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兒子下藥肢解 伊朗駭人父母連環殺子案反映「榮譽處決」

by:徽徽
27827

今年五月,伊朗首都德黑蘭發生了一起年邁父母殺害 47歲導演兒子的案件,父母先迷昏兒子後將他殺害肢解,隨後檢警又發現這對父母在多年前也親手殺害了女兒和女婿,且要是他們沒有被逮捕,很有可能會繼續殺害另外兩名成年孩子......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47歲,遭到父母殺害的伊朗電影導演霍拉姆丁,他的遇害是伊朗當地最新一起「榮譽處決」案件。

Photo: راجع الشروط

五年前,兒子邀請父母上台

阿克巴爾(Akbar Khorramdin)和穆薩維(Iran Mousavi)第一次出現在大眾眼前是在五年前的一場電影放映會上,他們的導演兒子霍拉姆丁(Babak Khorramdin)邀請他們上台同歡,畫面中的他們看起來又害羞又虛弱,兒子更是親暱地扶著母親上台,並且把手放在父親的肩膀上。

五年後,父母冷血殺害兒子

然而,這對父母下一次出現在大眾面前,就是因為他們殺害了兒子被逮捕的這一刻。今年 81歲的父親阿克巴爾和今年 74歲的母親穆薩維聯手犯下了駭人聽聞的殺子案,震驚了整個伊朗社會,更別提兩人的女兒和女婿也是死於他們之手。

post title

圖為殺害兒子、女兒和女婿的阿克巴爾(左)和穆薩維(右)。夫妻倆目前正在接受精神鑑定,關於定罪判刑還要一陣子才會出爐。

Photo: Tasnim News Agency

父母:不後悔殺害兒女

當被問到殺害兒女是否會後悔時,曾任陸軍上校的阿克巴爾和擔任家庭主婦的穆薩維表示,他們兩人不會後悔。阿克巴爾說:「我對任何謀殺犯行都不會感到內疚,我殺的都是道德淪喪的人。」

「殺的都是道德淪喪的人」

阿克巴爾口中的「道德淪喪」,指的是兒子霍拉姆丁遲遲未婚,而且幾年前從倫敦學成歸國後就和他倆同住,讓他和妻子的日子沒有一天安寧。

至於女兒阿蕾祖(Arezou)則是因為吸毒和帶多名男友回家,阿蕾祖的丈夫法拉瑪茲(Faramarz)則是因為愛罵人和虐待人,這都被他們列入「榮譽處決」(honour killing)的範圍。

因為兒女受了很多苦

母親穆薩維表示:「我們夫婦倆決定一起下手,我丈夫提出這個主意,然後我同意了。我和我丈夫的關係很好,他不會打我或是罵我。」

「我一點都不會傷心,我因為他們(指兒女)的關係受了很多苦。」穆薩維這麼說,然而上周她翻了供,表示丈夫阿克巴爾虐待她,而且阿克巴爾性侵了阿蕾祖。

有可能繼續殺害孩子

目前,這對殺害兒女的父母正在接受精神鑑定。根據伊朗媒體釋出的照片,身穿囚衣的阿克巴爾曾對鏡頭比出勝利手勢,他更向當局表示,要是時光倒轉他依然會殺害兒女,而且要是他獲釋,他很有可能會對另外兩個成年的孩子下手。

圖為五年前霍拉姆丁邀請父母參加電影放映會的照片,下方可以看到他親暱地擁抱母親。

在垃圾桶發現殘肢

回到發現霍拉姆丁屍體的那一天(05/16),當天到埃克巴坦(Shahrak Ekbatan)社區大樓打掃的清潔人員在垃圾桶發現了殘肢,經指紋比對後確定是今年 47歲的霍拉姆丁,他在倫敦讀書、工作幾年後返回德黑蘭,並且在大學內教授電影學,本身除了是一名老師,也是一名電影導演。

父母拖著大型塑膠袋、行李箱

當調查人員翻看大樓電梯監視攝影機畫面時發現,在清潔人員發現霍拉姆丁屍體的前一晚,霍拉姆丁的父母拿著好幾個貌似裝了重物的大型塑膠袋以及行李箱,並且來回了好幾趟才將塑膠袋跟行李箱丟完。

女兒、女婿離奇失蹤 父母坦承行兇

當警察出現在霍拉姆丁父母的門口,詢問他們兒子的去向時,夫妻倆坦承殺害了霍拉姆丁,然而受害者不只一人。在接下來的幾天內,調查人員發現兩人的女兒阿蕾祖在 2018年遭通報成失蹤人口,阿蕾祖的丈夫法拉瑪茲則是在 2011年失蹤。

