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保障你坐下的權利 印度南方大邦通過「就坐權」

by:阿雀
7631

對印度零售業員工來說,「坐下小憩」是工作日常中難以企及的權利;但最近印度的泰米爾邦做出了改變,決定立法保障店員們的「就坐權」。

post title

在印度,零售業店員往往不得於工作時間內坐下,必須一直站著。本照為示意圖,攝於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城市孟買(Mumbai),一名珠寶店店員正在服務客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天必須站上10小時

在連續工作、完全沒辦法坐下來休息長達 10小時後,女子拉克什米(S. Lakshmi)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家,她嘗試替自己痠疼的小腿和腳踝按摩,舒緩不適,然而成效有限。

「直到現在,這些長時間的輪班之中所能擁有的唯一慰藉,就是 20分鐘的午餐休息,還有我們靠著貨架上、讓痠痛的腿休息一下的那幾秒鐘。」今年 40歲的拉克什米如此表示,她已經在同一間服飾店裡工作超過 10年。

「就算沒有客人,坐在地板上也是不被允許的。」

將「就坐權」納入法律

長久以來,無論有沒有客人光顧,印度的店員都必須要一直站著工作,時間可能長達 10至 12小時,沒有椅子、也不能休息——但現在,一項法律或許能夠幫助解決這項困境。

今年 9月,印度南部的零售重鎮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成了印度境內第二個把「就坐權」納入法律中的邦,要求商家、機構必須為員工提供椅子,讓他們在工作的閒暇時間能稍作休息。

法條如此表明:「每間商店和機構都應適當設置座位,提供給所有工作人員,以避免大家在值勤時總是處於戰戰兢兢站著的狀態,如此一來,他們便可以把握工作時出現的任何空檔坐下。」

post title

本照僅為為示意圖,攝於印度中西部城市孟買,印度珠寶品牌「Tanishq」的廣告大大地張貼在店面的外牆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零售業是印度的經濟支柱

根據促進投資的機構「投資印度」(Invest India)的數據顯示,在印度,快速增長的零售業是該國的經濟支柱,佔據GDP的 10%以及 8%的工作機會。

而包括泰米爾納德邦在內的南部城邦,由家族所營運的連鎖品牌主導著珠寶、紗麗以及服飾業,並從低端中產階級(lower middle-class)家庭中雇用大批女性,來服務它們的女性顧客。

《印度快報》(The Indian Express)報導便指出,泰米爾納德邦擁有該國最大的紡織和服裝業,光是紡紗,就佔了全國產量的 65%。

靠在牆上休息被扣薪

然而,在製造業大盛的情況下,員工的福利及權益卻常常被忽視或壓榨——其中,受影響的大部分都是女性。

因此,2016年,比鄰泰米爾納德邦的喀拉拉邦(Kerala)出現了大規模的抗議行動,許多紡織品店員因為不得坐下休息、或甚至不能去上廁所而走上街頭,要求政府立法改善她們糟糕的工作狀況。

其中,協助帶領抗議行動的維奇(P. Viji)便向《衛報》表示,十多年前,在喀拉拉邦城市科澤科德(Kozhikode),曾有一名銷售助理在客人挑選紗麗時靠在牆上休息,最後她因「冒犯」而被扣了 100盧比(折台幣約 37元)的薪資。

自此,維奇便開始爭取「就坐權」納入法律之中。直到 2018年,喀拉拉邦才首度於議會中展開討論,並於 2019年1月正式將其列入法條。

post title

本照攝於坦米爾納德邦城市清奈(Chennai),一名顧客正要接過店員手中的商品。

歐新社/達志影像

已然姍姍來遲,但終究歡迎

兩年過去,身為零售業重鎮之一的泰米爾納德邦終於也跟上了喀拉拉邦的步伐。根據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表示,雖然相關的勞權倡議者認為立法來得有些遲,但他們終究歡迎這類能保障工作者健康的法律修正案。

「這是個一直以來都被擱置的訴求。」職業婦女協調委員會(Working Women's Coordination Committee)泰米爾納德邦的召集人達納拉喀什米(M. Dhanalakshmi)道。

「從他們搭上公車去上班,到工作 12至 14小時後回到家,這中間他們幾乎沒有坐下來過。這會導致健康問題,像是靜脈曲張,還有在持續的壓力下工作,這項法律已然姍姍來遲。」

「真正的考驗是實施」

曾協助喀拉拉邦爭取「就坐權」的維奇也指出,自己對於泰米爾納德邦的修法感到非常激動,但仍表示:「真正的考驗是實施。作為一個工會,如果沒有設置座位設施的話,我們就會持續檢查商家並做出投訴。如果沒有強制執行的話,法律就沒有意義了。」

如今,維奇則為了沒有相關機構保障他們職務的工作,例如零售店員,建立了一個名為「Asanghaditha Mekhala Thozhilali」的工會。

將派遣檢查員拜訪商家

泰米爾納德邦勞動部秘書庫馬爾(R. Kirlosh Kumar)則表示,它們將會派遣檢查員拜訪各個商家,確保它們都有遵守法律,讓店裡的員工擁有「就坐權」。

「我們將此視為工人的關鍵福利措施,而且會確保商家遵守這項規則。」庫馬爾說。

此外,宣布納入「就坐權」法條的泰米爾納德邦勞動部長查涅桑(C.V. Ganesan)也指出,政府衷心歡迎這項改變。

post title

無法坐下其實只是印度零售業店員的困境之一,除此之外他們還常常面臨工資過低、連續一周工作的問題。本照攝於孟買,一名超市店員正推著一疊購物籃經過貨架區。

路透社/達志影像

還有其他問題存在

但另一方面,工會和婦女權利倡議者表示,無法坐下休息其實只是店員所面臨的困境之一,例如他們其實常常獲得比最低工資還少的薪水、有時候會被迫一周工作七天,還有很多人反映自己受到經理的不斷監視,甚至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有規定。

職業婦女協調委員會的達納拉喀什米指出:「就坐權是其中一個達成的訴求,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爭取公平薪資、適當的使用休息室時間、減少監控的抗爭都還在持續中。當店家老闆替監視器辯護,說它們可以防止顧客偷東西的時候,他們其實是在藉此監視自己的員工,店裡的空氣令人窒息。」

爭取喀拉拉邦「就坐權」的維奇也表示:「在某些情形下,他們會因此被扣薪。我們要求勞動部門針對監控的狀況作出管制,減少監視器設置的數量,還有工作者被監控的時間長度。」

不確定是否真的能帶來改變

然而,身為受惠於「就坐權」的當事人,每天必須久站的印度店員拉克什米卻表示,她對於這項新法感到非常懷疑,不確定這真的能為自己的工作帶來什麼改變:「在沒有顧客的時候,我們要摺衣服,幫它們分門別類,然後重新整理貨架。」

「經理們都非常、非常嚴格......他們會確保我們有站好,所以就算送來了椅子,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在上班時間時坐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