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首開美國先例 「性交時偷拔保險套」是犯法行為

by:阿雀
13751

沒錯,你同意與對方進行性行為,但他卻在你不知情下偷偷把保險套拔掉,這讓你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懷孕,又或者是得到性病......上周四,加州成為美國第一個將這種行為視為違法的地區。

post title

上周四,加州將偷偷於性交過程中拿掉保險套的行為,納入了民法的列管範圍內。

Photo: sasint

性行為過程中偷拔套

30年前,在成為一名性工作者後數個月,住在阿拉斯加安克拉治(Anchorage)的女子杜根(Maxine Doogan)懷孕了。

當時,杜根的客人在未經過她的同意下,於性行為過程中偷偷取下自己的保險套,發現這件事後,她立刻驚恐地衝向浴室清理自己,可是等杜根出來後,對方卻已經消失無蹤。

於是杜根立刻跑到附近的診所,進行一連串的性病採檢,並暗自慶幸所有的結果都呈陰性。

不道德,但不違法

不幸的是,六周之後,杜根發現自己懷孕了,她必須花大約 300美元(折目前的台幣約 8,449元)進行流產手術,而且術後有一個月的時間無法工作。

在這個情況下,客人的作為肯定是不道德的,可是並不違法。杜根指出:「對於這樣的情況,我們沒有追訴的能力。」

post title

加州眾議院議員加西亞是「stealthing」法案的主要推手。

美聯社/達志影像

加州首度將「stealthing」入法

但上周四(7),美國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簽署了一項法案,將被稱為「stealthing」,也就是在性行為過程中偷偷拿掉保險套的行為,納入了民法的列管範圍內。

這也讓加州成為了美國第一個將stealthing入法的州,受害者日後將能透過法律途徑,尋求救濟與損害賠償。引入這項法案的加州眾議院議員加西亞(Cristina Garcia)指出:「我們想要確保這(指stealthing)不僅是不道德的行為,也是不合法的行為。」

始終無法納入刑法

多年來,加西亞都在推動不同版本的stealthing法案,2017與 2018年,她都曾嘗試要將其納入刑法,允許檢察官有資格向法官求處有期徒刑,但結果不是立刻被否決,就是根本沒有進行聽證會。

而如今這個只將stealthing納入民法的新版本,終於在加州參議院無異議通過了,受害者因此可以索賠,但卻無法提出刑事告訴,加西亞對此感到遺憾。

「我仍然認為這項法案應該納入刑法中,」加西亞告訴BBC:「如果違背了彼此的意願,這不正是性侵和性暴力的定義嗎?」

post title

「stealthing」的受害者們往往必須擔心自己得到性病,又或是意外懷孕。

Photo: freestocks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性侵,但是......」

加西亞表示,她之所以想要將stealthing入法,是因為她讀了一篇 2017年的相關研究,這份研究由當時還是耶魯法學院(Yale Law School)學生的布羅茨基(Alexandra Brodsky)所著。

如今,布羅茨基已經成為了一名民權律師,並著有《性正義》(Sexual Justice,暫譯)一書,該書著眼於如何應對性暴力,並將許多在研究中所提到的故事描述得更加仔細——包括許多受害者和加害者間其實有著相互同意的情感或性關係。

布羅茨基於書中表示,他們的說詞往往都是一樣的開頭:「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性侵,但是......」,她指出,當時很少有人會公開談論未經同意就於性行為過程中取下保險套的行為,就算說了,也往往會遭到其他人不友善的審視,畢竟stealthing是開始於雙方都同意的性行為。

「這種經驗本身就是嚴重的侵害」

此外,書中的受害者們還詳述了自己在經歷stealthing後害怕得到性病或懷孕的恐懼,以及強烈的被侵犯和被背叛感;但與此同時,有很多人卻依舊認為,他們不認為stealthing等同於性侵害。

布羅茨基認為,這代表人們還沒有建立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我想這個問題有很大的一部份是,很多人認為自己是唯一一個遭遇這種狀況的人。」

「在意識到你的另一半或你的性伴侶,他們對於你的自主權、你的個人尊嚴,又或是你對於自己要跟誰發生性行為、何時發生、又是怎麼發生的決定權都毫不關心的時候,這種經驗本身就是嚴重的侵害,無論有沒有造成身體的傷害,或是否因此而懷孕。」布羅茨基如此告訴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

