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法院:Uber司機不算承攬人 勞工該有的權利都得給

by:徽徽
7989

在英國倫敦擔任Uber司機,究竟算是勞工還是承攬人呢?近日,英國就業上訴法庭作出了判決。

post title

在倫敦街頭,一名民眾秀出智慧型手機上的Uber app,而在他面前的是具倫敦風情的黑色計程車和紅色電話亭。

路透社

司機是勞工  不是承攬人

近日,英國就業上訴法庭決定維持原判,他們表示Uber不可以把旗下的司機當作承攬人(contractor),應該要當成勞工(worker),保障旗下司機最低薪資、請病假還有特休等勞工基本權利,而這份判決也將影響快速成長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勞動環境。

省下30%營運成本

目前,Uber將司機當作承攬人,這麼做可以省下將近 30%的營運成本,也讓Uber的收費相對便宜,使許多顧客一再上門,對Uber的快速成長來說非常重要。

小補充:零工經濟(gig economy)

根據《MBA智庫百科》的資料,零工經濟是指由工作量不多的自由職業者構成的經濟領域,他們會利用網站或應用程式在網上簽訂合約。由於臨時工作比長期工作容易找,一個依靠不穩定工作和薪水的勞動階級正在成長,樂觀主義者認為,這能讓未來有更多企業家和無限的創意,而反對者認為,這意味著一個反烏托邦的未來,失去了基本權利保障的工人不斷尋找下一份計件工作。

post title

在倫敦一棟辦公大樓前,Uber的廣告出現在大型電子屏幕上。如果Uber繼續將旗下司機當作承攬人,將可以看到更多產業複製Uber的商業模式,有可能威脅到勞工權益。

路透社

Uber逃避僱主責任

去年,兩名倫敦Uber司機──阿斯蘭(Yaseen Aslam)和法拉爾(James Farrar)將Uber以逃避僱主責任為由告上法庭,當時英國就業法庭判Uber敗訴,但Uber決定上訴。近日,英國就業上訴法庭維持原判,這也讓Uber決定上訴到最高法庭。

把Uber拉下雲端

在英國就業上訴法庭聽證會當天,Uber只派了一名代表到場,而整座法庭擠滿了支持Uber司機阿斯蘭和法拉爾的民眾。

法拉爾表示:「這場官司不是關於我和阿斯蘭、不是關於我們所有的共同索賠人和所有的Uber司機──這跟任何地方的勞工都有關係。」

「Uber想要待在網路雲端上與現實脫節,是時候要Uber腳踏實地,面對它們應負的責任,還有負責任地經營這門生意了。」

如果Uber勝訴  英國產業將會Uber化

法拉爾補充到,如果讓Uber勝訴,那麼會有更多公司開始複製Uber的商業模式,然後「把勞工當作農奴」。

「你會看到橫跨英國的產業Uber化,如果我們輸了這場官司將來就會變這樣,所以我們必須繼續奮戰到底,我們也會這麼做。」

post title

2014年,倫敦黑色計程車司機大集結,阻擋了倫敦市中心的交通抗議Uber的出現。

路透社

只要用Uber app接客  就算是Uber的勞工

負責本案的法官伊迪(Jennifer Eady)表示,任何在倫敦使用Uber app接客的司機都算是Uber的勞工,Uber必須依法給他們相應的權利。

Uber不是司機的定作人

然而,Uber的律師表示,上訴法庭中出現的證據「前後不一且不正當」,但伊迪法官說:「現實是司機被納入了Uber業務的一環...Uber和司機真正的關係並非是司機的定作人(編註)。」伊迪法官也感謝索賠人的耐心等候,讓她可以好好審理這場冗長的官司。

編註:在承攬契約中,和承攬人訂定契約約定完成一定之工作者,就是定作人。

不能靠剝削勞工賺大錢

原為倫敦Uber司機,同時也是本案索賠人的阿斯蘭表示,這場曠日廢時的官司讓他「受了很多苦」:「Uber有成千上萬名司機,但Uber對這些司機卻不用負什麼責任,這件事不對。」

「你不能讓一間公司賺大錢,卻讓勞工拿低於最低工資的錢。」

post title

在澳洲雪梨,一名Uber司機看著手機上的導航準備去接送叫車的客人。這次英國對Uber司機算不算勞工的判決已經為全球立下先例。

路透社

每小時賺80元  宛如血汗勞工

先前,英國工黨議員菲爾德(Frank Field)公布了一份報告,指出有的Uber司機每小時才賺 2英鎊(折台幣約 81元),比英國最低工資的三分之一還少。

報告裡寫到:「根據Uber司機的描述,他們的工作情況符合維多利亞時代對『血汗勞工』的定義。」

Uber司機沒有賺夠錢

面對英國倫敦就業上訴法庭維持原判,在伯明罕擔任Uber司機的霍爾(Stephen Hull)表示,雖然這起判決只和Uber倫敦分部有關,但已經為各地立下前例。

霍爾說:「無論是在伯明罕、倫敦、曼徹斯特或英國甚至世界其他地方,我們都面對一樣的問題。」

「Uber用過度供應的營運方式,讓每個轉角都有汽車對乘客來說很方便。」

「但是,身為一名承擔過度供應成本的司機,我沒有賺夠錢,這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post title

Uber出面回應到,過去幾十年來,幾乎所有的計程車司機都是個體戶,這樣的情形早在Uber出現前就存在了。圖為在倫敦街頭接客的黑色計程車。

路透社

Uber出面回應  過去計程車都是個體戶

Uber英國代理總經理艾佛吉(Tom Elvidge)說:「幾十年來,幾乎所有的計程車或私人租用汽車的司機都是個體戶,這件事在我們的app出現前老早就存在了。為什麼司機會用Uber app的主要原因就在他們重視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客、什麼時候接客,還有哪裡接客的自由,所以我們打算上訴。」

「上訴法庭認為登入Uber app的司機必須接下 80%傳給他們的行程,但有使用Uber的司機都知道,在英國從來不是這樣。 」

「過去一年來,我們修改了一些app的功能,讓司機有更多控制權。我們還投資了疾病和傷害保險等,我們會繼續改善,讓司機和Uber一起工作的環境更好。」

工會呼籲Uber  不要浪費錢上訴

針對這次的判決,英國總工會(GMB)稱其為一場「里程碑式的勝利」,它們也呼籲Uber「不要再浪費大家的時間和金錢,把輸了的官司上訴到最高法庭」。

post title

2016年,一名女子高舉寫著「我繳了 20%的稅,Uber繳了 2%的稅」字樣的牌子抗議。

路透社

倫敦交通局不更新Uber執照

除了這次的官司讓Uber成了大眾的焦點,幾個月前倫敦交通局表示不會更新Uber的營業執照,Uber也正在上訴中。

Uber逃避增值稅

此外,英國律師毛姆(Jolyon Maugham)起訴Uber逃避增值稅(value added tax, VAT),他說Uber明明和其他計程車公司一樣提供運輸服務,應該要支付正常票價 20%的稅,全案目前正在審理中。


延伸閱讀:《泰國當局禁Uber 計畫推出政府版叫車app
人類學者:勞工就是比較善良的一群人
共享經濟 賺外快的新途徑

參考資料:
01 Uber ordered to treat drivers as workers with full rights after losing appeal in landmark case
02 A UK court has upheld the ruling that Uber drivers have workers’ rights—and deserve benefits
03 Uber loses appeal in UK employment rights c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