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3歲,我要加入伊斯蘭國」 BBC專訪揭露戰區孩童不同人生

by:阿咖
45790

幾個月來,媒體報導讓我們都見到「伊斯蘭國」組織的殘忍行徑,但對身處在戰區的民眾來說,他們對這樣的組織卻有不同的見解,BBC記者羅文(Mark Lowen)日前專訪了一名年僅13歲的男孩,他興奮表示可以加入聖戰組織,並說「再過不久,西方世界就要終結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12歲的阿布德(Abboud),他和14歲的哥哥都加入了敘利亞當地的反政府軍


我要加入伊斯蘭國
土耳其當地一處擁擠狹小的房間中,13歲的男孩正在接受入團訓練,目標是:加入伊斯蘭國。

這名男孩開門邀請我們入內時,我們注意到他看來就和那些噙著笑臉的男孩沒甚麼不同:自然捲的頭髮以及滿臉微笑。

一開始,迎接我們的他身上穿著一件連帽的毛衣,但就在我們入內坐下準備訪問他時,走進室內又再度現身的他已經完全變了樣:黑色蒙面頭罩外加迷彩服上衣,他說,他希望被稱為「阿布‧哈塔布」(Abu Hattab)。

「一定要砍他們的頭」
哈塔布來自敘利亞,他在2013年時成為激進分子,並加入「沙姆伊斯蘭國」(Sham al-Islam)組織,過去他已經學過伊斯蘭法律(sharia law),也學過怎麼使用武器,受訪時他驕傲地拿出一張自己和機關槍合照的相片給我們看。

他說,再過幾個禮拜,他就會加入敘利亞位在拉卡(Raqqa)地區的陣營,成為一位真正的聖戰士青年,「我喜歡伊斯蘭國,因為他們遵守伊斯蘭法律,並且殺掉那些不信神、非遜尼派以及改信其他宗教的人們」

「那些被伊斯蘭國殺掉的人都是美國來的特務,我們一定要砍掉他們的頭,因為阿拉真主在《可蘭經》就是這麼說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我現在是對的選擇
當我問到,他在網路上和伊斯蘭國成員對話時,有沒有先隱瞞自己年紀,他回說:「一開始,我有;但這陣子我告訴他們我的實際年齡了,而他們也越來越常和我聯絡,他們會告訴我最新的情報,還有傳來照片。」

我又問,那他為什麼不好好享受童年就好?

「我不想和朋友出去玩,阿拉真主教導我們,為了能上天國,我們應該要努力工作並奮鬥。以前,我會到公園或是海邊去的」

「但後來我發現我錯了,我現在做了對的選擇。」


西方世界即將終結
哈塔布的家人都住在土耳其當地,那他會對家鄉或是英國等地發動攻擊嗎?

哈塔布回說:「英國應該要被攻擊,因為他們有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而且他們是反伊斯蘭國的;不過我們只會殺掉那些應該殺掉的人。如果他們要我攻擊土耳其,而且對我下了聖戰命令,我就會那麼做(去攻擊家鄉)。再過不久,西方世界就要終結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年輕巴勒斯坦人正匍匐爬過障礙,他和其他人從哈瑪斯的軍事夏令營「勝利之光」(Fajer Al-Entesar)結訓正在進行結訓儀式。

母親的願望
在家鄉的這些日子,哈塔布和他自稱法提瑪(Fatima)的母親都過著相當虔誠的信仰生活,法提瑪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研讀可蘭經,同時也對武裝分子有極大的同情心。

2013年時,法提瑪把兒子送去沙姆伊斯蘭國組織受訓,不過她不認為這是對兒子的「洗腦」,她說:「我從沒有鼓勵他加入伊斯蘭國,我僅支持他們部份的教條。我相信他們(伊斯蘭國)是來解救敘利亞人民的,他們和世界上邪惡的政權不一樣。」

我繼續問到,如果她沒有鼓勵哈塔布加入伊斯蘭國,那麼為什麼她要讓自己的孩子不好好享受童年,而是去轉為激進分子?
 
