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你備份大腦記憶 死後在未來世界重生

by:時時
14312

如果有機會的話,你會想「備份」自己的記憶嗎?美國一間新創公司表示,他們有很好的技術可以完整保存下你的大腦,但前提是你會因此而死。

post title

你會想要備份自己的記憶嗎?美國一間新創公司表示,他們可以幫上忙。圖為 2017年,比利時一名研究員拿著一罐經過防腐處理的大腦切片。

路透社

在未來世界活過來

你想過,在自己死後該如何保留下自己的記憶嗎?

記憶存在大腦裡面,假如我們可以把大腦保留下來的話,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科技就能從「保存下來的大腦」裡面,讀取出我們生前的記憶。

保存大腦來備份記憶

美國亞利桑那州(Arizona)的一家公司就有提供在死後幫你保存遺體和腦袋的服務,他們利用液態氮保存遺體,等待未來的科技可以將這些「沉睡中」的人們喚醒。

但是,現在有另一家新創公司Nectome說他們可以做得更好:利用Nectome的技術,他們可以為你保留下大腦裡完整的神經網路,來「備份」你的記憶。

備份過程100%致死

根據Nectome的解釋,這項「備份」程序必須在你還活著的時候進行,再利用特製的化學溶液就可以將你的細胞組織保存數百年,甚至是數千年之久,就像是把細胞放進冷凍庫裡冰凍起來般的完整。

不過他們也特別提醒,這項高科技防腐技術「100%致死」。

post title

Nectome表示,他們可以幫忙保存大腦組織,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科技就有辦法讓你在電腦世界活過來。

Photo: Bob May

如果死亡就像電腦關機

大腦保存基金會(Brain Preservation Foundation)的神經學家海沃思(Ken Hayworth)說:「腦死就像電腦關機一樣,但這並不表示(在電腦、大腦裡的)資料沒有留下來。」

海沃思解釋,大腦的神經網路體(connectome)非常複雜,一個神經細胞可以和 8,000個神經細胞相連,而大腦又有數百萬個細胞。

在電腦世界裡恢復記憶

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科學家們有能力透過電腦掃描技術,從死後經過防腐技術保留下的大腦中讀取出死者生前的資訊,也許,這顆大腦的主人能在某個電腦伺服器上「復活」,在電腦的世界裡「恢復」生前的記憶。

海沃思表示,雖然依據現今的醫療技術,想要連接老鼠大腦到電腦進行顯影都非常困難,「但 100年後是有可能的」。

post title

Nectome表示,他們這項技術會提供給重症末期的病患。在加州,重症末期的病患可以選擇安樂死。圖為 2015年,法國一名負責安寧病房的醫師站在辦公桌前。

路透社

連神經細胞突觸都能留下

目前,Nectome獲得了不少聯邦補助款,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提供了 96萬美元(折台幣約 2,800萬元)的經費支持腦部顯影計畫。

他們也和麻省理工大學頂尖的神經科學家博伊登(Edward Boyden)合作,利用這項技術完整地保存了一隻豬的大腦,完整到這隻豬所有的大腦神經細胞突觸(synapse)都可以電子顯微鏡觀測到,也因此獲得了獎金 8萬美元(折台幣約 233萬元)。

針對重症末期的病患

Nectome表示,他們目前的計畫是針對重症末期的病患,會先讓病患進行全身麻醉,再結合人工心肺機,才能確保他們特製的化學防腐物質在「活著」的時候,透過頸動脈和身體組織混合。

在加州安樂死是合法的

Nectome也表示,他們已經諮詢過熟悉加州《選擇終結生命法案》(The End of Life Option Act)的律師們,來確保他們的服務在醫生的操作之下,重症末期的病患可以用安樂死的名義,合法地進行「備份」。

post title

雖然Nectome目前並沒有販售這項「備份」服務,但他們歡迎有興趣的人加入候補名單。圖為 2017年7月,反對安樂死的民眾聚集在英國皇家司法院(Royal Courts of Justice in London)前抗議。

路透社

邀請大家加入候補名單

然而,Nectome還沒有準備要對外販售這項服務,目前也缺乏證據得以證明記憶可以留在死亡的細胞組織裡面。

不過,Nectome目前想出了一個測試的方法:他們邀請所有潛在客戶加入候補名單,先付 1萬美元(折台幣約 30萬元)的保證金,在等待候補的過程中反悔也能全額退款。

「大腦被上傳到雲端」

據Nectome的說法,目前已經有 25人加入候補名單當中,今年 32歲的奧特曼(Sam Altman)就是其中一人。

奧特曼表示,他非常相信自己的記憶可以被數位化地保存下來。他說:「我可以想像自己的大腦被上傳到雲端。」

這是一種自殺

海沃思提醒,雖然Nectome這項技術對於加州《選擇終結生命法案》來說可能是合法的,但Nectome以保證金的方式尋求資金,讓人們付費成為候補名單,實際上卻是一種自殺。他認為,Nectome這項做法有點太超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