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圖書館】透露玄機的第三道門鎖 蘇聯間諜的隱密英雄之路

by:阿雀
4002

---本文為地球圖輯隊 X 野人文化攜手合作---

他是間諜,也是叛國者,更是英雄!歐列格.戈傑夫斯基在蘇聯國安會(KGB)的特務家庭長大,從小就注定要成為KGB情報員。然而,他為何才剛加入KGB,就轉而效忠英國軍情六處(MI6),化身雙面間諜?這場驚濤駭浪的賭局,他唯一的籌碼,就是自己的人生……

本文摘自班.麥金泰爾(Ben Macintyre)作品《叛國英雄.雙面諜O.A.G.》,以下為摘要選文。

post title

在丹麥哥本哈根現身的歐列格.戈傑夫斯基,攝於1976年。

美聯社/達志影像

KGB竊聽行動開展

一九八五年五月十八日

對蘇聯國安會反情報部門──K局來說,這是一項例行竊聽公事。

用不到一分鐘就撬開了列寧大道一○三號八樓一間公寓的門鎖,莫斯科的這棟高樓大廈裡,住滿了國安會軍官及其眷屬。在兩名戴著手套、身穿工作服的男子開始有條不紊搜索公寓之際,還有兩位技師神不知鬼不覺地迅速在屋裡布線,在壁紙和壁腳板後方植入竊聽裝置,在電話聽筒裡嵌入麥克風,並在客廳、臥室和廚房的燈具裡安插攝影機。

當他們在一小時後完事,這間公寓已經沒有一個角落能逃脫國安會的耳目。最後,他們戴上口罩,對衣櫥裡的衣服和鞋子噴灑放射塵,濃度夠低而不至於中毒,但足以讓國安會的蓋革計數器(Geiger counter)追蹤到穿戴者的行動。然後他們離開,小心鎖好身後的大門。

數小時後,一名俄國高階情報官從倫敦搭乘蘇聯民航(Aeroflot)班機,降落在莫斯科機場。

post title

(上圖)戈傑夫斯基一家,是典型的國安會家庭。安東與奧爾嘉夫妻,以及兩名年幼子女──瑪麗娜和歐列格(約十歲)。(下圖)戈傑夫斯基家的孩子:長子瓦西里、次子歐列格,及妹妹瑪麗娜,攝於1955年左右。

合作廠商

戈傑夫斯基登場:擁有雙面人生的間諜

國安會上校歐列格.安東尼耶維奇.戈傑夫斯基(Oleg Antonyevich Gordievsky)正處於生涯顛峰。這位蘇聯情報機構的奇才認真刻苦地逐步晉升,先後任職於斯堪地那維亞、莫斯科和英國,紀錄幾乎無可非議。這時,他以四十六歲的年紀,獲拔擢為國安會倫敦聯絡站站長這份高位,並應邀返回莫斯科,接受國安會主席正式指定。戈傑夫斯基這位職業間諜,可望在這個一手掌控蘇聯、巨大而冷酷的情報網絡裡,晉升到最高層級。

結實健壯的戈傑夫斯基,信心十足地大步穿越機場的人潮。但一種低沉的恐懼卻在他心中沸騰。因為國安會資深特務、蘇聯忠實的祕密情報員歐列格.戈傑夫斯基,是一名英國間諜。

post title

圖為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田徑隊。戈傑夫斯基在最左邊,左起第二人是斯坦達‧卡普蘭(Standa Kaplan)。卡普蘭日後成為駐捷克情報官員,並叛逃到西方,是幫助西方情報機構吸收大學老友戈傑夫斯基的關鍵人物。

合作廠商

十多年前被英國對外情報部門軍情六處(MI6)吸收,代號「諾克頓」(NOCTON)的這名特務,已經證明了自己是史上最有價值的特務之一。他回饋給英國主管的大量資訊,改變了冷戰的走向、撬開了蘇聯間諜網、協助防止了核戰,並在世界事務陷入凶險的時候,提供獨特的洞見,讓西方得以理解克里姆林宮的思維。

這位蘇聯間諜所提供大量不同凡響的機密,都匯報給了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en)和英國首相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但兩位領袖都不知道他的真實身分。就連戈傑夫斯基的年輕妻子也對他的雙重人生一無所知。

