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導人們可改變遊戲規則的就是我」前首席說客公開Uber全球擴張的黑歷史

一直以來,人們相信Uber能成功布局全球市場,靠的是符合共享經濟的商業模式,獲得大眾的支持。但,近日英國《衛報》披露了Uber如何無視當地法律、知法犯法,甚至私下遊說各地政要協助為他們鬆綁法規。而涵蓋這些資訊的信件、對話內容等檔案,皆是由前任Uber首席說客主動提供。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

揭密Uber黑歷史

一直以來,Uber打著「共享經濟」的大旗,從一間推出劃時代手機App程式的小公司起家,逐漸成長為商業版圖擴及全球的跨國大企業。

這家科技公司的網路叫車服務帶給各國計程車業者莫大的影響,也挑戰了各國的法律。雖然Uber引起不少爭議,但他們仍以創新、方便、低價的策略,改變人們在城市中的乘車方式。

許多人將Uber的成功歸諸於他們的商業模式,但近日英國《衛報》(The Guardian)與其他新聞媒體共同報導一系列與Uber有關的機密檔案——「Uber檔案」(Uber Files),揭露這家科技公司以違法的手段,透過私下接近各國首相、總統、億萬富翁與媒體大亨來得到支持,拓展他們的商業版圖。

圖為揭秘者麥克甘恩,向《衛報》洩密過去Uber知法犯法的機密檔案。

後悔過去自己所做的一切

公開這些機密檔案的人是Uber公司的前首席說客麥克甘恩(Mark MacGann),過去他曾領導Uber與歐洲、中東、非洲國家的政客斡旋,說服各國官員支持Uber。如今他選擇站出來,揭露Uber的黑歷史。他表示,很後悔過去自己所做的一切,他認為Uber一直誤導大眾相信「零工模式」(gig worker model)。

「我要負一部分的責任,我是那個說服政府的人,我是讓媒體推動那些話題的人,我就是那個告訴社會大眾他們可以改變遊戲規則的人,告訴他們司機可以因此獲利,人們可以擁有更多的賺錢機會。」麥克甘恩說道。

麥克甘恩提供了從2013年至2015年間超過12萬4,000份的檔案資料,包含往返的電子郵件、手機對話紀錄,以及Uber花費了多少錢去接近各國的權力中心,光是2016年的遊說和公關費用預算就高達9,000萬美元(約新台幣26億9,145萬元)。

進軍法國巴黎 與馬克宏秘密合作

花都巴黎是Uber進軍歐洲的第一個城市,也是Uber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和坎普(Garrett Camp)的靈感誕生之地。兩位創辦人正是在寒冷的巴黎夜晚老是攔不到計程車,而發想出Uber這套模式。

對重視工作權利的法國來說,Uber的出現破壞一切規則。法國的計程車業者不滿Uber司機不用考試、受訓和申請營業執照、不用繳交執照費用,就能以低廉的價格和法國的計程車業者競爭。2014年,失去乘客與收入的法國計程車司機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政府正視Uber的不當競爭。

最初,法國政府為平息法國計程車業的抗爭,對Uber的低價租車服務採取禁令,但隨後Uber找到了他們在政府官員中最有力的支持者——剛上任法國經濟部長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馬克宏相信Uber能夠提升法國低落的勞動力。根據揭密的Uber檔案紀錄顯示,馬克宏與卡拉尼克私下會面了4次,此後,馬克宏便為Uber鬆綁法規,讓他們能在法律的框架下營運。

不過,在2016年1月時,法國計程車業者對Uber的不滿再次爆發,集體發起大罷工。麥克甘恩一度擔心法國計程車司機的抗議行動,可能演變成對Uber司機的暴力攻擊,希望讓Uber司機遠離或避開這些抗議。但卡拉尼克對此卻不贊同,他甚至認為應該要讓Uber司機參與到抗議之中,當Uber司機被攻擊,輿論才會同情與支持Uber,卡拉尼克說:「我認為這是值得的,暴力總是帶來成功。」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2

