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外心態難改 日本面臨人口消亡危機

by:阿咖
46759

專家估計日本總人口在 40年後將會少掉 3,400萬人,當地正面臨高齡化、少子化以及勞動力不足的衝擊,但更難解的是大和民族的排外心態,這讓人口負成長的趨勢一時難停。


 

post title
路透社

最後能一直陪在床前的,是家人還是看護?


陪奶奶過100歲生日的井手綠
井手綠(Midori Ide)睡在奶奶床邊,她一個晚上必須起來好幾次,因為她要確保能及時扶著 96歲的奶奶上廁所。
 
這樣的差事,大部分的 29歲女性多會敬而遠之,但井手小姐說她其實滿懷愧疚,因為現在的她每個禮拜只能這樣陪在奶奶身邊一次。
 
目前,井手綠一周有六天的時間在一間安養中心工作,當她在照顧老人家時,自己的奶奶則是待在另一間照護中心,她說:「這真的是很困難的決定,但我必須賺錢,我們家不富裕。」
 
「我也希望能持續這樣的工作,因為我的祖父在我 15歲那年過世後,我就立志要當個看護師,這是我的天職。」
 
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井手小姐也付出了代價,她不能出國玩樂,也無法常常和朋友在一塊兒,「我不想讓我的奶奶聽到這些話,我已經要 30歲了,我開始擔心自己有沒有可能結婚生子了」井手綠小聲地說,「但我也不願去想奶奶何時會走,我希望自己可以陪著她過 100歲生日。」
 

 

post title
路透社

安養院內的老人家正與機器娃娃互動,這能增加他們的安心感。


老人殺妻  照護悲歌
前述的井手綠小姐並不是特例,事實上,日本目前介於 15到29歲的人中,約有 17萬7,600人和她一樣正在照顧無法自由行動的家人,而且並不是每個人都和她一樣能欣然接受這樣的生活,另外,老人家照顧另一位需要看護的老人的趨勢也漸漸增加。
 
上個月時,日本傳出 71歲丈夫殺死失智症妻子的新聞,這位老人家當時對媒體坦言:「我已經受夠照顧她了,我也想要自殺。」

前述的悲劇其實不是單一個案,而是點出日本正面對人口老化和人口負成長的恐怖現實。


 

post title
路透社

日本看似包容多元想法,但在民族議題上仍是保守的心態。


大和民族 排外心態難改
如今,日本 65歲以上的人口就超過總人口四分之一,這樣的佔比預計在 2055年前會達到 40%,屆時日本的人口會從 1.24億人縮水到 9,000萬人。面對這樣的發展,日本厚生勞動省已經發出警訊,他們在 2025年前必須增加 100萬名護士和看護人員。
 
引入移民似乎是個解決辦法,但這卻不是個日本人喜歡的點子,因為日本仍是世界上最傾向單一民族組成的國家之一,當地的外國移民數不到總人口 2%,把國家大門對移民敞開,這在日本是很敏感的話題。
 
考試難度超高  外籍看護過不了
2008年時,日本政府開始讓外籍護士和看護人員進入日本,但是入境日本的門檻很高,例如必須要先通過極度困難的國家考試,這門考試目前只有 304名護理人員通過。
 
日相安倍晉三曾談到,他希望能增加入境日本的外籍看護人數,但是這些人每 3-5年就必須返國一次。


 

post title
Photo: Wei-Chun (維君) Chang (張)

不少人到日本求學時也會嘗試在當地打工。Photo credit: Wei-Chun (維君) Chang (張)


歡迎新移民才是解決之道
東京移民署工作過的阪中英德(Hidenori Sakanaka)就談到:「政府現在就是不願意直接說出日本正面臨的人口崩壞情況,...日本在接下來 50年中必須招來 1,000萬名移民,我們的社會也必須接納這些新移民。」
 
「如果我們現在能教育年輕人,日本為了解決人口問題,必須轉變成多元民族的社會,我想我們就能達到目標(招來移民),而不會有大麻煩發生。」
 
把外來移民隔開
阪中英德的意見,一和知名日本作家曾野綾子近期的發言相比就顯得樂觀許多,因為曾野綾子近日談到移民時,她一方面表示支持降低入日門檻並引入更多外籍看護的看法,但同時也建議要讓這些外籍勞工住在不同的社區,換句話說,她的建議和種族隔離相去不遠。
 

 

post title
路透社

ねぎし有名的牛舌定食。Photo credit: othree


「為什麼要用中國人」
儘管,曾野綾子的意見非主流,但日本服務業過去發生的案例倒是點出了些現象,例如聘僱海外學生當打工族的業者,會收到沒接受過外籍服務生服務的客人激烈抗議,在廣受歡迎的牛肉定食店ねぎし工作的石野直樹說:「有客人在問卷中問到,為什麼要讓日文都說不好的人來服務」,「有些客人甚至直接寫說為什麼要用中國人。」
 
「另外,(外國人和本地人的工作態度)有文化差異,例如外籍的員工不懂為什麼要替同事犯的錯道歉。」
 
經過來自同國家的人教育訓練後,石野先生說情況開始好轉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日本社會正面臨的人口老化以及缺工議題也是其他國家需深思的課題。


老後,一個人?
問題是,讓少少的外籍學生到餐廳打工,這遠不及日本老年人口急需的看護數量,現階段日本政府也沒有確切的對策出現。
 
瑞穗國際分析師Seijiro Takeshita指出:「日本在引入移民的想法上相當保守,我們現在必須要讓政策鬆綁」,他也談到政府要確保日本社會的「單一民族意識形態」不會受到損傷,因為過去在歐洲境內沒有處理好的情況下,造成現在族群衝突消息時有所聞。
 
回到最前面的井手綠小姐吧,她說雖然很開心可以照顧奶奶,但同時也覺得自己像是弱勢族群,她說自己年邁的父母再過不久也得請人照顧了。對於現階段沒有親人可以幫忙,國內資源又告罄的情況下,老後的生活並不好過。
 
日本真的必須盡快想出解決對策,越快越好。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Who will look after Japan's elderly?
 
延伸閱讀:《開放外勞 日相安倍不願面對的真相
最適合變老的國家
為什麼採水果的都是移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