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YouTuber的神祕委託:散播輝瑞疫苗不實謠言

by:阿雀
9836

「一切都始於一封電子郵件,」德國YouTuber兼記者德羅茨曼表示,他收到了來自行銷公司「Fazze」的邀請,想要付費請他散播和輝瑞疫苗有關的消息——但裡頭的內容是假的。

post title

行銷公司「Fazze」對社群名人廣發邀請,希望他們能協助宣傳輝瑞疫苗的致死率是AZ疫苗的將近三倍。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尋常的合作案

今年五月,擁有大約 150萬訂閱人數的知名德國YouTuber兼記者德羅茨曼(Mirko Drotschmann),在自己的Twitter上分享了一項合作邀約,他透露他通常都會忽略那些品牌業配的請求,但這封邀約信實在太不尋常。

對德羅茨曼發出邀請的,是一間「連結部落客跟廣告商」的「社群名人行銷平台」,名為「Fazze」,該公司聲稱自己的據點位於英國倫敦的珀西街 5號,但卻沒有真的在那裡註冊。

宣傳「被洩漏而出」的消息

Fazze於電子郵件中表示,它們想要付錢給德羅茨曼,讓他宣傳那些「被洩漏而出」的消息——例如打輝瑞疫苗(Pfizer)的人,死亡率是打AZ疫苗(AstraZeneca)者的將近三倍。

當然,這個「數據」並不是真的,因此德羅茨曼迅速意識到,Fazze是在要求他於COVID-19仍在肆虐的期間,散播關於疫苗的不實謠言,好減損大眾對於疫苗的信心。

post title

德國YouTuber兼記者德羅茨曼也收到了Fazze的邀約,他隨後在自己的Twitter上分享了這件事。

Photo: Henning Schlottmann

大量的預算、匿名的委託人

在鄰近的法國,有約 120萬訂閱人數的科學型YouTuber葛雷塞特(Léo Grasset)也收到了相似的贊助邀約,他指出Fazze有「大量的預算」,如果他接受它們的贊助的話,Fazze將支付給他 2,000歐元(折台幣約 6萬6,308元)。但另一方面,該公司卻不願透露委託人的身分,表示對方希望保持匿名。

德羅茨曼和葛雷塞特在收到Fazze的信件後,都假裝對這個案子非常感興趣,希望能藉此獲得更多資訊,於是他們又收到了更多詳細的指導內容,告訴他們應該要在自己的YouTube影片中說些什麼。

避免使用「廣告」、「贊助」等字眼

在信件中,Fazze以拙劣且生硬的英文,要求他們要「表現得像是你對這個主題有著熱忱和興趣」,而且必須避免使用「廣告」、「贊助」等字眼,假裝自己是出於擔心觀眾,才自發性地給出這些建議,同時「這些材料應該要呈現得像是個人的獨立觀點」。

BBC提到,根據社群平台的規定,有接受贊助的內容一定得揭露相關資訊;甚至在法國和德國,隱瞞贊助事實還會觸法。

post title

法國科學型YouTuber葛雷塞特則給出了更多Fazze的合作邀約細節,包括價碼及影片內容要求等。

Photo: Valentin FAIVRE

將不相干的真實新聞引用在內

Fazze的信件還附上「相關」資料,是一則來自法國《世界報》(Le Monde)的新聞,在報導歐洲藥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的數據洩露事件。

這個故事是真的,一名俄國駭客竊取了歐洲藥品管理局的數據,並將這些數據公開在暗網(Dark Web)——但問題是,裡面根本沒有任何關於疫苗死亡率的資訊。

可是如果將這則報導放入影片中的話,將誤導收看影片的觀眾,讓他們以為這些所謂的「疫苗死亡率」數據,通通都來自於這次的洩露事故。

而且,Fazze還要求社群名人們必須在影片內提到「主流媒體忽略了這個主題」,並向觀眾發出問題:「為什麼當輝瑞疫苗對人民的健康有危險時,有些政府仍主動購買它們呢?」

斷章取義且無法反映現實狀況

另一方面,那些所謂的「疫苗死亡率」,其實都是從不同的來源拼湊而出的,而且都斷章取義,無法反映現實狀況。

YouTuber葛雷塞特便表示:「如果你沒有任何科學相關的知識,你可以就這樣說:『喔,有這些數字,它們十分不尋常,所以這之間一定有什麼連結。』但你實際上可以虛構出任何你想要的論述。」

