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子公主結婚 為什麼有日本人不開心?

by:小呱
21016

日本的真子公主在與小室圭宣布訂婚後的四年,終於要結婚了。但與過去皇室大婚不同的是,這次結婚日本民眾似乎不那麼歡欣鼓舞......

post title

真子公主(右)與未婚夫小室圭(左)於今日登記結婚,兩人在低調完成登記後召開記者會。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場特別低調的皇室婚事

自 2017年宣布訂婚以來,日本皇室的真子內親王(註)及未婚夫小室圭的婚姻,就因為種種八卦、醜聞而獲得全民的關注,相關爭議也讓兩人的婚事一延再延。

周二(26)上午,真子公主和小室圭提交結婚登記,正式成為夫婦,真子公主也從此刻起正式脫離皇籍,改名為「小室真子」,雙方並在下午召開記者會,親自對外宣布婚訊。

小室夫婦:感謝支持者 婚後不辦婚禮、婚宴

在記者會上,真子提到,她一直謹守皇室成員的職責,也向過去 30年來幫助、支持她的人們表示由衷的感謝。至於有關他們二人的錯誤訊息被廣傳,她感到沮喪、受傷跟害怕,但仍然感謝那些願意相信小室的人。

小室則說:「我愛真子,我想和一個我愛的人共度一生。」他表示,兩人一起經歷了順境和逆境,不論發生什麼事,他都決定要與真子一起,並感謝那些支持他的人。

除此之外,兩人也提到將不會循過往慣例舉辦婚禮、婚宴,今日的登記與記者會就是全部與結婚相關的事宜。

隨著記者會的落幕,這場前後延續了數年、讓日本上下高度關注的婚事,也總算暫時告一段落。

註:內親王為日本皇室公主正式的封號,但為符合台灣稱呼習慣,本文在強調皇室身分時將稱「真子公主」,其餘則簡稱「真子」。

post title

真子公主與小室的母校「國際基督教大學」,兩人就是在這裡相遇的。

Photo: wiki commons

就學的選擇成為兩人相遇的關鍵

上週六(23)滿 30歲的真子公主,是現任天皇德仁天皇最年長的侄女。打從孩童時期起,她就贏得了日本大眾的喜愛。一位日本皇室記者多賀(Mikiko Taga)曾表示:「她的舉止無可挑剔。人們認為她是完美的皇室成員。」

皇室原本希望真子公主與其他上流菁英一起就讀私立的學習院大學(Gakushuin University),但她卻選擇在東京國際基督教大學(International Christian University)攻讀藝術和文化遺產,也是在這所大學,她遇到了將來的丈夫小室圭,兩人隨後相戀。

post title

2017年,真子公主與未婚夫小室圭一起在記者會上宣布訂婚消息。

歐新社/達志影像

單親撫養長大的新郎

小室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父親和祖父母,由母親單獨撫養長大。2014 年從國際基督教大學畢業後,他在東京的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隨後獲得獎學金,前往在紐約福特漢姆法學院(Fordham School of Law)學習法律。真子則於 2014年以交換學生的身份到英國萊斯特大學(Leicester University)就讀,之後獲得藝術博物館和畫廊研究碩士學位。

宣布訂婚消息 「建立充滿笑容、溫馨舒適的家庭」

不久之後,這對戀人重新團聚,並在 2017年欣喜地向日本民眾宣布訂婚的消息。在人潮洶湧的新聞發布會上,真子說她一開始是被小室「陽光般燦爛的笑容」所吸引,隨著時間過去,她也更認識到他的「真誠、堅強、勤奮和寬容」。

真子也告訴記者,她的夢想很簡單:「建立一個充滿笑容、溫馨舒適的家庭。」

post title

文仁親王一家在東京住所的花園中拍攝家庭照,圖右到左分別是真子內親王、親王妃紀子、文仁親王,以及文仁親王的兒子悠仁親王。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未婚夫母親爆出醜聞 疑是婚禮推遲原因

兩人原本計劃在 2018年結婚,但這計畫卻突然被推遲了。皇室表示延遲是因為準備不周,但有人懷疑這是由於小室母親的債務問題,有報導稱她仍然欠著從前未婚夫那裡借來的 400萬日元(折台幣約 98萬元)。

對此,小室在今年 4月發布了一份長達 28頁的聲明,內容提到他的母親認為這筆錢是一份禮物,而他本人將會負責出錢清償,解決這起爭議。然而,八卦小報已經將其視為最新的獵物,迅速爬梳了他家庭和過往生活的各層面,一些報導把他描述成難以信任的拜金者。

日本認為:成年後仍與父母共同受檢視

美國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婦女和性別研究教授戶村(Hitomi Tonomura,音譯)提到:「在美國,我們會認為母親的事跟已成年的小室圭無關,但日本人認為這是有問題的,並把他從一個可親、善良、誠實的年輕人變為一個精於算計、追求名聲與金錢的機會主義者。」

post title

日前真子公主前往皇宮參拜宮中三殿(Three Palace Sanctuaries),告知祖先她即將結婚的消息。路途上,她也搖下車窗,向民眾揮手致意。

美聯社/達志影像

諸多引發民眾遲疑的原因

除了小室的形象問題,真子與小室的婚姻當中更有不少有違傳統期待的元素。

例如,在大學裡相遇、談戀愛實在不是日本皇室的傳統的結婚途徑。媒體研究專家、東京大學執行副校長林(Kaori Hayashi)表示,皇室的對象通常是從皇室交往的傳統圈子中精心挑選出來的。

