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調的聖誕節 荷蘭傳統人物「黑彼得」再掀抗議

by:阿咖
21199

流傳多年的傳統習俗,如果因為社會變遷得改變時,你會傾向繼續保留文化精髓,還是尊重時代變化跟著修改呢?上周末時,荷蘭有名的起司產地高達,就出現了抗議聖誕節人物的多位民眾。

post title

2013年時,可以在阿姆斯特丹見到抗議黑人彼得角色的民眾。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網友

種族歧視?傳統?

上周六(15),荷蘭舉辦年度「聖尼可拉斯節」準備迎界聖誕佳節的來到,但是這場活動卻演變成警民衝突,最後以數十多人遭逮捕收場。

根據荷蘭警方表示,有90位民眾被逮,原因是他們在沒有申請的廣場上抗議。會讓民眾憤怒的原因,是因為聖尼可拉斯身邊的隨從「彼得」,黑色皮膚的他被不少人看成帶有種族歧視的色彩在其中,但亦有另一派民眾認為這是傳統習俗,與種族看法無關。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今年有許多示威者被荷蘭警方逮捕。

荷蘭版的聖誕節

「聖尼可拉斯節」在荷蘭是個流傳已久的傳統節慶,節慶源頭根據過去報導可知,每年11月時,身穿紅白色大衣、蓄著白色長鬍子的聖尼可拉斯(註)、就會和他的搭擋黑人彼得一同搭著蒸汽船抵達荷蘭,接著他們倆會在荷蘭的街區巷弄四處巡禮,直到12月5號才回打道返回西班牙。

在這一個月中,表現好的小朋友,聖人尼可拉斯就會讓黑人彼得爬下煙囪將禮物送進家中。

編註:紅白大衣的聖人尼可拉斯,也是聖誕老人的源頭之一

post title

根據傳說,聖人尼可拉斯帶著他的好僕從彼得一起搭船來到荷蘭的港口。他們倆會在荷蘭的街區巷弄四處巡禮,直到12月5號才回打道返回西班牙。在這一個月中,表現好的小朋友,聖人尼可拉斯就會讓黑人彼得爬下煙囪將禮物送進家中。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網友

post title

有著黑皮膚的彼得在這些年不斷引起爭議。

路透社

愚蠢的奴僕

今年的示威抗議就發生在荷蘭西部的高達(Gouda),當地電視台就報導到示威者們舉起寫有「黑人彼得是種族歧視」的標語。2013年時,相同的抗議場景則出現在阿姆斯特丹市區內。

2014年初時,阿姆斯特丹的地區法院就審理此案,並判定黑人彼得的「厚重口紅、愚蠢的奴僕貌,容易導致對黑人的負面印象」,地區法院也進一步令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得思考這個節日的內涵。

post title

紅袍的聖尼可拉斯也是聖誕老人的來源之一。Phooto credit: wikicommons

網友

post title

聖尼可拉斯節在荷蘭已經是流傳多時的節慶,這張照片攝於1939年。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網友

起司彼得

事實上,主辦單位在今年也發起各種顏色的彼得活動,所以在節慶遊行中,會看見以高達起司為靈感的「起司彼得」,也有人用「彩虹彼得」來裝扮自己,但這無法消解民眾對於這項節日的爭議。

政治力無法介入

在《赫芬頓郵報》中,荷蘭總理呂特(Mark Rutte)回應這場種族歧視風波,他認為民眾對傳統節慶的爭議看法,這不是政治力可以介入的,呂特表示黑人彼得的未來是操之在民眾手中,他說:「我個人認為,他可以繼續保持黑人模樣,但這件事情會怎麼發展則是交由我們的社會去決定了,這與政治無關。」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網友

守護傳統家庭節慶

現階段,每年來到這個節日,荷蘭各處就會出現支持和廢除的對立聲音,過去報導已經談到,對荷蘭民眾來說,他們感受到的是自己文化正遭受到侵蝕,阿姆斯特丹大學的社會學教授布伊斯(Laurens Buijs)就說:「這就好像是聯合國要拿走當地(荷蘭人們)的文化一樣。」

事實上,對許多荷蘭人來說,「黑人彼得」是個從孩提時代就存在的重要節慶角色,早年的彼得是個用來嚇小孩的人物,但現在比較像是小朋友們的好朋友。

研究歐洲民族學的瑪格麗教授(Peter Jan Margry)就說「從當地人的角度來看,這就是一個和家歡聚的節慶,許多孩子從小都有彼得節的記憶,這些記憶中包含了找禮物的驚喜、或是可以用反諷方式對家族成員表達不滿…這是個屬於家庭的節日,這也是為什麼許多荷蘭人聽到節日可能會遭禁就大力反彈。」

家人被歧視開始抗議

已經抗議黑人彼得節多年的表演藝術家蓋伊羅(Quinsy Gario),他的反節日行動已經有數年,原因是某天聽到他的母親在上班時,同事在客戶面前對他的母親說:「我們正在找我們今年的『黑人彼得』,看來我們找到了!」

母親當時的激動情緒激發他開始抗議行動,數年來他屢遭逮捕,也遭受不少人的言論攻擊,但他仍堅持要「做點什麼」。

接納異質性的社會

蓋伊羅說:「對我來說,這不是在針對『黑人彼得』這個角色說它代表種族歧視,我是要傳達展現行動力還有賦予他人權利的重要性。

荷蘭現在正處在一個有趣的時間點中,我們看到荷蘭人不再只是白皮膚,現在的重點是社會要接納異質性,因為荷蘭是一個由黑人、白人、東南亞、摩洛哥等地移民所組成的社會,也是由穆斯林、基督教徒、佛教徒和道教徒不同信仰的人們共組的社會,我們要接納這樣的事實並持續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