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圖書館】白天房產商,晚上殺人魔:反社會人格連環殺手「托德」

---本文為地球圖輯隊 X 高寶書版攜手合作---

在我寫過的眾多案子後面,每次必然有人留言:「某某某是反社會人格。」 我並不全都認同,犯下謀殺罪的人很多並不是反社會人格。

不過的確,有些人的智力和理性可以使其妥善處理自己的生活和事業,在世俗社會中混得風生水起;但另方面,他心理扭曲、具有人格障礙,難以克制殺人的衝動,並會付諸行動。

這樣的人現實中存在嗎?有。今天寫的案子,就與之類似。這個連環殺手,完全符合反社會人格的定義,而我們從他的家庭中或許可以窺見這種人格的成因⋯⋯

本文摘自​何襪皮作品《人性追兇:全球15個絕對真實的犯罪疑案分析紀實》,以下為摘要選文。

文章插圖

摩托車店員遇害

在美國南卡羅萊納州的一個只有幾百人的小鎮上,2003年時發生過一起駭人的謀殺案。某天,一個顧客走進當地一家著名的摩托車店購車,發現店內的四個店員全都遇害了。他們集體遭到行刑式槍決,頭部被打爆。通常商家店員集體遇害,都是因為搶劫,但本案中的財物並未遭受損失,現場也沒有打鬥痕跡。警方調查了四個受害人的生活圈,也未發現他們有任何仇家。

這起恐怖的謀殺案打破了當地社區的平靜,令市民們感到憤怒和震驚。更令所有人困惑不解的是本案的作案動機,如果不是為財的話,誰會懷有這麼大的仇恨,以至於在光天化日之下走進店裡,開槍屠殺四人?此案十幾年沒有被偵破,一度成為南卡州歷史上最著名的懸案之一。

情侶離奇失蹤

轉眼到了2016年,在南卡州的另一個小鎮上,一對情侶離奇失蹤了。2016年8月31日,32歲的查理(Charlie)和小他2歲的女友卡拉(Kala)在某個時間點一起出了家門。他們約了朋友一起吃晚餐,卻沒有赴約。朋友打兩人的手機,都是關機。

接到報案後,警方去這對情侶的家裡看了看,發現他們是駕車外出的。房門沒鎖,裡面的隱形眼鏡和眼鏡、每日服用的藥物都沒帶走。這對情侶看起來並不像有長期出行的計畫,但他們卻遲遲沒有回家。

幾天後,查理的臉書突然更新了,發出一則令其好友們震驚的消息,他宣布和卡拉結婚。過了一個禮拜,他又發了一則消息,說他和卡拉兩人一切都好。查理以前不太用臉書,但那陣子他的帳號變得很活躍,不時會發一些暴力的圖片和文字,以及轉發其他失蹤人口的消息。

文章插圖

具反偵查能力的兇手

種種跡象似乎顯示,查理可能瘋了,是他綁架了或者殺了卡拉。警方更相信,是兩個成年人自己出走的,畢竟家裡沒有亂翻的跡象,也沒有血跡或者打鬥的痕跡。不過,後來警方透過手機定位,發現8月31日兩人的手機訊號曾出現在郊外某處。

他們派了一架直升機在那片區域的空中搜索,想找到卡拉的白色汽車,依舊一無所獲。後來警方才發現,卡拉的汽車居然被漆成了棕色,藏在茂密的樹林中,從空中難以被發現。從這個細節看,兇手具有反偵查能力。

手機訊號重合:嫌疑人現身

警方調查發現,手機訊號最後出現的地方有一塊占地100英畝的空地,這塊地屬於當地的一個房地產商托德.科爾赫普(Todd Kohlhepp)。於是,他們試著調了托德在8月31日的手機訊號範圍,吃驚地發現當天傍晚,其訊號與這兩個失蹤者的手機訊號曾完全重合。憑著這一發現,警方立刻申請了搜查令。

托德是南卡羅萊納州的一個成功的房產商,案發時45歲。他有自己的房產仲介公司,十幾名房產仲介掛在他的公司名下。他曾被評為當地「年度最出色」的房產仲介。客戶都形容他極為專業,性格外向,時常談笑風生。

托德住在一個高檔社區,開著BMW,同時還有飛行執照,並且單身。在2014年買下這塊占地100英畝的空地,並花了8萬美元在這片空地周圍裝了柵欄。雖然看似事業成功,但他也有讓周圍人不舒服的一面,比如同事發現他會在上班時間在電腦上看色情片;下屬說他有時候很暴虐,對金錢很貪婪。

他在帶一些客戶看房時,會唐突地講一些黃色笑話,讓女客戶感到很不舒服、很尷尬(儘管努力偽裝,但反社會人格者依然會蠢蠢欲動地試探他人對其越界行為的接受度,像惡作劇的小孩)。

文章插圖

托德的秘密

11月3日,警方兵分三路,有的去托德家堵他,有的去他其他產業所在地,有的去搜索空地。他們在空地上發現了一個用粗鏈條鎖起來的奇怪箱子,仔細聽,箱子裡傳來了敲擊的聲音。警方用電鋸切割開那個大鎖,終於找到了卡拉。她的脖子上戴了一根數米長的鐵鍊,被固定在箱子上,手腳被銬住,已被囚禁在黑暗中兩個多月。和卡拉一起見到陽光的,還有托德的秘密。

8月31日那天,托德開了一個優渥的價格,雇卡拉來這裡幫自己打掃,卡拉的男友查理陪她一起過來。當兩人走進那棟建築後,托德走出來迎接他們。毫無徵兆地,他突然掏槍,迎面打死了站在卡拉身邊的查理。卡拉嚇傻了。托德把她的手腳、頭部用鏈條鎖起來,關進了箱子。

