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又環保 可食用杯風潮悄悄興起

by:阿雀
5879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蔡佳敏 (中央社編譯) 

除了環保意識抬頭,COVID-19疫情使得可反覆使用的玻璃杯和瓷杯遭禁,也意外推升了可食用杯的需求。

post title

許多國家開始推出「甜筒」概念的可食用杯。本照攝於 2017年,為日本東京的咖啡廳「ILOHA Coffee」所推出的可食用餅乾咖啡杯。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次性餐具,無論是杯、盤、刀、叉、筷子等,都是環保禍源。其中紙杯最大問題在於它壽命最多就是喝飲料所需的一個小時,用過即丟;加上紙杯內壁多塗有聚乙烯,難以回收;再說,每年要砍超過2,000萬棵樹來製造紙杯,過程還消耗大量能源,實在不環保。因此,許多國家開始推出「甜筒」概念的可食用杯。

除了環保意識抬頭,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使得可反覆使用的玻璃杯和瓷杯遭禁,也意外推升了可食用杯的需求。

可食杯耐85度12小時 不想吃也可當廚餘回收

可食用杯素材跟冰淇淋圓錐杯餅皮差不多,是用麵團製成。在捷克布拉格,兩名主修經濟學的大學生,茲佛洛瓦(Zuzana Zverova)和梅倫庫克(Miroslav Myroncuk)發明了可盛攝氏85度的熱飲長達12小時的可食用杯。

茲佛洛瓦說,杯子麵團主要是燕麥麩,「嚐起來微甜,像健康零食」。喝完飲料就算不把杯子順便給吃下去,也可當成廚餘回收,並不會造成環境太大負擔。

茲佛洛瓦說,他們是看到校園有太多的紙杯和垃圾杯後,決定創業發明可食用杯。

他們兩年前在公寓小廚房開始實驗,經過一年努力才找出麵粉、蛋、蘇打粉之間製作可食用杯的完美平衡比例,如今捷克已有超過50間咖啡店使用他們這款美味的環保杯。

英格蘭超級聯賽四大豪門之一的曼城也推出了可食用咖啡杯。

而在英國,英格蘭超級聯賽四大豪門之一的曼城(Manchester City)也在這個賽季主場推出可食用咖啡杯,不僅減少碳足跡、降低垃圾量,同時還可以支持在地烘焙業者,可謂一舉數得。

他們的可食用咖啡杯口味類似鬆餅或軟餅乾,倒入咖啡後不會改變咖啡或杯子本身的口感,也不會燙手。

曼城與捷克雙人組茲佛洛瓦和梅倫庫克一樣,接下來的目標都是製作可食用啤酒杯。後者已經想好要用起士或培根口味餅皮來搭配冰涼啤酒。

無麩質無蛋純素版本 還有無塑塗料可堆肥杯

而在紐西蘭,已經有20家咖啡店改用可食用杯,且廣受好評,開發商已經在研究無麩質和無蛋的純素版本,或有助於減少當地每年800萬個一次性咖啡杯的使用量。

除了可食用杯,部分企業為了回應消費者高漲的環保浪潮,也開始使用百分之百純紙製造、內層無塑膠塗料的「可堆肥」(compostable)杯。

咖啡連鎖店星巴克(Starbucks)去年3月開始在歐美五處地點試用全新可回收、可堆肥性的咖啡杯,外型和觸感與傳統外帶咖啡杯並無不同,但內壁捨棄塑膠塗料,改用可分解素材,代表新式咖啡杯可以被工業用堆肥機製成堆肥。

但這種可堆肥杯仍需經過處理程序才能回收,不像可重複使用的杯具或可食用杯來得環保。

post title

一次性紙杯有多不環保,從數據可以窺出一二,光是英國,一年就用掉 25億個咖啡紙杯。

Photo: Evilowl

一次性紙杯不環保 每400個只回收一個

一次性紙杯有多不環保,從數據可以窺出一二。光是英國,一年就用掉25億個咖啡紙杯,且逐年增加,預計2030年英國使用的杯量會比現在多出33%。

英國下議院環境審查委員會2017年的報告發現,每400個杯子只有一個會被回收,其他直接進掩埋場,代表英國掩埋場內的咖啡紙杯每年製造的碳足跡相當於15.2萬噸二氧化碳,類似3.33萬輛車一年製造的量。

審查委員會敦促政府設定目標,於2023年前回收所有單用杯,「如果無法於這個日期前建立起有效率的回收系統,政府應該下令禁止所有用過即丟的咖啡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