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大家聽見他們 仍在奮鬥的日本水俁病受害者

by:泥仔
17857

45年前,當時年僅 15歲的坂本真子離開日本熊本縣水俁市,到達瑞典斯德哥爾摩,告訴全世界他們家鄉正在發生的大規模汞中毒事件。今年 9月中,她再次離開水俁市,準備前往瑞士日內瓦參加全球第一個禁止汞汙染公約的簽署會議。

post title

今年 61歲,患有水俁病的坂本真子(音譯,Shinobu Sakamoto)在母親陪伴下,準備前往醫院接受治療。

路透社

十幾年後才意識到的災害

1932年在水俁市,窒素株式會社(在 2012年改名為「新日本窒素肥料」)的工廠任意排放大量含有劇毒物質的廢水,其中廢水裡的汞被海中生物攝取後,轉化成甲基氯汞等有機汞化合物,並透過食物鏈重新進入人體。

這些累積在人體的有毒物質會對腦部、身體造成不可回復的損傷,而且還會隨著年紀不斷惡化,但是一直到 1950年代,水俁市的大規模汞中毒事件才逐漸被注意到。

post title

在水俁市的醫院,坂本真子正在接受復健治療。

路透社
post title

在水俁灣,一名來自國立水俁病研究機構的工程師正在採集海水樣本,準備帶回去做汞含量檢測。自從這一帶傳出汞汙染後就變成垃圾掩埋場。

路透社

政府發現時間太晚

染病的人們輕則出現手腳麻痺、移動困難、聽力、視覺、言語失能,重則發生全身痙攣、神經錯亂乃至死亡的情況。

一直到 1968年,當日本政府正式把這個疾病命名為「水俁病」,並確認窒素株式會社與大規模汞中毒事件的關係時,已經有數以萬計的人們汞中毒,而且必須承受鄰近村落擔心被感染的歧視眼光。

post title

今年 9月,代表水俁病病患的原告將大量法律文件送到熊本市的法庭,準備進行法律認證與賠償訴訟。

路透社
post title

為了證明自己也是水俁病的受害者,許多人至今仍保留著他們的臍帶。

路透社
post title

實驗室人員正在檢驗這些臍帶是不是含有汞成分。直到現在,歧視與排擠的目光仍阻礙了許多受害者出面尋求法律救濟。

路透社

受害者人數逐年下降

根據日本環境省的資料,現在僅有 3,000名受害者被認定並獲得補償(其中僅有 528人仍活著),超過 2萬人仍然沒有出面尋求法律救濟,然而,受害人數正隨著時間不斷下降。

把數十年前的臍帶寄來認證

水俁市汞實驗室負責人赤木洋勝(音譯,Hirokatsu Akagi)指出,現在還會有人把數十年前的臍帶寄到實驗室檢查,希望可以得到他們也是水俁病受害者的證據。

post title

在照護中心內,今年 62歲的金子雄司(音譯,Yuji Kaneko)正在接受照護人員餵食,金子雄司一家都被法律判定為水俁病受害者。

路透社
post title

畫面中躺在地上的田中實子,是在事發初期就被政府判定為水俁病受害者的病患之一。畫面右方就是被排放廢水的水俁灣。

路透社

在海邊把疾病帶回家

今年 64歲的田中實子(音譯,Jitsuko Tanaka)出生自造船商,小時候的她常和姐姐一起到海邊玩耍,把沙灘上的貝類撿回去吃,卻沒有意識到這些海洋生物都已經遭到汞汙染。

3歲就染病  現在失去行動能力

在田中實子 3歲、她的姐姐 5歲時,兩人就漸漸失去移動四肢的能力,田中實子的姐姐在 8歲時去世,田中實子雖然活了下來,卻逐漸失去行走的能力,這幾年甚至想移動也不太可能。

談起自己的表妹,今年 69歲的島田由雄擔心地說:「如果我死了,誰要來照顧她?」

post title

在水俁市的高中,坂本真子正在向學生訴說自己的故事。

路透社

點出問題是自己的責任

坂本真子還是胎兒的時候就染上了水俁病,她是少數被生下來沒有喪失說話能力的人。當時準備前往日內瓦的她,相信告訴全世界汞汙染的危險是她的責任。

這不是過去的事情

「如果我什麼都不說,人們就不會知道什麼是水俁病,」坂本真子說:「還有很多問題沒有處理,我希望人們知道這件事。」

「水俁病還沒有結束,這絕對不只是過去的事情。」

post title

在水俁市,攝影師拍下了一尊用來紀念水俁病受害者的石像。隨著許多人的訴訟仍在進行,坂本真子相信關於水俁病的一切並沒有結束。

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