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小丑大缺工

by:阿咖
8637

對不少台灣人來說,小丑大概就是在馬戲團或是街頭表演時會碰上的表演者,人人只要裝上大紅鼻子,把腳套進大的有點荒謬的圓頭鞋中,似乎就是半個滑稽的小丑了,所以「小丑就要消失」這件事是很難想像的,說不定聽到的人們第一個反應還會是「這是開玩笑的把戲吧」,但,事實上小丑這份職業正面臨凋零危機。



 

post title
路透社

《紐約日報》、eNCA綜合報導,「全球經濟一片慘澹下,就連賣笑的小丑也笑不出來了」,這話看來或許有些過頭,但卻是今年「世界小丑協會」(World Clown Association)用來做結論的話。
 
企業砍預算
3月最後一周,230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小丑齊聚到芝加哥的年度盛會上,他們除了交流表演技巧外,更希望可以找出新一代的「接班人」。
 
但是,小丑這份差事與其說是賺錢,倒不如說是為了貫徹對這表演藝術的愛才能持續;已經當小丑有18年,同時也是世界小丑協會會長的狄恩娜(Deanna Hartmier)就說:「現在已經很少人願意全職作小丑了,在過去,每年碰到聖誕節就會雇上12位小丑的大企業,現在卻傳出必須砍預算的消息,所以呢,他們也不能再雇許多小丑去表演」
 



 

post title
路透社

來自世界各地的小丑們,一起在芝加哥參加2014年世界小丑協會舉辦的交流會


 

post title
路透社

小丑們非常精心打扮自己,他們一會兒要在交流會上比賽誰的小丑化妝最厲害


 

post title
路透社

兩百多位職業級小丑齊聚一,有的人等待上場比賽前先忍不住躺在椅子上小憩



 

post title
路透社

賽前忙著化妝的小丑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81歲的亞瑟,他從非常小的時候就開始了小丑職涯

阿公級小丑亞瑟
目前,世界小丑協會在全球有2500位會員,這比起2004年的會員數少了將近30%,而且現在大部分的成員年齡都超過了40歲。
 
以81歲的亞瑟(Arthur Pedlar)來說,來自英格蘭的他,從1938年還是個小孩時就展開了他的小丑生涯,他與其他會巡迴演出的小丑不同,藝名「維爾可」(Vercoe)的他,不會在小孩的生日趴替上出現,而多半是用默劇、獨輪車加上樂器演奏等等表演在舞台上現身,他大部分時間是為聽障、年長或是殘疾人士表演。
 
亞瑟表示,現在郵輪上的表演就跟巡迴演出的雜耍劇一樣,許多年輕人進入小丑界後,又會受到高薪吸引轉換跑道去當空中表演者,這類型表演者也比較缺。「歐洲現在出現初階小丑短缺的現象」
 



 

post title
路透社

亞瑟的表演多半是默劇、單輪車加樂器演奏,小丑這份工作也是他大半人生的寫照

不是紅鼻子就是小丑
今年的小丑大會上,亞瑟播放過去出名的小丑人物DVD給年輕世代的小丑們觀賞,這群新一代小丑的年紀約是6到15歲間。亞瑟說,他希望可以「拓展他們對小丑這份表演的想像,小丑不只是吹吹氣球或是對某人砸派而已」,小丑其實是一門需要技巧和專注力的藝術表演。
 
「我們唯一無法教的是『扮丑』這件事。我們可以教他們表演技巧,但只有當他們懂得如何觀察人群,知道怎麼和觀眾互動時,他們才算是學會小丑這份表演」
 
「你不能因為有乒乓球大的假鼻子和小丑化妝就覺得你是小丑」      



 

post title
路透社

正在台前主持活動的小丑

12歲的小丑愛莉
81歲的亞瑟有許多年輕人跟著他學習,其中一位學徒是來自佛羅里達的愛莉(Allie Alvarez),12歲的她覺得「讓大家笑是很有趣的事情」所以決定從今年開始她的小丑生涯。

好玩的是,小丑這件事在愛莉的家中並不是新鮮事,因為她的媽媽和奶奶都是表演工作者。愛莉在小丑大會上學習表演技法,但她卻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表演,她說:「他們都笑了」。
 
興趣不能當飯吃
雖然小丑是愛莉很有興趣的事情,但她表示希望用打工的方式來做小丑,「我會在周末的時候來做」。
 
國際美國小丑會會長葛蘭(Glen Kohlberge)就表示,現在的挑戰是讓加入的新血繼續下去,因為年輕的孩子們上了高中或大學時,就發現扮小丑這件事情沒那麼酷,結果就是,他們離開了小丑表演,但到40或50歲左右時,又想起了這件事。
 
 
 
 

post title
路透社

藝名是林內特‧麥當勞(Lynette McDonald)的小丑靜靜坐在一旁等待上場比賽



 

post title
路透社

化妝完畢的亞瑟,正準備上場表演他的小丑技法


 

post title
路透社

世界小丑協會的目的,可以讓會員們互相聯絡交流,因為有許多人不是每天都在從事這件事情。其中,有不少人是用義工方式在從事小丑表演,也有人說他們因為做了小丑後,發展出可以在其他職業上運用的技巧,例如公開演講或是即席演出等。
 

 

post title
路透社

參賽者們在這場交流會上可以觀賞彼此的技法,也可以看看有沒有後起之秀


 

post title
路透社

來自日本的小丑拓也蹲在地上,等待一會兒要上場表演



 

post title
路透社

小丑的化妝方式看上去就是抹個大花臉,但仔細看看會發現每個人都強調五官不同的地方



 

post title
路透社

走道上談天的小丑


 

post title
路透社

誇張的顏色還有誇張的服飾配件成了構成小丑的元素之一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職業小丑的衣著出現非常有趣的拼貼色塊和圖樣


 

post title
路透社

正在檢查化妝的小丑


 

post title
路透社

不懂技巧的小丑只會嚇人
世界小丑協會會長狄恩娜是一位全職的小丑,換句話說,現年48歲的她必須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
 
今年的大會上,有許多教人表演技巧的講座,例如臉部彩繪、變魔術、雜耍、折氣球、製作道具還有發展小劇本等等。狄恩娜就說:「人們往往以為穿上小丑裝就是個小丑了,但會嚇到小朋友的,就是那些沒受過訓練,臉上的妝嚇人又不懂得怎麼接近人群的人們」


 

post title
路透社

狄恩娜認為,扮小丑其實是美妙的事,尤其是它還有療癒的效果。

「笑是最棒的特效藥,小丑表演有時候可以感動到人們,那真的是美妙的時刻」。
 

 
編註:對原文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Clowning for love... if not money
02 “EXCLUSIVE: National clown shortage may be approaching, trade organizations fear
 
延伸閱讀:《太陽劇團人體極限之美
海上小丑冰島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