最後,夫妻倆也坦承是他們殺害了阿蕾祖和法拉瑪茲,而且用的幾乎是同一套殺人方法。

迷昏、刺死、肢解、棄屍

一開始,夫妻倆會將安眠藥混在受害者的食物中,等受害者吃下食物、陷入昏睡後,他們就會將受害者綁起來、用塑膠袋套住頭後瘋狂刺殺受害者,一直到受害者斷氣後,他們再將受害者拖進浴室中肢解,之後再棄屍,他們的兒子霍拉姆丁就是這樣被殺害的。

post title

當被問到女兒去哪裡時,穆薩維只能說女兒離開了德黑蘭,移民到了土耳其。圖為德黑蘭一景。

Photo: Avin Ezzati

不認同兒女生活方式

在電視訪談中,這對夫妻表示他們之所以會殺害兒女,實在是因為不認同他們的生活方式。舉例來說,兒子霍拉姆丁喜歡動粗,不僅住在家中啃老,更會和不同的女友發生關係。至於他們的女兒阿蕾祖有毒癮跟酒癮,女婿法拉瑪茲則涉嫌販毒,為人也十分暴力。

兒女朋友不認同

然而,霍拉姆丁和阿蕾祖的朋友表示,這些陳述根本和他們眼中的兩人天差地別。

今年 46歲住在德黑蘭的電影導演阿巴斯普爾(Nima Abbaspour)說:「對我們這些認識霍拉姆丁的人來說,這些話全都令人難以置信,而且非常奇怪。」

「他們一家看起來就像個一般家庭。霍拉姆丁很受人尊敬,而且態度很溫和,他是一個非常冷靜的人。」阿巴斯普爾補充道,她曾經協助霍拉姆丁拍攝他執導的第一部電影。

捏造女兒移民假象

今年 47歲的賈萊(Jaleh)是阿蕾祖的同學和鄰居,她說:「阿蕾祖是一個非常安靜的女孩,她從未傷害任何人,而且從小到大都非常順從,根本連男朋友都沒交過。」賈萊表示,當朋友們碰到阿蕾祖的母親,並且詢問阿蕾祖去哪兒時,母親一貫的回答都是阿蕾祖已經移民到了土耳其。

post title

在伊朗保守的社會氛圍下,家族成員要是出櫃會被視作破壞家族名譽,有可能遭到「榮譽處決」。圖為 2019年8月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舉辦的同志大遊行,當時來自伊朗的同志舉著寫有「伊朗」字樣的彩虹旗幟共襄盛舉。

Newscom/達志影像

同性戀與私奔少女 「榮譽處決」比比皆是

過去一年來,伊朗父母或家族「榮譽處決」受害者的例子比比皆是,每每成為伊朗媒體的頭條。其中一名年僅 20歲的受害者遭他的兄弟與堂/表兄弟殺害,因為他是一名同性戀;另一名 14歲的女孩則遭到父親斬首,因為她企圖與男友私奔。

伊朗國際電視台編輯兼中東分析師布羅德斯基(Jason Brodsky)表示:「我認為霍拉姆丁之死只是我們在伊朗所看見、長期家庭暴力模式的最新例子。」

布羅德斯基也提到了 20歲受害者和 14歲女孩的例子,他說:「即使伊朗在 2020年通過了兒童保護法,榮譽處決和家暴依然變得更猖獗,這正是國際社會需要讓伊朗解決的問題。」

post title

不少伊朗民眾在霍拉姆丁案中看到自己,也看到世代隔閡以及「榮譽處決」對人權的侵害。圖為一名人在德黑蘭的伊朗女子,非當事人。

Photo:  saba Ardani 

當「榮譽處決」成為家族手段

在伊朗這個變動的社會,年輕一代的伊朗人和長輩衝突頻頻,世代間產生隔閡的同時,「榮譽處決」和充滿漏洞的法律成了長輩或家族慣用的手段。

「人們在這個案子看到自己」

曾經在伊朗青年電影社團教導霍拉姆丁的莫克里(Shahram Mokri)表示:「人們在這個案子中看到自己。」莫克里提到,表面看起來一切正常的霍拉姆丁父母居然犯下駭人聽聞的殺子犯行,讓許多伊朗人都感到害怕,也有不少民眾要求修法,改善伊朗漏洞百出的刑法。

殺子不用判死刑 最高十年有期徒刑

目前根據奠基於伊斯蘭教法的伊朗刑法,身為孩子的監護人、父親、祖父要是殺害孩子或孫子不用判死刑,最低刑期是三年有期徒刑,最高是十年有期徒刑。

有鑑於此,德黑蘭律師阿加西(Mohammad Hossein Aghasi)表示,阿克巴爾和穆薩維殺害兒子和女兒不用伏法,但殺害女婿很有可能會被判死刑。

post title

在霍拉姆丁遭到父母殺害的埃克巴坦大樓外,可以看到悼念他過世的蠟燭和海報。

Photo: Mardetanha

已經回不來的他

對於已經回不來的霍拉姆丁而言,他的朋友會永遠記得他,記得他在那個冬夜邀請他的父母在電影放映會上台,他說這部電影是在拍自己的故事,內容是一名在倫敦感到思鄉的移民,最後回家陪伴母親的故事。

永遠被大眾記得

霍拉姆丁的好友、今年 41歲的電影攝影師阿萊(Amirali Alaie)說:「他的夢想是透過自己的電影對社會和人們造成影響,但現在他會永遠以身為伊朗最可怕、最暴力的謀殺案受害者的身份被大眾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