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不過三代?研究顯示1427年的佛羅倫斯家族依舊富裕

by:泥仔
23098

人們常說「富不過三代」,但是對義大利佛羅倫斯的望族來說,富不只可過三代,還可以延續二十五代。

post title

圖為米開朗基羅「大衛像」的近拍照,這尊雕像可說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經典作品。

路透社

歷久不衰的美味

今年 53歲的蘭貝托∙弗雷斯科瓦爾迪(Lamberto Frescobaldi)在木桶擺上兩個玻璃酒杯,打開一瓶尼波札諾(Nipozzano)、小酌了一口並讚許地點點頭,顯示這瓶曾經提供給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和教宗利奧十世(Pope Leo X)的紅酒依舊美味。

不屬於自己的家族事業

事實上,弗雷斯科瓦爾迪家族的紅酒事業已經有超過 700年的歷史,對蘭貝托來說,他所主管的事業就像一種信託。

「那些你繼承到的東西,實際上並不為你所有,」蘭貝托解釋道:「你(的責任)就是妥善經營它。」

post title

在西班牙博物館,一名女子正在欣賞 16世紀畫家留下來的作品。

路透社

有塊玻璃地板穩穩的

其實對義大利城市佛羅倫斯(Florence)來說,像弗雷斯科瓦爾迪家族一樣擁有淵遠家系的情況並不罕見。2016年5月,義大利學者巴羅恩(Guglielmo Barone)和馬切提(Sauro Mocetti)便在VoxEU發表了他們的觀察,兩人透過比對 1427年和 2011年的稅務資料,相信有種如「玻璃地板」一般的存在,保護那些上層階級的後代不會從社經地位的階梯上跌下來。

快破產時留下的普查資料

能得到近 600年前的資料必須「歸功」於佛羅倫斯的財政危機,在 1427年,佛羅倫斯因為和米蘭(Milan)持續的內戰幾近破產,讓當時的執政者決定針對 1萬名市民進行稅務普查,並紀錄下了每一個戶長的姓氏、名字、職稱,與財務狀況,而這份資料在這幾年被數位化。

以前的望族  現在還是有錢

大約有 900個姓氏從 1427年留存到現在,現在則約有 5萬2,000名納稅人擁有這些姓氏。於是巴羅恩和馬切提將這份資料和 2011年的稅務資料中、擁有相同姓氏的人進行比對,結果他們發現,有些在文藝復興時期就很有錢的望族,到現在也還是保有差不多的社會經濟地位。具體來說,在 1427年的望族中,有 33%的家族直到現在的財富狀況還是高於平均水準。

post title

觀光客正在排隊進入聖母百花聖殿(Cathedral of Florence)。這份研究發現在近 600年來,有些望族的社經地位一直都沒有變動。

路透社

用姓氏調查的精確性?

雖然研究者承認,透過姓氏追溯家族根源的方法不夠精確,但是他們強調在義大利,姓氏不僅具有高度地域性,而且還是一代傳給一代的存在。

姓氏作為就業指標

除此之外,他們發現來自祖先的姓氏不僅能預測你「有不有錢」,還能成為就業指標。舉例來說,如果你的家族在 15世紀是從事律師業,你現在也比較可能成為律師,反過來說,如果你的祖先是從事社經地位偏低的工作,那麼你現在大概也是在從事類似工作。

「自己人比較好」

至於他們為什麼可以維持這樣的情況呢?義大利媒體La Stampa的專欄作家李歐塔(Gianni Riotta)解釋道:「在義大利,經濟傾向保護自己人。不論是律師、醫生,或是公司,只要你的爸爸、媽媽、祖父母擁有顯赫的地位,他們的影響力就能在銀行業務上發揮作用。」

一日家族事業  終生家族事業

李歐塔也指出,以現今的狀況來說,大多數的義大利公司都是家族企業,而且公司創辦人通常會指定第一個出生的子女成為下一任執行長。李歐塔指出,這也就是義大利的家族如何把他們的財富、公司、繁榮的事業傳給下一代。

post title

研究也相信,雖然這份研究只有針對佛羅倫斯的望族,但這個結果「理當可以延伸到西歐地區的已開發國家」。圖為文藝復興三傑拉斐爾(Raphael)的畫作《帶金翅雀的聖母》(Madonna of the Goldfinch)近拍。

路透社

你現在的社經地位跟爸媽有關嗎?

這個社會流動低落的情況也反映在學者巴羅恩和馬切提的「代際彈性」數值上,該數值為測量父母和成年子女之間社經地位的相關性,越低代表社會流動的情況越好。根據他們的研究,義大利的「代際彈性」為 0.5,和美國、英國差不多,相較來說,斯堪地那維亞國家的「代際彈性」僅有 0.2,意味著他們現在的社經地位和父母沒有太大的關係。

不對的人在不適合的位子上

巴羅恩和馬切提指出,這樣的情況不僅會在社會創造不平衡的感受,也可能因為繼任者明明不適合這個產業,卻不得不繼承家業,而讓生產效率低落,進而對經濟發展帶來負面效應。

post title

過去也有類似的研究顯示,社經地位是能夠長期複製下去的。

Photo: International Correspondence S

就算政治經濟動盪  依舊歷久不衰

雖然我們對社會階級複製、「有錢人的小孩如何繼續有錢下去」這類故事並不陌生,但是看到這些家族可以在歷經梅第奇(Medici)家族政權更迭、遭到神聖羅馬帝國圍困、被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佔領、在二戰時期被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統治、二戰後的義大利經濟奇蹟等等情況,卻還是穩穩坐在上層階級的位子,多少有些驚人。

其他研究結果也差不多

不過在過去的研究也曾經得出相似的結果,像在 2014年11月,一份針對英國上流階級的研究指出,一個望族可以在英國存續超過 800年、相當於超過 28個世代;另一份針對日本的研究則指出,曾經處於封建統治階級的日本武士,在 140年後依舊能夠維持著上流菁英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