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太輕不用罰 俄淡化家暴法案即日生效

by:泥仔
9304

俄國總統普亭在昨日(7)簽署家暴法修正案,讓這份淡化家暴者責任的法規正式生效,批評者認為這在無形中強化了家暴的合理性,但是支持者則反駁一切是為了捍衛家庭的傳統價值。

post title

圖為反對家暴法修正案的連署頁面,不過這份修正案已經在今年 1月底通過。

Photo: Alexandros Koronakis

家暴法修正案生效  議會大支持

昨日(7),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Putin)簽署了家暴法修正案,讓這份充滿爭議的家暴法修正案正式生效,相關法規也已經刊載在俄國政府的官方網站上。

最新生效的家暴法修正案將大幅下修家暴者的相關罰責。俄國下議院也在上個月底,以超過 85%的支持率通過修正案。

只有嚴重的家暴行為才罰

根據新法,家暴者如果是初犯,而且一年內沒有不斷造成伴侶或小孩過度嚴重的肢體傷害(如骨折,若是流血或瘀傷則屬輕微),就只會被罰 5,000-3萬盧比(折台幣約 2,600-1萬5,700元),以及強制勞動 60-120小時或拘留 10-15天。

如果是重複侵擾或不斷毆打家庭成員,家暴者就會被罰上 4萬盧比(折台幣約 2萬1,000元),以及強制勞動 360小時或拘留 3個月。

本來可以關兩年

其實根據俄國在 2016年夏天首次通過的家暴法,本來只要有家暴行為,施暴者最高就可判處兩年有期徒刑,但是這條法規卻招致部分議員反彈。

post title

支持修正案的人認為,他們應該保護家庭價值,不要任意干涉別人的家務事。

Photo: Kat Grigg

目的在保護家庭價值

支持家暴修正案的議員吉里諾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向《今日俄羅斯》表示,干涉家庭事務是不被允許的,而修正案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家庭價值。

吉里諾夫斯基認為,要避免家庭暴力最好的方法,就是「跟一個你愛的,而且也愛你的人結婚」。

家暴者跟陌生人應該同罪

起草修正案的議員巴塔利亞(Olga Batalina)則認為,沒道理家庭成員犯下暴力行為後,卻得接受比犯下暴行的陌生人更嚴厲的懲罰,並直指這在法規上是個荒謬的漏洞。

巴塔利亞說:「問題的核心並不在可不可以毆打他人,這當然不可以。真正的問題在要怎麼懲罰這些人,而且你要用什麼東西懲罰他們。」

東正教會:應服從一家之主

俄羅斯東正教會(Russian Orthodox Church)強調政府應該維持家庭傳統價值,並引述了記載俄國 16世紀生活規範的書籍《治家格言》(domostroi),認為女性應該要對一家之主展現絕對服從。

post title

漫畫家以插畫的方式,批評俄國社會用層層價值觀合理化家暴的行為。

Photo: Juris Ulmanis

每小時就有一名女性死亡

根據俄國官媒《俄羅斯報》報導,每年有超過 1萬名女性死在伴侶手中,平均每小時就有 1名女性因此死亡。俄國反對派報紙《新報》則引述內政部的統計資料,指出所有嚴重暴力犯罪中,有 40%是發生在家中。

默許家暴的修正案

反對修正案的議員辛爾西希科夫(Yuri Sinelshikov)指出,雖然這樣的修法讓地方法官和調查人員相對輕鬆,卻很有可能在無形中助長家暴死亡率,甚至是默許家庭暴力的存在。

示威人士:社會不願認真看待

上個月持續在議會外舉牌抗議的帕波娃(Alena Popova)表示,如果另一份規範到限制令和其他保障措施的家暴法案也有通過的話,她對目前的修正案就沒什麼意見,但是該法案目前還被扣留在議會,而且也沒有要通過的跡象。

帕波娃批評,整件事反應出俄國社會並不願意認真看待家暴的問題。

post title

在修正案通過前,帕波娃一直一個人在議會前抗議,希望修正案不要通過。

Photo: Jim Roberts

不同地區  對性別態度有落差

帕波娃在網路上發起的反修正案連署已經蒐集到 30萬份簽名。去年,網路上也用「#我並不害怕發聲」(#Iamnotscaredtospeak)的標記,鼓勵俄國婦女出來分享她們遭到性暴力、家暴、性騷擾的故事。

這件事雖然曾激起俄國社會的注意,但《衛報》指出,俄國中產階級對此事的態度在不同區域間仍存在著巨大落差。

在抗議現場被羞辱

帕波娃便描述當她一個人在議會外抗議時,就遭到許多人羞辱。有人說她是西方政府付錢的打手,也有人告訴她有些女性本來就活該被打。

post title

畫家在模特兒的嘴唇上畫上法文的「是的」,用來譴責社會大眾對家暴噤聲不語、要受害者安靜的狀況。人權觀察組織指出,雖然全世界性別暴力的情況都有低報的情形,但這個問題在俄國又更加嚴重。

Photo: Jeff Faria

「只是瘀傷」的家暴難存在

人權觀察組織(HumanRightsWatch)的成員戈比諾瓦(Yulia Gorbunova)受CNN採訪時,形容這份修正案「非常危險」。

戈比諾瓦指出,俄國政府無疑是透過法案,把「只是瘀傷」跟「嚴重傷害」的家暴畫出區隔,然而,大部分的家暴行為並不會止於瘀傷,往往會直接進入下一個階段。

社會的禁忌話題

戈比諾瓦說道:「在俄國,談論暴力是種恥辱,就算發生了家暴,女性也不覺得她們可以說出來。」

「家庭暴力不是家暴」

對此,支持修正案的下議院議員米隆(Vitaly Milonov)告訴CNN,她認為政府不應該破壞家庭成員發生衝突的權力。米隆說道:「坦白說,我們所說的『在家中發生的暴力』並不是家暴,這不過是自由派媒體所創造出的,關於家庭關係的新想像。」

post title

政治分析家利普曼表示,在俄國社會對不同性別的想像並不一樣,雙方應該各自做他們應做的事。

路透社

性別議題在俄國很矛盾

長期研究俄國政治的利普曼(Maria Lipman)分析,俄國對性別角色的想像其實是矛盾的。

「干涉家務事」是西方價值?

利普曼說道:「在蘇聯時期,政府以高高在上的態度看待性別平等的議題,所以他們會認為有些西方女性爭取的權利,是被授予甚至強加在俄國婦女身上的......『干涉家務事』就被視為一種強加的西方價值觀。」

「(對俄國人來說,)性別關係的發展本來就不同,所以俄國女性並不需要為她們的權利奮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方面有著嚴重的薪資不平等、有家暴問題、沒有女性從政的情況,但在另一方面,我們比美國有更多的女性總編,還有很多頂級的女性銀行家。」


延伸閱讀:《教你化妝遮家暴 摩洛哥美妝節目惹議
不堪家暴40年 法國殺夫婦女獲特赦
鼓勵棄嬰?俄國「寶寶箱」存續惹議

參考資料:
01 State Duma passes controversial bill easing punishment for first-time domestic violence
02 Putin signs law reducing punishment for domestic battery
03 Putin approves change to law decriminalising domestic violence
04 How Russia Decided to Allow a Little Domestic Violence

加入好友

分享: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