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享用可吸食巧克力嗎?

by:泥仔
28100

上個月,混合提神配方的可吸食巧克力「可可洛克」在美國上市,新奇的食用方式成功帶起了大家的好奇與討論,但也免不了讓一些醫生擔心用鼻子「吃」巧克力可能帶來的疑慮。

post title

比利時的巧克力專家佩素納正在向媒體展示怎麼用鼻子吸巧克力,這種吃法在上個月被引進到美國。

路透社

第一次聽到以為是在惡作劇

29歲的安德森(Nick Anderson)是在美國研發可吸食巧克力「可可洛克」(Coco Loko)的幕後推手。幾個月前,他第一次聽說歐洲的「可吸食巧克力」。

「剛聽到的時候,我的反應就像『這是什麼惡作劇嗎?』,」安德森回憶道:「然後我訂了一點來試試看,當下我就有種,很好,我們的未來就在這兒了。」

可可粉混入了能量飲料的配方

因此安德森投入了 1萬美元(折台幣約 30萬元)開始了自己的可吸食巧克力事業,他們在可可粉摻入各種配方,最終調製出混有銀杏、牛磺酸(Taurine,又稱牛膽素)、瓜拿納(Guarana,又名巴西香可可,是一種天然咖啡因)的可吸食巧克力,而上述原料都是能量飲料中的常見成分。

post title

除了直接把巧克力放入口中,用鼻子吸巧克力會不會讓你想要嘗試看看呢?

Photo: Judy van der Velden

「不是毒品的可吸食食物」讓人好奇

安德森提出「可可洛克」一開始的銷路並不好,但隨著網路上的推廣,人們逐漸對這種「不是毒品的可吸食食物」感到好奇,讓他們現在一個月能以一罐 12.5美元(折台幣約 380元)的售價賣出 4-5萬瓶的「可可洛克」。

吸食後會充滿動力

安德森形容吸食「可可洛克」的感覺其實「就和喝能量飲料差不多」,但人們在吸食後會覺得心情輕快,而且會充滿想把事情完成的動力,該食品的效力大概可以維持 30分鐘到一個小時。

化解你的社交恐懼

安德森也提到,現在他如果要去什麼令人焦慮的社交場合,也會先讓鼻子來上一小匙巧克力粉再出門。

post title

面對可吸食巧克力的出現,也有醫生擔心這會對鼻子帶來不好的影響。

Photo: Endlisnis

醫生:幫肺找麻煩,最終是混著鼻涕吞下肚

當然,這種進食巧克力的方式也免不了帶來健康方面的疑慮,醫生盧瑟福(Daniel Rutherford)便說:「如果你太熱衷於吸進任何被磨成粉的東西,那這大概是在幫你的肺找麻煩。」

「如果你只是吸進一小點,那我認為它實際上是混著鼻涕跑到你的喉嚨去,所以比起『吸到腦子去』的說法,其實你還是在吃它。」

「然後鼻子就塞住了」

醫生連恩(Dr. Andrew Lane)則說:「首先,我們不清楚有多少配料會被鼻黏膜吸收。再說,把固體的物質放到你的鼻子裡......你可以想像它會卡在那裡,或是讓巧克力粉跟你的鼻涕混在一起,最後把你的鼻子整個塞住。」

連恩也提到醫學界長期以來就擔心能量飲料有提升血壓或導致心悸的情況,他認為可吸食巧克力也有一樣的問題。

不太可能被當成毒品入門磚

不過針對有人擔心「可可洛克」會變成想吸食毒品者的入門磚,連恩認為這倒不是什麼值得擔心的事,他說:「如果你想要吸毒,你大概不會打算從巧克力開始。」

post title

在比利時版本的可吸食巧克力產品中,佩素納設計了一組「可可粉發射砲」,好讓大家可以更方便吸入巧克力粉。

路透社

什麼配方都試過  包括辣椒粉

可吸食巧克力最早是源自比利時的巧克力專家佩素納(Dominique Persoone),佩素納是在 2007年,開玩笑地在一場派對中推出可吸食巧克力,卻意外獲得迴響。

與安德森的配方不同,佩素納的可吸食巧克力混合了薄荷和薑,談起當年製作配方的過程,佩素納提到他們還試過在巧克力粉中摻辣椒粉——結果只覺得痛到不行。

另一種品嚐巧克力的方法

談起自己發明的可吸食巧克力,佩素納表示他相信鼻子能感覺到的味道比舌頭還要靈敏許多,而吸食巧克力不過是「另外一種品嚐巧克力」的方式罷了。只是從過去到現在,佩素納的可吸食巧克力也一樣招來健康上的隱憂,所以他們也在產品上特別標示出「別吸太多」、「小孩不建議使用」的警告標語。


延伸閱讀:《巧克力榛果醬引發義法大戰
一公斤就要三萬多元 全世界最貴的驢奶起司
義大利人一早吃甜點、墨西哥人吃重鹹 世界各國的人都吃什麼開啟活力一天?

參考資料:
01 You can now snort chocolate — but should you?
02 Is the new chocolate snorting trend safe?
03 You can now snort chocolate to get high
04 Line of Cocoa: Is Chocolate Snorting S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