「我是個連環殺手」

為了製造查理帶著卡拉出走的假像,他把車子漆成了棕色,藏在樹林裡,又登錄查理的臉書帳號發出各種資訊混淆視聽。或許是很有自信卡拉不可能活著走出去,托德竟然向她坦白,這塊土地裡埋的不僅有查理,還有另外四具屍體。他甚至向卡拉承認,附近小鎮上摩托車店裡的那四個店員就是他殺的。

「沒錯,我是個連環殺手。」他笑道,並說自己殺的人現在只是兩位數,他會繼續殺人。警方掘地三尺,找到了包含查理在內的三具屍體,沒有他自稱的那麼多。托德在審訊期間,談笑風生,甚至和員警開玩笑道,這下他的名氣可以替他的房地產公司打廣告了。

文章插圖

反社會人格的邏輯

托德自稱已經不清楚自己到底殺了多少人,最後被判7個無期徒刑,外加60年刑期,且不得假釋。而卡拉向他發起了民事訴訟,2018年,法院判決托德向卡拉支付630萬美元,以賠償她在被囚禁2個月中受到的精神和身體傷害。

奇妙的是,托德已經犯下了多起殺人罪,但當他發現自己被起訴的罪名中有一條強姦罪時,卻暴怒了,吼道:「我沒有強姦她們!性行為需要雙方同意才能進行。我是不會強姦卡拉的,違背女性意願的性愛是我所反對的⋯⋯。」

托德重新「定義」了強姦。這個邏輯非常有趣。從中可以看出兩點:

  1. 具有反社會人格的人通常都很自戀,他可能無法接受「強姦」所暗含的資訊:女人討厭他,厭惡和他做愛。

  2. 他並不能理解善惡、是非的核心。是他的智商不夠不能理解嗎?不是。邪惡而又自戀的人,會故意曲解善惡,混淆邏輯,追求流於表面的正義感,只為堅持一個核心原則:我!沒!錯!錯的是別人。

都是別人的錯

這樣的「托德們」從不會反省自己的罪行,正如托德對員警所說的:「我殺死的每個人都是罪有應得。」那麼,看看受害人是如何如他所說「罪有應得」的。

2003 年,托德去摩托車店買了一輛摩托車,但他沒法騎,於是認為是車出了問題,又回到店裡找店員。據他所說,當時店員嘲笑他不懂怎麼騎摩托又不願意教他。他感覺自己沒有受到禮貌的對待,於是後來一次去店裡時,他開槍殺死了所有人。

托德對這四個受害人至今毫無悔意,還開玩笑:「我打高爾夫不怎麼樣,但我殺起人來還不錯。」遇害者的家人至今沉浸在悲痛中,他們怎麼都無法理解,兇手竟是為這個原因而殺人。而至於店員是否真的「嘲笑」了他,也是他的片面之詞,很可能只是他過於「敏感、易怒」。

文章插圖

「我兒子是個好人」

我看了媒體對托德母親的採訪,可以看出他們母子情深。但我依然被她的話震驚到了。她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她和兒子)也是受害人。」

「我兒子是個好人,他不是壞人,更不是禽獸。他殺人不是為了享受,而是因為他被傷害了,很生氣。」

當記者問,他為什麼要把女孩拴起來時,她回答:「因為他那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會去報警的⋯⋯他沒傷害她,我兒子還向我保證,他對她很好⋯⋯」記者問她,托德為什麼要殺查理,她回答:「托德雇他工作,給他付很高的薪水,可是他油嘴滑舌,老是生氣,很齷齪,所以托德殺了他。」

有時候在生活中,孩子自己撞到了桌子,家長為了安撫孩子,就會「痛打」、「責罵」桌子:都怪桌子不好!雖然這只是小事,但小事如果朝同一個方向累積,會讓孩子錯誤地認為,成長道路上的挫折,永遠是別人的錯,甚至連一個靜止的桌子也該為自己的疼痛負責,而自己可以隨意對那個替罪羔羊發脾氣。

父母不明事理、無原則地溺愛孩子,與家庭氛圍冷酷,父母不愛孩子,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情況,卻都可能教出缺少共情、反省能力的孩子。當然,反社會人格的成因沒有定論,每個連環殺手的家庭都不完全一樣,遺傳基因也被認為起重要作用。一個連環殺手的形成是多方面因素結合的結果。

文章插圖

本文摘自​何襪皮作品《人性追兇》,欲購買的小隊員歡迎透過以下連結前往購買:

  • 誠品線上

  • 金石堂

  • 博客來(透過這則連結購書,《地球圖輯隊》也將獲得一小部分的收益。有了你的支持,我們將能產出更多好文章!)

Q:我也想看《人性追兇》!

  • 活動期間:即日起至 2022/01/21 中午12點截止

  • 送出名額:3名(限寄送台澎金馬)

  • 活動方式:

    1. 贊助DQ滿額成為DQ VIP(月定期贊助 100元或年度贊助 1200元)⁣:贊助網址由此去

    2. 滿足贊助條件後加入DQ VIP專屬社團,就有機會獲得《衰爆大歷史》⁣:社團由此去

什麼是地球圖書館?

地球圖書館」是由DQ地球圖輯隊與出版社的合作活動,每月配合站上文章推廣相關閱讀與獨有優惠,獨掉坑不如眾掉坑,博覽世界大小事之餘,希冀讓小隊員對文章所述事件脈絡發展能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與體會!

文章功能

comment 2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