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數學焦慮症傳給孩子

by:阿咖
960

最新研究指出,一個在父母親身上頗常見的症狀,不只對父母本身形成終生的影響,甚至還會「傳染」給下一代。

什麼樣的症狀?數學焦慮症
傳染途徑?幫忙寫作業
 

post title
路透社


爸媽焦慮  孩子表現更糟
根據一項發表在《心理科學》期刊上的研究,學者們研究一、二年級的小學生後發現,如果孩子的爸爸媽媽對數學相當焦慮,那麼這些孩子在學習數學的能力上不只比其他人差,同時也有機會發展出數學焦慮症。
 
研究中,總計有 438位學生接受測驗,他們分別來自美國中西部的 29所公私立學校,學生們會在學期開始和結束時接受測驗,而他們的爸媽則會進行數學焦慮症的問卷調查,同時也會回答陪孩子寫作業的頻率。
 
有數學焦慮的爸媽們,他們原本都是出自善意想陪孩子們寫作業,但研究發現這些爸媽越是想要幫忙孩子算數學,卻越讓孩子的數學成績變糟,孩子們的數學成績比同年齡平均下滑了1/3,更糟的是,當孩子覺得數學成績總是沒有起色時,也增加了他們自身對數學的焦慮感。
 
 故作輕鬆沒幫助
芝加哥大學的認知心理學者貝拉克(Sian L. Beilock)就談到:「(數學焦慮症的)爸媽不是想害他們的孩子,」著有談論焦慮和行為表現一書《噎到》(暫譯,Choke)的她繼續解釋道:「我們要確保爸爸媽媽對孩子們的幫助是有助益的,他們必須知道自己有數學焦慮症,同時間知道自己說出口的話是很重要的。」
 
貝拉克就舉例說,「家長以為對孩子說『我也不擅長數學啊,這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可以降低他們對寫作業的緊張和焦慮,但這其實並不好。」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wecometolearn

爸媽崩潰「老師在想甚麼啊」
這份研究結果,對家住賓州阿斯珀斯(Aspers)的珍妮佛來說並不新鮮,因為她擁有數學焦慮症的爸媽,過去她在大學時代就因為不想上數學課所以換掉主修科系。如今,珍妮佛自己也有 3年級和 6年級的孩子,以及另兩名正要上學的小孩。
                        
平常忙著接送孩子去課後活動,珍妮佛也沒忘記要好好幫幫對數學束手無策的孩子們,而為了遮掩自己看到擬代數等問題時不由自主皺起的臉,珍妮佛會拿張紙檔在臉前面,不過這樣還是隱藏不了一切,因為她常常忍不住出聲說:「這些老師到底在想甚麼啊?他們瘋了嗎?」
 
焦慮到影響日常生活
數十年來,許多學者都在研究高度數學焦慮的影響力,不少研究就指出,有 10%-20%的成年人因為數學焦慮症所苦,這類症狀不只會影響考試成績,同時還會衝擊一個人的自尊心,甚至也影響了日常生活中的計算能力。(你家客廳漆了兩次油漆,請問你用了多少加侖的油漆?你可以把雙層抹醬的蛋糕食譜轉換成三成抹醬的蛋糕食譜嗎?)
 
艾胥卡夫特(Mark H. Ashcraft),他在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研究數學焦慮症,就談到這類症狀會越來越嚴重,他說:「解開數學問題需要相當多的記憶力,這會讓數學焦慮症的人受不了快崩潰,」他表示數學焦慮者的記憶力耗費在焦慮和擔心上,「(導致)他們沒有足夠的記憶力去解數學題目。」
 

post title
路透社


小學女教師特別焦慮
過去,有不少人指出他們的數學焦慮症最早可以回溯到中學的代數課上,但研究發現這類症狀其實可以源自更小的時候。
 
在 2010年的一份研究中,貝拉克教授的團隊就發現了一個相當關鍵的影響因子:有數學焦慮症的小學老師,他們對小朋友的影響很深,其中又以小女生受影響的程度最大,這類有數學焦慮的老師中高達 9成是女老師。
 
問:喝幾杯酒才能冷靜
然而,數學焦慮父母陪寫作業的影響力,則是最新的發現,每當學校教了新的數學算法時,這類父母又會加劇孩子們對數學的焦慮感,杜克大學的心理與神經科學教授庫柏(Harris Cooper)曾鑽研家庭作業的影響力,他說:「當老師開出的數學作業很難解時,他們就不能意外家長聽到『爸爸媽媽,請幫小朋友解題』這句話後會有『啥?!』的反應了。」
 
《紐約時報》的臉書上,家住愛達荷州桑德波因特的愛爾森(Theresa Ellson)就分享了自己的經驗,她談到有數學焦慮的自己,要陪女兒們寫數學作業的狀況:「有個題目問:『我要喝下幾杯酒才能冷靜下來』,結果答案是兩杯,我和孩子們使出長除法在這一題上,而這是一個 4年級孩子的數學作業。」

「I』ve taken to labeling math homework by how many glasses of wine it takes me to peel myself off the ceiling after I』m done. 『That was a two-glasser,』 after whatever it is we』re calling long division. And that』s for fourth-grade math homework.」
 
讓人稍感欣慰的是,研究指出數學焦慮但又想幫忙孩子寫作業的爸媽們,他們並不會影響到孩子們的閱讀能力。
 

post title
路透社


建立數學友善環境
但有數學焦慮的爸媽到底該怎麼辦呢?庫柏教授就建議,爸媽可以建立孩子們對數學有正向想法的環境,例如把數學融入到生活中,像是告訴孩子們「你有學校作業,我也有」,讓孩子知道爸爸媽媽每天的數學功課就是「看看你長多大多高、算算晚餐時間還有多久以及到超市買東西時也要算算價格。」

用遠距離會議討論作業的爸媽
不過,還是有家長為了想改善數學焦慮使出了大絕招,家住紐約弗洛拉公園的史威尼太太(Tara Sweeney),她說自己在小學 3年級的時候開始有數學焦慮症,她還記得自己當時要站在全班面前背九九乘法表。如今,她自己的兒子也升上 3年級,她會把兒子的數學作業掃描下來寄給人在歐洲工作的老公看。
 
「我老公會用遠距離會議的方式跟我討論,因為我已經因為數學焦慮到快不行了」,史威尼繼續說:「我會大喊『我受夠了!我做不到!』,接著她就會對自己說「數學根本不曾離去。」
 
結果,史威尼太太開始研究孩子學校的數學課,她會請老師把指導手冊跟學習計畫寄給她,她也會看影片來學數學。
 
她說:「其他家長對我的行為感到很不解」,「但我不介意花了這些時間,因為我需要找回自信。我不希望我的兒子跟我一樣有數學焦慮症。」
 
「現在呢,大概是從去年開始吧,我開始覺得數學變得有一點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