林也補充,單身母親無法好好地教養孩子的看法仍然存在。「在日本,有一種強烈的厭女症,在道德和經濟層面貶低單身母親」。有人認為,小室的成長經歷不被認可,明顯地說明了日本性別並不平等,在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日本也是所有G7國家中性別差距最大的國家,此報告綜合了男女在經濟地位、學習機會、政治參與及衛生福利 4個範疇中的差距。

post title

圖為真子公主本人,照片攝於日本東京的赤坂御苑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對皇室的道德標準不容一絲挑戰

婦女和性別研究教授戶村說,小室母親的金錢問題玷污了狂熱保皇黨民眾心中的皇室形象。他們認為皇室應該象徵純潔,並為日本人民的精神福祉而存在。

東京國學院大學(Kokugakuin University in Tokyo)的講師高森(Akinori Takamori)也表示:「從道德上來說,日本人民希望他們(皇室)在金錢與政治方面無可挑剔。日本容不下小室和真子公主,雖然真子公主對家人仍有感情,並沒有鬧翻,但也不能留下來。」

真子成為國民女兒 全民都是岳父岳母

上周六(23),東京出現了一場約有 100人參加的遊行。其中一位示威者指出,許多像他一樣的「皇室觀察家」,都將真子公主視為做出錯誤選擇的姐妹或女兒,「人們對小室圭和他媽媽有太多的疑慮和顧慮,他們擔心皇室的形象會受到玷污」。

反對真子公主與小室結婚的民眾舉著旗子走上街頭抗議。

post title

小室於今年 9月27日抵達日本時,以馬尾造型出現,引發社會關注討論。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受到不少輿論責難後,小室在本月 18號出現時,已經剪掉馬尾。

美聯社/達志影像

髮型也是個問題

上個月,當小室抵達日本準備 26號的婚事時,民眾的蔑視更是不言而喻。

當時小室以馬尾的造型在機場亮相,這個髮型引起了廣泛的討論,許多小報從不同角度刊登了小室的馬尾照,將其與武士的丁髷(chonmage)相提並論。Twitter上,有不少人認為它不適合皇室的新郎。

性別教授戶村表示,在西方,男生有馬尾可能沒甚麼特別的,但日本人認為言行是反映他們的地位和角色,民眾會覺得馬尾是小室不符合社會期望的象徵,「如果他是一名歌手或藝術家,那可以。但人們認為他這樣不像律師,也不適合與皇室女性結婚」。

在輿論壓力之下,小室剪掉了馬尾辮。

post title

在天皇 61歲生日那天,德仁天皇(圖左)與皇后雅子(圖右)搭車前往皇宮。

路透社/達志影像

長期的質疑與誹謗引發CPTSD

多年來的猜測和誹謗也對真子造成了影響,日本皇室於本月稍早透露,她罹患了「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CPTSD為當事人在很少或沒有機會避開的情況下,因長期反覆的人際創傷經歷而造成,如霸凌、流言誹謗、騷擾等都有可能形成CPTSD。

替真子診療的東京NTT醫療中心主任秋山剛(Tsuyoshi Akiyama)透過宮內廳對媒體表示,真子「感到悲觀,並且因為一直擔心自己的生命被摧毀而很難感到快樂」。

皇室精神疾病不是個案

事實上,真子公主不是第一個感受到皇室生活壓力的日本皇室女性。在 1993年與德仁天皇結婚後,日本皇后雅子便放棄了高調的外交生涯,終生在皇室生活。 對於雅子來說,這種轉變很辛苦,她長期與一種被醫生描述為「適應障礙」的病症對抗

「每一個皇室女性成員患有精神疾病的案例都涉及不同的情況,」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Portland State University)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羅夫(Ken Ruoff)表示:「就當時的太子妃雅子而言,幾乎完全起因於她被指責沒有生出重要的男性繼承人。」至於真子的案例,羅夫認為這是因為「她的婚姻受到了罕見的嚴格審查」。

post title

真子公主的姑姑黑田清子,是上一位以內親王的身分嫁給平民的皇室成員。在出嫁之前,她也循著傳統,穿上傳統服飾「十二單」參拜宮中三殿,在「謁見賢所皇靈殿神殿」的儀式上,告知祖先自己結婚的消息。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斷縮減的皇室

如今好不容易完成婚事,依照日本的法律,嫁給平民的真子公主也將必須放棄頭銜、離開皇室,這也將使得日本皇室的成員數進一步縮減至 18人。上一位同樣嫁給平民後離開皇室的成員,就是真子的姑姑清子,她是上一任天皇明仁天皇唯一的女兒,於 2005年脫離皇籍,和城市規劃師黒田慶樹結婚。

真子的親生父母怎麼說?

面對循著同樣慣例,即將離開皇室的女兒,真子公主的母親文仁親王王妃紀子坦言,她與女兒在某些議題上確實存在分歧,不過並沒有點明哪些層面。父親文仁親王則大方表示,只要這是他們真正想要的,他會給予兩人祝福。

post title

本月 19日,真子公主(左)前往皇宮參拜宮中三殿,告知她即將結婚的消息。

路透社/達志影像

「婚禮、一時金、皇籍」什麼都放棄的真子

但真子放棄的並非只有皇籍,根據日本皇室經濟法規定,皇族因結婚等原因脫離皇室時,通常會給予「一時金」來保障日後生活,以真子作為內親王的身分而言,這筆「一時金」最高可達 1億5,250萬日圓(折台幣約 3,820萬元)。不過為了安撫那些不贊成婚事的民眾,真子也婉拒了這筆高額的「一時金」。

與此同時,真子的大婚也不會循以往皇室女性出嫁的慣例,舉辦傳統儀式。兩人在今日低調成婚、辦完記者會後,接著就將飛往美國定居,小室則將在美國紐約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