戈傑夫斯基被任命為國安會駐外站長(俄文rezident,國安會駐外聯絡站負責人),這件事讓知曉這個專案的一小群軍情六處官員雀躍不已。身為蘇聯派駐英國最高階的情報特務,戈傑夫斯基從此就能取得俄國間諜工作最核心的機密,他得以在國安會採取行動之前,先行將他們的計畫告知西方;國安會在英國也將失去力量。

post title

圖為戈傑夫斯基派駐哥本哈根期間,丹麥安全情報局祕密拍攝的監控。多年來,軍情六處(MI6)手上關於這位代號「陽光」的俄國情報官的影像,就只有這兩張照片。

合作廠商

但他突然被召回莫斯科,諾克頓小組對此感到不安。有些人察覺這是個圈套。戈傑夫斯基在倫敦的安全屋和軍情六處的上線們倉促會面時,他們向他提供了「全家叛逃並留在英國」這個選項。所有與會人員都了解風險:要是他正式成為國安會站長回來,那麼軍情六處、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和他們的西方盟友在情報上就中了大獎;但如果戈傑夫斯基落入圈套,他就會失去一切,包括性命在內。他苦思長考之後下了決定:「我會回去。」

軍情六處官員們再次複習了七年前擬訂的戈傑夫斯基緊急脫逃計畫:行動代號「皮姆利科」(PIMLICO),當年的期望是這項計畫永遠無須派上用場。軍情六處從來不曾從蘇聯境內將任何人偷運出境,更別提國安會軍官了。這個複雜又危險的計畫,只能在萬不得已時發動。

戈傑夫斯基接受過察知危險的訓練。當他步行穿過莫斯科機場,神經因為內在壓力而衰弱不堪,他到處看見危險信號。護照審查官查驗他證件的時間似乎久得不尋常,然後才揮手放行。派來迎接他的那名軍官到哪兒去了?這應當是國安會上校返國時的小小禮數。儘管機場原本就在嚴密監控之下,但今天看似漫不經心佇立著的不起眼男女似乎比平時更多。戈傑夫斯基搭上計程車,對自己說,要是國安部得知實情,他踏上蘇聯領土那一刻就會被逮捕了,這時已經在前往國安會監獄的途中,準備面臨偵訊和拷打,而後處決。

post title

圖為盧比揚卡(Lubyanka)大樓,人稱「中心」,是國安會總部。部分用作監獄,部分用作檔案館,是蘇聯情報機構的中樞。

Photo: A.Savin

就他所見,他走進列寧大道上那座熟悉的公寓大樓,搭上電梯前往八樓時,並未受到跟蹤。他從一月就不曾踏進他們家的公寓了。

前門的第一道鎖輕易開啟,第二道鎖也開了。但門板紋風不動。門上的第三道鎖是老式的鎖舌輔助鎖,從這座大樓興建時就已經安裝,而它被鎖上了。

但戈傑夫斯基從來沒用過第三道鎖。事實上,他沒有這道鎖的鑰匙。那必定意味著某人帶著萬能鑰匙進去過,離開時失手上了三道鎖。那個某人必定是國安會。

前一週的恐懼具體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凍結感。意識到自己的公寓遭人入內搜索,可能還被裝了竊聽器,令他毛骨悚然、動彈不得。他受到懷疑了。有人出賣了他。國安會在監控他。這名間諜被他的間諜同僚監視了。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本文摘自班.麥金泰爾(Ben Macintyre)作品《叛國英雄.雙面諜O.A.G.》,繁體中文版由野人文化代理、蔡耀緯翻譯,欲購買的小隊員歡迎透過以下連結前往購買:

Q:我也想看《叛國英雄.雙面諜O.A.G.》!

  • 活動期間:即日起至 2021/11/05 中午12點截止
  • 送出名額:3名(限寄送台澎金馬)
  • 活動方式:
  1. 贊助DQ滿額成為DQ VIP(月定期贊助 100元或年度贊助 1200元)⁣:贊助網址由此去
  2. 滿足贊助條件後加入DQ VIP專屬社團,就有機會獲得《叛國英雄.雙面諜O.A.G.》⁣:社團由此去

什麼是地球圖書館?

「地球圖書館」是由DQ地球圖輯隊與出版社的合作活動,每月配合站上文章推廣相關閱讀與獨有優惠,獨掉坑不如眾掉坑,博覽世界大小事之餘,希冀讓小隊員對文章所述事件脈絡發展能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與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