員工LinkedIn檔案消失、文章不見

同時,葛雷塞特還在反向調查Fazze的過程中,發現該公司的倫敦地址是假的,那裡其實是個雷射手術中心;而且所有Fazze員工的LinkedIn檔案都很奇怪,每個人甚至都「曾經在俄國工作」。

但葛雷塞特所發現的LinkedIn檔案在事件被揭露後就不見了——事實上,除了《世界報》那篇報導,所有Fazze提到的相關文章也通通都消失了。

葛雷塞特在Twitter上分享了Fazze的信件截圖,裡面提到了影片的內容要求和注意事項等。

疑似接受委託的兩位社群名人

而在德羅茨曼和葛雷塞特先後曝光疫苗假消息合作後,在德國和法國,至少還有四位社群名人公開表示,自己也有收到Fazze的邀約。

德國記者勞費爾(Daniel Laufer)則指出,似乎有兩人真的接受了Fazze的委託,一位是印度YouTuber「科技迷阿什卡」(Ashkar Techy),他常常做一些與車子、約會相關的搞笑影片;另一人則是喜愛惡作劇的巴西男子佐伊爾(Everson Zoio),他在Instagram上有超過 300萬的追蹤人數。

這兩人都發出了不尋常的影片,裡面提到了一樣的假消息,還有一樣的假新聞連結,而且,他們兩人之前都曾參與過Fazze其他的合作案。

當勞費爾聯繫上這兩人後,他們隨後刪除了影片,並且不願回答相關問題,BBC也同樣想要與他們對話,但也沒有獲得回覆。

BBC找上母企業AdNow的負責人

除此之外,BBC還嘗試找到接觸YouTuber德羅茨曼和葛雷塞特的人,可是電子郵件卻被退了回來,但不是從Fazze,而是從一間名為「AdNow」的公司的網域——AdNow是一間在英國、俄國都有註冊的數位行銷公司,同時也是Fazze的母企業。

BBC以電話、電子郵件,甚至是實體信聯絡AdNow在莫斯科的總部,但一直沒有獲得回應,最後才終於找到了托拉黛(Ewan Tolladay),他是AdNow英國分部的兩名負責人之一,目前住在英國的達拉謨(Durham)。

托拉黛表示,他跟Fazze並無關聯,Fazze是另一名負責人,即俄國籍的費森科(Stanislav Fesenko),以及一位他不認識的人所合資的企業,所以他和這次的假消息案無關,甚至在事件曝光前,他根本就一無所知。

AdNow:Fazze將被關閉

托拉黛沒有透露神秘的委託人是誰,但指出AdNow「正在負起相關責任,並著手關閉英國的分部」,而且Fazze也同樣要被關掉了。

《衛報》的報導則曾在五月下旬指出,Fazze暫時關閉了它們的官網,並將Instagram設為私人帳號。不過目前官網似乎已經重新對外開放。

post title

有人認為這次的疫苗假消息事件和俄國疫苗「史普尼克 V」有關。本照攝於莫斯科的一處疫苗接種中心,畫面中的醫護人員正在準備「史普尼克 V」疫苗。

歐新社/達志影像

和俄國疫苗「史普尼克 V」有關?

BBC還嘗試找尋關鍵的負責人費森科,但沒有成功。

法國及德國政府也對此事展開調查,只是始終查不出委託人的身分——不過,有人在猜測這次事件和俄國政府以及俄國疫苗「史普尼克 V」(Sputnik V)有關。

德國綠黨(The Greens)外交政策發言人努里普爾(Omid Nouripour)便建議向俄國當局咎責:「在西方國家,被抹黑的疫苗減損了大眾對於民主社會的信任,或許還將增加對俄國疫苗的信心,只有一方可以從中獲取利益,那就是克里姆林宮(Kremlin)。」

俄國政府否認這項指控

《衛報》則指出,有法國媒體認為Fazze所釋出的消息,和俄國疫苗「史普尼克 V」的官方Twitter內容有許多相似之處,例如「史普尼克 V」總不斷聲稱,根據「真實世界的數據」顯示,它們比核糖核酸疫苗(mRNA vaccines)「更安全也更有效」,而輝瑞疫苗正是一種核糖核酸疫苗。

但俄國政府否認了這項指控。

不會是最後一次利用社群名人

雖然這次的疫苗假消息事件似乎是失敗了,可是YouTuber葛雷塞特認為,如此利用社群名人散播不實言論的手段,不可能會是最後一次。

「如果你想要操縱公眾意見,尤其是年輕人的話,你不應該利用電視,」葛雷塞特說:「只要把一樣的錢花在TikTok和YouTube的創作者就好了。現在,讓假消息能夠以最高效率傳播的生態系統已經被完美地建立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