布羅茨基曾於 2017年發表一篇有關stealthing的論文。本照攝於今年八月,為布羅茨基著作《性正義》的簽售會。

情況「令人沮喪的嚴重」

根據加州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在評估加西亞的法案時所做出的研究顯示,stealthing的情況「令人沮喪的嚴重」。

例如,2019年便有一份刊登於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的研究指出,在 21歲至 30歲的女性中,有 12%的人曾經歷過stealthing。

同年,澳洲蒙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的學者也表示,在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人中,約有 33%的女性及 20%的男性也都遭遇過一樣的狀況。

除此之外,還有一則研究得出結果,認為會做出stealthing行為的男性,比起一般男性更容易得到性病,比例是 29.5%對上 15.1%;同時也更容易造成意外懷孕的結果,比例為 46.7%對上 25.8%。

很少有加害者真的被起訴

而隨著近年越來越多人關注stealthing的議題,除了美國加州以外,也有其他一些國家已經陸續將此列為違法之列,像是英國、紐西蘭、瑞士、加拿大、德國和澳洲,可是另一方面,卻很少有加害者真的被起訴,因為受害者往往難以證明對方真的是故意偷偷拿下保險套。

但即使如此,身為民權律師與參議員的布羅茨基和加西亞依舊認為,加州正式將stealthing視為非法行為,是具有其內在意義的。

「想像一下,當他們(指受害者)發現加州政府認為自己不應該遭受這樣的待遇時,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布羅茨基說:「法律的救濟管道是理所當然的。」

post title

布羅茨基指出,許多受害者不希望看到加害者坐牢,但需要獲得餘裕,才能讓自己有時間復原。

Photo: Danie Franco

性暴力是對自主權的剝奪

同時,布羅茨基還指出:「民事訴訟讓決定權掌握在受害者手中,這一點在性暴力發生後尤其重要,因為性暴力本身就是對受害者決定自己人生權利的一種否定。」

希望得到協助 但不希望加害者入獄

而且有時候,受害者或許並不希望執法單位介入。布羅茨基透露:「有很多受害者,他們並不希望看到傷害自己的人坐牢,可是他們的確希望能獲得一些幫助,以便重建自己的生活、支付心理與醫療服務的費用,然後有餘裕可以暫時脫離工作,讓自己有時間能夠復原。」

期待法案替未來鋪路

目前,加州的stealthing法案受到了倡議團體「色情服務提供者之法律、教育與研究計畫」(ESPLERP)的支持,而ESPLERP正是由當年的stealthing受害者杜根所創立。

杜根表示,這項法案除了能夠允許性工作者控告私自取下保險套的客人,或許也能為他們的未來鋪路,讓性工作者和其他常常被司法體系邊緣化的團體,能夠繼續取得更多的法律保障。

post title

史丹佛大學法學教授道伯認為,將「stealthing」入法有助於社會風氣的改變。本照為一根寫著「安全性行為」,並套上保險套的香蕉。

Photo: Dainis Graveris

「還有49個要處理」

不過根據布羅茨基所言,性侵害案件本身的處置也還有很大的問題,因為那些做出指控的受害者,往往會遭遇「審查和懷疑」;而當事情碰上了stealthing,這樣的情緒和反應會更加強烈,因為「根據定義,傷害是在他們同意進行性行為之後才發生的」。

但無論如何,這次的法案終究是加州,或整個美國所踏出的重要第一步——尤其在紐約州和威斯康辛州,類似的法案最近才剛剛被駁回。

「我為加州成為美國的首例感到驕傲,但我也要呼籲其他州的參議員一起跟上,而且速度要快,」加州參議員加西亞表示:「一個(州)完成了,現在還有 49個(州)要處理。」

法案通過有助於社會的改變

另外,也有學者認為這項法案將有助於社會風氣的改變。例如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法學教授道伯(Michele Dauber)就指出:「將它(指stealthing)攤在陽光下、並立法禁止,這足以成為教育的空間。」

「既然是違法的事,那它就會成為性教育課程的一部分。往後也能發揮影響力,幫助社會逐漸改變日常規範、價值與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