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該不該禁反韓言論?

by:徽徽
14650

住在日本的韓國人常常會受到在地人的歧視,有人甚至公開示威要韓國人滾出日本,究竟政府該怎麼做才能讓大家和平地生活在一起呢?

post title
Photo: Kurashita Yuki

日本激進組織反韓不遺餘力,當局不得不出動大批警力維護秩序。Photo credit: Kurashita Yuki


「把韓國人殺光光」
《半島電台》19號報導,近日,日本政府因為一連串國內針對韓國居民的排外言論很煩惱,不知道該不該採取行動,進一步禁止這些充滿惡意的排外言論。

日韓情結可以追溯到好幾世紀以前,而日本最近和南北韓都有政治與領土上的爭議,造成越來越多國內小型的激進派團體上街抗議。

在東京,某些仇視韓國人的日本人發出一系列排外言論,像是「把這些無法無天的韓國人趕出去」、「徹底消滅韓國人」還有「把韓國人殺光光」。

去年夏天,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和首相安倍晉三會面,表達了他的擔憂,希望可以透過法律來遏止這些言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會議結束後成立了專家小組,專門研究這個問題。

 

post title
網友

不少住在日本的韓國人多多少少都有被歧視的經驗。Photo credit: Agustin Rafael Reyes


禁反韓言論造成反效果?
雖然禁止仇恨性言論可能是出自善意,但是,一些觀察家指出,企圖禁止這些刻薄的言論可能會導致意想不到的後果,反而會讓本來想保護的那群人受到傷害。

著名的美國民權律師賽佛格萊特(Harvey Silverglate)在接受《半島電台》的訪問時提到:「准許完全的言論自由可以幫助整個社會預防暴力。」

「一方面,言論不自由、無法發洩情緒的人傾向訴諸暴力。另一方面,准許言論自由讓我們知道我們之間誰是這些發表仇恨言論的人,知道應該要防著誰。」

目前,大約有 50萬名韓裔住在日本。日本人稱他們為Zainichi,也就是「住在日本」的意思。Zainichi中,許多人都是 1910年日本殖民韓國時,赴日韓人的後代,或是二戰期間被迫要來日本工作的韓國人。

許多韓國人現在已經被同化,也有日本國籍,但是Zainichi選擇守護他們的種族認同,在日本設立了專門教導子女韓語和韓國文化的學校。有些學校和北韓關係密切,有些則和南韓保持聯繫。

 

post title
網友

日本在特會在韓國小學外抗議,造成許多學生無法好好學習。Photo credit: ajari


學生都不敢上學了
日本國內右派團體中,有個名為「不允許在日外國人特權市民會」,簡稱在特會(Zaitokukai)的組織,就針對在日韓裔發表了一系列刻薄的言論。在特會對韓國人與其他外國人在日本的待遇不同很生氣,常常提出抗議。

根據《維基百科》,在特會主張廢除在日韓國人的特權,主張將他們視為普通的外國人。在特會近年已演變成一個極端民族主義團體,經常向外國人(包括中韓菲等亞洲國家的人)示威,亦曾與左翼團體發生衝突和舉辦反華遊行。

2002年,北韓承認曾在 1970和 1980年代綁架日本人到北韓教間諜日語和習俗。此外,直到 2013年,日本親北韓學校使用的教科書中仍有支持北韓宣傳戰略的內容,教室內也掛著北韓現任與前任領導人的照片,現在一些中學仍這麼做。在特會會鎖定這些學校,在校外大聲地示威抗議,還會用大聲公叫囂,言論充滿種族歧視,讓許多上學的年輕學生感到害怕。

 

post title
路透社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為了國內高漲的反韓言論很煩惱,特地召開專家小組研究該不該禁止歧視言論。


政府不再漠視
在特會之所以會受到大眾矚目是因為 2013年時,京都地院禁止他們繼續在京都第一韓國小學外抗議,並且判他們必須付 1,260萬日圓(折台幣約 331萬元)賠償造成的損失。在特會不服繼續上訴,但大阪高等法院維持原判。去年 12月,日本最高法院也宣布維持原判。

代表校方同時也是起訴在特會的委員會負責人Shiki Tomimasu表示:「我們認為這是日本史上最具開創性的判決。」

「這判決代表日本和過去所持的政治立場不同,也不再對韓裔所處的困境漠不關心。」

Shiki Tomimasu二月在東京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表示,針對韓國學校的仇恨性言論絕對不是最近才有,像日本律師協會這些年來就接獲不少案例,但都沒有被媒體報導。

 

post title
網友

在東京被選作 2020年奧運主辦城市的這天,街頭同時出現了許多在特會成員,要求政府不要再補助韓國學校。Photo credit: ろでぃー


讓你讀不下去
小孩就讀於韓國學校的京都龍谷大學法律系教授金桑運(音譯,Sangyun Kim)表示,在特會之所以會在大白天在學校外無預警地抗議,顯示他們不只是想否定韓國學校的存在,還想讓在這裡唸書的孩子讀不下去。

金桑運提到,充滿種族歧視的抗議正顯示了想把日本韓裔趕出社會,而這種想法正在日本扎根。此外,也與日本中央政府在 2013年把韓國中學從學費減免計畫中去除息息相關。

日本政府為了讓這樣的決定師出有名,提到北韓遲遲不放回他們綁走的日本人。

鑒於上述事件,去年八月,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呼籲日本政府「徹底處理仇恨和種族歧視的示威」、「採取適當行動打擊媒體和網路上的仇恨言論」,還要「調查...起訴從事種族歧視行動的個人與組織。」

 

post title
網友

禁止仇恨言論沒辦法減少對立,只會加深雙方的歧見。Photo credit: Tobi Firestone


閉嘴沒辦法減少仇恨
但是,美國民權律師賽佛格萊特表示,目前並沒有證據顯示禁止仇恨言論就可以降低歧視。

「這麼做減少的只有外在的歧視行為,反而妨礙社會去調查和處理真正的仇恨。」

「讓人閉嘴沒辦法減少仇恨,只會讓他們把仇恨藏起來。」

怎樣才算「仇恨言論」?
此外,要怎麼去定義什麼樣的言論是「仇恨言論」也是個問題,還可能會導致有害的後果。倫敦瑪麗皇后大學法律與人文學系教授海因策(Eric Heinze)就說:「定義的範圍不是太寬就是太窄。」

「當定義過窄,一些容易受傷害的團體會被排除,禁令反而變成一種歧視;但如果範圍太廣,很多言論都會被視作『仇恨言論』,對重要議題的討論有害,也會讓人更依賴禁令而非大眾的理性。」

日本律師Keiji Kanegae也在日本法律網站bengo4.com上反對禁止仇恨言論,他說:「言論表達...提倡歧視和偏見需要用現今對付毀謗和中傷的法律來處理,或透過民事訴訟。」

「我反對管制仇恨言論,若真的管制反而會造成寒蟬效應,有高度扭曲民主的風險。」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Hate speech in Japan: To ban or not to ban?"

延伸閱讀:《生活苦哈哈,南韓經濟恐步日本後塵
引多國不滿 日相安倍參拜靖國神社
慰安婦血淚難忘 日本德仁太子:戰爭紀錄該被「正確」傳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