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監獄的天籟 馬拉威犯人獲格萊美獎提名

by:徽徽
7466

在馬拉威的松巴監獄,一群從來沒聽過美國葛萊美獎的犯人用他們美妙的音樂獲得提名,讓全世界都聽到馬拉威的聲音。

post title
Photo: Zomba Prison Project

圖為這次獲得葛萊美獎提名的歌手,他們都是馬拉威松巴監獄的受刑人。


受刑人被提名
QUARTZ、《衛報》、《獨立報》綜合報導,近日,美國音樂界盛事葛萊美獎公布提名名單,在「最佳世界音樂專輯獎」的候選名單中,出現了很特殊的一組樂團,他們來自馬拉威南部松巴市的重型監獄,全部由受刑人組成。他們的專輯《我在這裡一無所有》(暫譯,I Have No Everything Here)也是馬拉威音樂頭一次被葛萊美獎提名。

松巴監獄的犯人在 2013年錄製了這張自己作詞作曲的專輯,今年 1月正式發行,其中有很多首曲子都帶有濃厚的愁緒,像是〈不要恨我〉、〈罪人監獄〉、〈我看到全世界都因愛滋而死〉還有〈拜託,別殺我的孩子〉,整張專輯全部都用當地的齊切瓦語錄製。





在紀錄片中,觀眾可以看到松巴監獄的環境還有聽到受刑人美妙的歌聲。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圖中紅框處即為東非內陸國馬拉威,馬拉威曾是台灣的邦交國,不過在 2008年時斷交。


大家不了解的國家
專輯製作人布倫南(Ian Brennan)說:「我很震驚,真的很震驚...其他四位被提名的音樂家都有幾十年的演唱經驗,能夠看到這張來自大家不怎麼了解的國家,和完全沒聽過的歌手發行的專輯被提名葛萊美獎真的令人感恩。」

2013年,音樂製作人布倫南和身為紀錄片導演的妻子戴禮(Marilena Delli)來到馬拉威松巴監獄,他們在這待了兩個星期,希望可以讓犯人美妙的歌聲被世界聽到。他們夫妻和馬拉威的淵源很深,戴禮的父親在馬拉威工作了好幾十年,而戴禮的論文寫的正是馬拉威的電影。

 

post title
Photo: Zomba Prison Project

圖為音樂製作人布倫南與受刑人一起錄製專輯的情形。雖然犯人們沒有聽過葛萊美獎,不過知道被提名還是很開心。


沒聽過葛萊美獎
當被問到專輯被提名葛萊美獎有什麼感受時,布倫南說松巴監獄的犯人根本沒聽過這個獎,但他們知道提名代表他們的歌聲被聽到。

布倫南說:「大部分的人不知道什麼是葛萊美獎,對他們來說只要像莫三比克這類鄰國有聽過他們就已經不得了了,現在居然是美國。」、「他們超級開心!」

布倫南補充道,松巴監獄犯人的歌聲很不一樣:「他們的聲音真的很有自己的味道,而且對於這些沒真的聽過其他聲音的歌手來說,真的很特別,他們沒有花時間一遍遍地聽碧昂絲(Beyoncé Gisselle Knowles)的歌。」

 

post title
Photo: Zomba Prison Project

松巴監獄的女受刑人也有美妙的歌喉,她們最後終於同意布倫南紀錄下她們的歌聲。


突破女囚心防
布倫南 2013年造訪松巴監獄時,那裡只能容納 340人的空間卻關了 2,000人,而且只有 153名警衛。監獄裡有死刑犯,也有人被判無期徒刑,更有人因為是同性戀而被關到監獄裡。

馬拉威松巴監獄中本來就有男子樂團,布倫南和他們合作愉快,不過他卻很難說服女囚一起加入錄音,直到有一名女子被說動開始唱歌,其他女囚才紛紛加入。

留下美的東西
雖然松巴監獄的犯人們不太可能參加葛萊美頒獎典禮,但來自全球的聽眾都可以聽到他們的歌聲,布倫南也將網路上銷售專輯募來的錢幫助三名女囚獲釋,布倫南也希望這張專輯能讓大眾注意到更多監獄歌手:「你只希望可以留下某些真正美的東西,讓你可以跟全世界分享。」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Video: The powerful music that earned Malawian prisoners a Grammy nomination
02 Malawi's prison band up for a Grammy – but may not even know it
03 Zomba Prison Project: Malawi prisoners score Grammy nomination and might not even know it yet

延伸閱讀:《西方媒體看非洲為何越看越錯?
踢到鐵板 哈佛辯論隊輸給監獄受刑人
「這才是非洲Style」 迦納年輕人用服裝挑戰社會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