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零卡汽水真的不會胖嗎?

by:徽徽
17177

當眼前放著炸得金黃酥脆的鹹酥雞,很少人能抵抗這種誘惑,還會順手再來一罐汽水搭配,這樣令人罪惡萬分的套餐許多人會將全糖的汽水換成低卡或零卡的版本,然而,這樣真的對減重有幫助嗎?

post title

不少人在減重時會改喝零卡汽水,認為攝取的熱量低自然不會發胖,然而各界對零卡汽水可是毀譽參半。

Photo: m01229

小小放縱時的替代品

想像一下眼前放著兩罐汽水,一罐是平常的汽水,另一罐是低卡或零卡汽水,當你想要小小放縱一下時,不可否認低卡或零卡汽水會是大多數人的選擇,然而,使用人工甜味劑取代糖的低卡汽水卻是毀譽參半。

打破零卡飲料就是好的迷思

根據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的最新報告,研究人員發現「沒有證據」可以證明人工甜味劑的飲料在減重上比一般全糖飲料好,這份研究也打破了大眾過去自動認為低卡和零卡飲料就是好的迷思。

受產業行銷影響

倫敦帝國學院公衛教授米勒(Christopher Millett)表示:「一般人會這麼認為,有可能是受到產業行銷影響,會覺得『減重』飲料不含糖,拿來當作全糖飲料的代替品時一定比較健康,而且可以幫助減重。」

美國普渡大學心理科學教授史惠特絲(Susan Swithers)和米勒教授的看法差不多,她說:「許多人會認為這種飲料因為不含糖一定是健康的選擇,但人們要了解的重點是我們沒有證據。」

甚至,低卡或零卡汽水反而會讓人變胖,且增加罹患第二型糖尿病的風險。

post title

研究人員發現,低卡或零卡汽水並不像過去所想,一定是健康的選擇。

Photo: Joey Yee

對報告結果感到「震驚」

美國普渡大學研究人員為了解開其中的因果關係,檢視了過去 5年來相關的研究,並在《內分泌與代謝趨勢期刊》(Trends in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發表看法,他們表示看到統整後的結果後感到「震驚」。

違反直覺的效果

美國普渡大學心理科學教授史惠特絲說:「老實說,我認為低卡或零卡汽水和一般汽水相比,對健康來說稍稍好一點,但事實上卻有違反直覺的效果。」

post title

既然搭配主餐的飲料是零卡汽水,不如再多吃塊炸雞吧,這種補償心理常常在你的生活中出現嗎?

Photo: James

擾亂身體系統  吃不到糖好疑惑

低卡或零卡汽水中的人工甜味劑雖然滿足了人們對糖的需求,減輕了人們的罪惡感,但問題是改變了人體吸收食物的過程。

原本,身體嚐到甜味後會期待有「真正的」食物進入體內,當身體沒有獲得滿足便會產生疑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你會把整個身體系統搞亂,當你吃下真的糖時,你的身體不知道該不該處理,因為身體已經被代糖騙過太多次了。美國普渡大學心理科學教授 史惠特絲

無法釋放調整血糖的激素

從生理上來看,這也代表慣於喝低卡或零卡汽水者吃下真正的糖時,身體無法釋放可以平衡調整血糖和血壓的激素。

別忘了補償心理

再者,別忘了人們的補償心理。史惠特絲教授提到,有人可能會覺得既然都已經喝了低卡或零卡飲料,那接著多吃一點又何妨。

美國飲料協會抗議  人工甜味劑很有效

針對美國普渡大學研究人員的報告,美國飲料協會發表聲明,表示該報告「只是一份評論,而非科學研究」:「低卡甜味劑是今天食物供應中,被研究和檢視最多的成分。根據幾十年來的科學研究和全球監管機構的資料,它們很安全,而且在減重和體重管理上是有效的工具。」

post title

低卡汽水某種程度上可以降低人們想吃甜食的欲望,這也是飲料產業的行銷重點。

Photo: Tarindu Weeramuni

改變體內微生物平衡

不過,以色列魏茲曼研究所的科學家發現,低卡人工甜味劑改變了實驗老鼠膽中的細菌平衡,牠們體內的微生物組受影響後,對健康有巨大衝擊。這份發表在《自然期刊》(Nature)上的研究,顯示低卡人工甜味劑改變了動物的代謝系統,導致血糖升高,這也是發展第二型糖尿病的早期徵兆。

降低人們嗜甜欲望

但對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生物心理學教授羅傑斯(Peter Rogers)來說,他並沒有被這一類研究說服。

羅傑斯教授提到,大部分這些動物實驗中使用的人工甜味劑劑量,都和人們在真實生活中攝取的人工甜味劑「沒什麼關係」,而且人工甜味劑「或許真的可以降低人們想吃甜食的欲望」。

post title

羅傑斯教授表示,當人們用低卡甜味劑取代糖,真的有變瘦,在觀察期中平均每人瘦了大約 1.2公斤。

Photo: Alan Cleaver

換成甜味劑飲料  真的有變瘦

羅傑斯教授和其他被食物產業贊助的研究人員,一起在《國際過重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上發表評論,他們表示當人們把含糖飲料換成低卡或零卡的甜味劑飲料後,真的有變瘦,在 4-40個月的觀察期中,每人平均瘦了大約 1.2公斤,效果就像把含糖飲料換成水一樣。

羅傑斯教授表示:「我們明確地發現用低卡甜味劑代替糖可以減少熱量攝入和體重。」

享受甜蜜的快樂  不受熱量所苦

雖然,有人會因為補償心理而找其他食物來吃,但整體來說攝取的熱量還是比喝全糖飲料者少。羅傑斯教授說:「(甜味劑)不會幫你做所有的工作,但這是一種在我們這個易胖社會中,享受甜蜜的快樂又不用受熱量之苦的方法」

post title

有時到咖啡館喝咖啡,桌上除了放糖和奶精外,有時也可以看到一包包代糖的身影。

Photo: Melissa Cuppett

全球三大甜味劑

目前,全球廣泛使用取代糖的甜味劑有三大種,分別是白粉狀的阿斯巴甜(Aspartame)、在 1879年合成的糖精(Saccharine)和從南美甜菊屬植物中萃取而來的甜菊糖(Stevia),而這三者中,就屬阿斯巴甜的爭議性最大。

阿斯巴甜爭議多

在歐洲,阿斯巴甜被稱為E951,這是阿斯巴甜的食品添加劑國際編碼。阿斯巴甜比一般糖甜上 200倍,從 1980年代添加到食物中後就爭議不斷,其中不乏引起民眾過敏、早產和致癌。早年,民眾對阿斯巴甜的不信任也讓百事可樂在美國推廣低糖汽水時反應慘淡。

減重過渡期的小幫手

雖然美國普渡大學史惠特絲教授大肆批評人工甜味劑,但她提到甜味劑可以扮演人們在減重時的過渡角色,畢竟要人們一下子戒汽水很難,但如果先用人工甜味劑的版本代替,再慢慢轉換成不喝汽水也是減重的方法。

「沒人說應該完全拋棄代糖汽水,但它們應該被當作像糖果一般的獎賞,而非日常生活中的飲料。」


延伸閱讀:《一份業配報告 改變美國健康政策數十年
學者:減糖飲料讓你吃更多
吃飽後好想睡 你得了食物昏迷症了嗎?

參考資料:
01 Diet debate: Are diet drinks a no-go?
02 Diet soda may do more harm than good
03 No evidence sugar-free soft drinks will help with weight loss - stu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