騙過荷蘭警察 一鍵即焚模式

Uber檔案也揭示,Uber明知道他們的商業模式並不合法,但他們仍會不擇手段地去改寫各國法律,以符合他們的需求,並且也取巧地利用科技規避政府的監管。

由於Uber在某些國家中屬於非法營運,警察為了取締會下載Uber的程式,用網路叫車服務來逮捕Uber的司機。而Uber為了讓司機能順利躲過警察的追查,公司內部採用一套稱為「灰球」(greyball)的軟體。該軟體只要一偵測到使用者是警察,便會跳出假畫面,畫面上充斥著幽靈車,混淆警察的判斷。

此外,為了逃避各國政府進一步的監督,在捷克、德國、法國、西班牙、南非、瑞典等地,Uber還設有「一鍵即焚」模式(kill switch),一經啟動便能遠端終止執法部門進入Uber的電腦中調閱任何資料。

根據Uber檔案顯示,Uber曾在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的國際總部使用過此功能。2015年,阿姆斯特丹警方突襲Uber國際總部並要求他們提供旗下司機名單,Uber就按下了一鍵即焚的按鈕,切斷荷蘭與公司主機的連線。那天,所有荷蘭的Uber員工都必須在警方面前佯裝困惑,表示可能公司的資訊科技團隊出了問題。

挑戰英國 對決黑色計程車

Uber將英國倫敦視為他們進階挑戰的舞台,因為英國擁有嚴謹且歷史悠久的黑色計程車。2014年,倫敦計程車對於Uber的低價競爭和不遵守計程車規定感到十分不滿,集體上街示威抗議。對此,Uber又故技重施,打算在政要間尋找有力的支持者。

Uber首先聯繫時任倫敦市長的強生(Boris Johnson),但強生多次回絕Uber的邀約,強生甚至寫道:「被媒體拍到和卡拉尼克見面的政治傷害性太高,和ISIS首領見面可能都還比較小。」

Uber後來找到保守黨的6位部長,包含前財政部長奧斯本(George Osborne)、前衛生部長漢考克(Matt Hancock),Uber與他們會面並保持聯繫,以確保Uber在倫敦的運作不會被法律限制。

用錢主導學術 影響媒體報導

在Uber檔案中,也出現了Uber曾資助美國、歐洲學者上千萬美金的紀錄。Uber與這些學者合作,請他們出版對Uber商業模式有利的學術研究報告,作為Uber與各國政府談判時有力的資料。

法國經濟學家蘭迪爾(Augustin Landier)就和Uber談妥,以10萬美元(約新台幣298萬6,250元)的費用出版一份對Uber有利的研究報告,證明Uber能帶來正向的經濟改變。同樣參與出版這份研究報告的法國經濟學家西斯馬(David Thesmar),他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採訪時更進一步讚美:Uber所推出的程式將會是「社會遊戲的改變者」。《金融時報》也在報導中引用兩位學者的研究,頌揚Uber為法國貧困的郊區帶來就業的機會。

Uber回應:不為過去所為找藉口

在各大新聞媒體相繼報導Uber檔案後,現任Uber公關負責人哈澤爾貝克(Jill Hazelbaker)迅速發布回應:「我們不會為過去的行為找尋藉口,過去的那些行為不符合我們公司現在的價值。相反地,我們期盼社會大眾以我們過去5年和未來將要做的行為來評斷我們」。

Uber執行長卡拉尼克已於2017年因不斷爆發的醜聞而辭職,目前Uber已更換新的高層上任,但即便如此,世界各國仍在與Uber進行法律攻防戰。2021年,英國最高法院就裁定Uber的零工經濟模式是違法的,Uber必須提供英國司機基本工資、假日工資與退休金。在荷蘭與其他國家,Uber也仍繼續挑戰著法院,主張他們的司機僅是平台的自雇者,而非企業員工。

麥克甘恩在2016年離開Uber,對於自己過去在公司中扮演的角色感到十分後悔:「如果我過去所做的事,那些說服政府、首相、總統和司機的話被證明是錯的、不是真的,那麼我就有義務指出來,然後說『我覺得我們做錯了』。」並表示此次願意挺身而出,也是希望Uber對待司機的方式能夠改變,他知道很多司機的收入遠遠底於最低薪資的標準。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