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或工業?馬賽肥皂正宗戰

by:徽徽
19483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劉佳硯 譯寫 

就如同法式長條麵包之於法國,薰衣草田與蟬象徵著南法普羅旺斯一樣,法國馬賽以傳統肥皂聞名,但馬賽肥皂「正宗」配方之爭,卻讓製皂業者充滿憤怒。

post title

傳統馬賽肥皂帶有一股獨特的質樸風味,關於怎麼樣才是「正宗」的馬賽肥皂,每一家製造商都有自己的獨門秘方。

Photo: SignorDeFazio

隨著中國與土耳其製的廉價肥皂充斥市場, 製造商希望能在馬賽皂冠上(原產地)「地理標示」,讓消費者能因此分辨真品與廉價進口商品的差別。但是,光是爭論何為「正宗馬賽肥皂」,就已經讓製造商吵翻天了。

一邊陣營是由美妝巨擘歐舒丹帶領,來自法國東南部各地的12家製皂商。歐舒丹已成立馬賽皂製造商協會(AFSM)。馬賽皂製造商協會也在去年10月發起行動, 希望讓馬賽皂獲得「地理標示」認證。這項認證已經保護許多法國製的葡萄酒和起司。

post title

圖為一塊塊的法國馬賽肥皂,其中,加入薰衣草的紫色肥皂十分受到顧客的歡迎。

Photo: Jean-François Schmitz

另外一邊則是四家來自馬賽區堅守古法傳統派職人、製皂大師的肥皂廠,希望把馬賽皂產品帶回工藝根源之上。

他們在馬賽市的支持者於change.org網站上發起請願連署,訴求是讓馬賽皂的成分恢復到接近原始配方、也就是1688年「太陽王」路易十四時期首次公布的官方認證配方,已經有超過12萬3,000人連署支持。

然而,雙方陣營關係交惡到以至於現在法國政府必須出面仲裁,這個關於「正宗」馬賽皂成分的棘手問題。

post title

在堅持傳統技術的法國法鉑馬賽肥皂工廠內,工作人員正小心翼翼地將肥皂印上標誌。

Photo: Marius Fabre

偏向工業化生產的馬賽皂製造商協會成員布魯納(Serge Bruna)說,「談判破裂,透過第三方是我們現在唯一的溝通管道。」

雖然他們持續推動,以植物油、蘇打粉為製作基底標準的「傳統馬賽皂」,但他們也希望能被允許在肥皂裡加入一些添加物和香味。但是,這樣的做法對於從大鍋開始,不依賴現成原料製作肥皂的傳統派職人來說,可是非常不苟同。

法國法鉑馬賽肥皂(Marius Fabre)創辦人曾姪女Marie Bousquet-Fabre說,「我們是保存傳統技術知識的最後一群人。我們從植物性物質與植物油開始製作,加入蘇打粉,在大鍋中加熱製成,我們是真正的肥皂製造業者。」

馬賽皂最初以海水、橄欖油、蘇打粉製成,但是數十年來,棕櫚油和椰子油取代了橄欖油。即便現在,傳統派職人也在橄欖油皂裡添加一些棕櫚油或椰子油。

post title

圖為位於馬賽舊港旁的法國手工皂品牌獨角獸,他們賣得最好的產品是沙丁魚形狀的肥皂。

Photo: Philip Haslett

四家業者所組成的遊說團體,馬賽皂專業製造聯盟(Union Professional Makers of Savon de Marseille, UPSM),堅持真正的馬賽皂,只能由位於普羅旺斯地區,馬賽市附近的工藝製造業者生產。此舉激怒了敵對陣營馬賽皂製造商協會,它們的成員大範圍地散佈於南法地區。

馬賽皂製造商協會的布魯納宣稱,由傳統派職人生產,外表質樸的淡綠色和米色皂磚「不符合90%的消費者需求」。位於馬賽舊港的法國手工皂品牌獨角獸(Licorne),賣得最好的產品是沙丁魚形狀的肥皂。布魯納說,對多數的消費者而言,添加薰衣草精油,賦予了「馬賽皂不可或缺的香氣元素」。

然而,法國政府正在審慎評估這項決定,部分原因是,馬賽肥皂將會是第一項授予「地理標示」的加工品。目前為止,這項認證標章只保留給食品。馬賽皂製造商協會希望此案能帶領其它法國原產商品如巴斯克貝雷帽、里摩瓷器、拉奇歐勒刀具,獲得相同認證。

post title

在馬賽港旁停著一艘小船,船上開了一間手工肥皂店等著顧客光臨,成了馬賽當地的一道風景。

路透社

馬賽皂成分的公開調查即將在下週截止,然而官方的裁定預期9月以前不會公布。具有決定權的法國經濟部長瑪蒂娜.本維勒(Martine Pinville)身邊的一名顧問說,官員認為,將「地理標示」的標章分類開放至「人類極大數量」和「推廣品質」是存在兩難之處。

顧問Sebastien Malangeau告訴法新社說,經濟部對此案「已經準備好會儘可能彈性處理⋯但是最重要的標準還是產品品質」。Sebastien Malangeau繼續說道,如果標章看起來只像是「一個行銷花招,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