「如果他想戰鬥的話,我無法阻止他」
 
「戰爭讓孩子成長,我希望他在將來成為一位領導者,一位指揮官(emir)」
 
 

post title
路透社



沒有作戰的兒子讓她蒙羞
隨著我們繼續訪問,法提瑪的聲音越來越激昂,她藏在罩袍下的雙眼也閃出憤怒的火光;

她說:「如果哈塔布殺了西方人,我不會因此難過的。我反倒覺得其他兒子一臉平靜的樣子在民間組織服務,這才讓我感到羞愧,他們應該要拿起武器抗爭。」
 

小小炸彈客
接著我又問,如果哈塔布為了伊斯蘭國死了,她會怎麼樣?她停頓了一下回說:「我想我會很開心」,但之後就低頭開始哭泣。
 
如今,根據聯合國10月發布的報告,伊斯蘭國正全面徵召孩童軍團,而且手段通常是強迫性的方式;在一支網路影片「伊斯蘭國小小軍」(cubs of the Islamic State)中,可以看到一群穿著軍裝的孩子們,拿著槍並站在伊斯蘭國的黑色旗幟前。
 
根據人權觀察組織報告,在其他的聖戰組織中,也是有徵召少年軍團的現象,這些孩子往往會被用在自殺炸彈客或是狙擊手等角色中。

 

post title
路透社


弟弟都成了聖戰士
在土耳其南邊的古城安泰普(Gaziantep)當地,我們碰上一位在敘利亞民間社運組織服務的穆罕默德,21歲的他就表示,家中2位分別13歲和15歲的弟弟已經成了蓋達組織分支的「努斯拉陣線」成員。

穆罕默德受訪時,也給我們看了一段影片,當中他最年幼的弟弟正和其他人一起開槍射擊,其他照片也是他的弟弟拿著槍桿的模樣。

「我有試圖想阻止他們加入努斯拉陣線,但他們不管我怎麼想」

「他們這個年紀應該在學校上學的。不過,努斯拉陣線給加入者每個月100美金(約台幣 3,097元),加入後會在訓練營接受武器訓練。(這些孩子)他們的童年已經被奪走了。」

穆罕默德擔心的說,現在他的弟弟們都被伊斯蘭國逮到,他怕弟弟們接下來會棄努斯拉,轉向為伊斯蘭國作戰。
 
閉嘴,否則我殺了你
「我們以前在家的時候,我和最小的弟弟處得最好,但後來他變了,我告訴他努斯拉陣線會毀了我們的國家」,但他回說:『閉嘴,否則我殺了你。』」
 
「當他們加入努斯拉陣線後,我對他們說了再見,我當時心想:『我想我再也無法和他們相見。我想下次聽見他們消息時,就是他們被殺死的時候。』」
 

 

post title
路透社


飛行官夢已逝
經年累月下來,敘利亞的內戰越來越惡化,現在的影響範圍更擴及數個世代;許多武裝組織對年輕孩童招手,把他們用成戰場上的工具,這些孩子們的純真就這樣過度快速地消逝不見。
 
當我們結束訪問要離開前,我問法提瑪,哈塔布想成為聖戰士以前的夢想是甚麼?
 
法提瑪笑說:「他想成為一名飛行官。」
 

小補充:聖戰士
編註:根據《維基百科》,聖戰(jihad) 出自阿拉伯語詞根「jahada」,即「作出一切努力」或「竭力奮爭」之意,字面的意思並非「神聖的戰爭」(Holy war)是一種概括的說法,較準確的說法是「鬥爭、爭鬥」或「奮鬥、努力」,這是伊斯蘭教及穆斯林世界常用的宗教術語, Jihad 是穆斯林的宗教義務。

聖戰的廣義被界定為「運用最大限度的力量、氣力、努力及能力對付不被認可的事物」。不被認可的事物可指敵人、魔鬼及私慾,故可劃分為不同種類的聖戰。

聖戰一詞如果不是用作修飾詞,一般被理解為軍事層面上的意思。聖戰又可指一人對追求宗教及道德完善的鬥爭。特別是什葉派及蘇非主義的穆斯林權威人士將聖戰分為「大聖戰」及「小聖戰」,「大聖戰」是指精神上的自我完善,「小聖戰」則指戰事。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Islamic State crisis: The 13-year-old on 'righteous path'
 
延伸閱讀:《BBC記者走訪戰區 孩童超齡發言:恨透未來
自殺炸彈客在想甚麼?
報復美國 記者遭斬首影片引國際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