena Williams),並獲得人生第一座大滿貫,在當時曾引起極大的關注和質疑。

對新聞發布會感到焦慮

除此之外,大坂直美還透露自己並不是個外向且善於社交的人:「任何知道我的人都明白我是個內向的人,而任何一個在比賽中看見我的人都會注意到,我常常會戴著耳機,這是因為戴著耳機有助於緩解我的社交焦慮。」

「雖然網球媒體總是對我很好(我想特別向所有我可能傷害到的超酷記者們致歉),但我並不是個天生的公開發言人,而且每次要對著全世界的媒體說話前,總是會有大浪般的焦慮感向我襲來。」

post title

法國網球聯會會長莫爾頓曾認為大坂直美不參加賽後記者會是「驚人的錯誤」。照片攝於 5月30日,在某場法網賽事的場邊。

美聯社/達志影像

花一點時間遠離球場

而在做出退賽的決定之後,她除了已經私下和法網致歉以外,將會「花一點時間遠離球場」,不過她也表示:「但當時機到來的時候,我想跟巡迴賽合作,討論能有什麼方法,可以讓球員、媒體和粉絲都變得更好。」

「為她感到抱歉又難過」

而法國網球聯會(French Tennis Federation)會長莫爾頓(Gilles Moretton),則在大坂直美的聲明發出兩小時後,以法英雙語召開了記者會,他於會中表示他們「為退出比賽的大坂直美感到既抱歉又難過」,並認為退賽是「不幸的」,並祝大坂直美「盡早康復」。

但除此之外,他並沒有回答任何媒體在會中的提問,可是他在上周時,曾經形容大坂直美的沉默宣言是「驚人的錯誤」。

post title

美網資深選手比莉·珍·金公開支持大坂直美退賽的決定,並期望外界給她空間與時間。

Photo: Gage Skidmore

「保持堅強」、「祝她安好」

至於體育界,則有多名網球好手公開支持大坂直美,今年 17歲的美國網球新星高芙(Coco Gauff)就向她喊話:「保持堅強,我欽佩妳的脆弱。」

而今年已屆 78歲的美網資深好手比莉·珍·金(Billie Jean King)則在Twitter上表示:「大坂直美揭露自己和憂鬱症奮鬥的真相,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現在,最重要的事是給大坂直美她所需要的空間和時間。我們祝她安好。」

「不僅僅是參加或不參加」

捷克裔美國籍網球員娜拉提洛娃(Martina Navratilova)也同樣在Twitter發文,強調本次事件不僅僅關於新聞發布會,而是球員的心理健康。

「我對於大坂直美的事感到難過,我真切地希望她能夠安好,」娜拉提洛娃表示:「作為運動員,我們都被認為應該要好好照顧身體,但或許心理或情緒層面的健康問題被忽略了。這不僅僅只是要參加或不參加新聞發布會而已。祝好運直美——我們都在為妳加油!」

post title

大坂直美於比賽中揮動球拍,照片攝於今年 3月31日舉辦的邁阿密公開賽(Miami Open),當時她對上的是希臘網球選手莎卡瑞(Maria Sakkari)。

路透社/達志影像

來自各界的期待與義務

但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這就是身為球員義務的一部份。22歲美國網球選手科寧(Sofia Kenin)就認為,她尊重大坂直美的決定,也承認作為明星球員壓力的確很大。

可是同時科寧也認為:「這就是妳所參與的活動。這是體育,有來自外界、贊助商及所有人的期待,而妳不管如何就是得想辦法去管理這一切。」

心理健康問題不罕見

事實上,無論成因為何,大坂直美並不是唯一一個承認自己有心理健康問題的優秀體育選手。

例如游泳選手「飛魚」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便曾公開談論自己的憂鬱症和自殺想法;而NBA球員洛夫(Kevin Love)曾提及自己在比賽途中恐慌症發作。

除此之外,據美國非營利組織「運動員的希望」(Athletes for Hope)的調查,有 35%的菁英運動員曾經歷過心理健康危機,例如壓力、飲食失調、倦怠、憂鬱和焦慮的問題,都屢見不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