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線特快車」 把治療駛入印度村落的移動式醫院

by:泥仔
2670

在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的賈洛爾縣(Jalore),當達維(Bhawri Devi)在上個月開始失去聽力時,她以為自己大概來日不多了,但在公立醫院就診時, 他們表示醫院裡沒有耳鼻喉科醫生。於是達維來到有 12小時路程、距離她最近的私立醫院尋求幫助,醫院告訴她,她必須接受要價 5萬盧比(折台幣約 2萬元)的中耳手術——「但是我手上連 5,000盧比都沒有。」達維說道。

所幸在幾天後,一輛移動式的火車醫院免費解決了她的問題。

post title

在火車車廂內,醫生們正在手術台上忙碌著。

路透社

27年經手120萬人

有著七節車廂的「生命線特快車」是在 1991年成立的印度非營利組織,該組織負責人古哇(Rajnish Gourh)醫生指出, 這 27年來,他們不斷在邦與邦之間移動,幫助那些醫療資源稀少的地區,直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治療了約 120萬人。

醫療資源稀少的地方

在健康照護資源只佔GDP 1%的印度,有許多像達維一樣經濟不寬裕、住在偏鄉地區的人無法得到足夠的醫療資源,他們要不得到資源稀缺的公立醫院接受治療,要不就是得想方設法地變賣家當,好籌得到私人醫院就診的錢。

post title

在由 1-2名專科醫生組成的公立初級醫療中心,一名患者正在病床上吊點滴。這裡常面臨醫療資源不足的窘境。

路透社

涵蓋5億人的健保計畫?

雖然在今年 2月,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宣布了涵蓋 5億人的健保計畫,但是批評聲浪指出,如果整個健保體系沒有顯著改善,那這樣的計畫並不太可能有用。

因此,直到城鄉醫療資源落差被填補前,「生命線特快車」就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post title

整輛列車底部被裝飾上桃花心木的紋路,整體列車則以天藍色的色彩為基調,不知道的人可能還會以為這是政府新上路的火車。

路透社
post title

人們坐在車廂內,排隊等著接受治療。

路透社

大部分的人是志願者

實際到「生命線特快車」走一遭,車子上有 20名常駐醫療人員,大部分的醫生則是來自鄰近的醫學院、醫院,通常「生命線特快車」會在一個地區花上一個月的時間,進行如白內障、癌症、唇顎裂、整形外科等各式各樣的手術。

post title

在「生命線特快車」上,病患正在等待接受白內障治療。

路透社
post title

實際走入手術現場,可以看到裡頭的情況一點也不馬虎。

路透社

還有更多要學

對當地的醫生、醫學院學生來說,在滿足社群需求之餘,這也是精進他們技能的另一種方式。志願醫生席卡(Mehak Sikka)便說:「在基層工作,我們總是會面臨各式各樣的疾病,你必須學得更多。」

喜歡旅行作為一種動力

今年 52歲的哈勒瓦里(Kondal Rao Halewale)則是「生命線特快車」的常駐醫生,他說:「我在這輛火車上已經待 25年了。我喜歡旅行、到不同的地方去...所以對我來說,它反而不像一份工作。」

「不過如果我沒有那麼忙碌的時候,確實會想念我的家人。我很期待在這個計畫結束後,再次和他們見面。」

post title

兩名「生命線特快車」的工作人員,神色靦腆地看向鏡頭。

路透社
post title

畫面一隅,則是「生命線特快車」的員工休息室。

路透社

重點不是要競爭

雖然說車上的醫療資源可能已經不輸許多印度的公立醫院,不過負責人古哇強調,「生命線特快車」並不是要和印度的健康照護系統競爭,而是要支持整個體系,他說:「畢竟我們不可能讓上百輛『生命線特快車』穿梭在印度。」

下半年發出第二輛

話雖然這麼說,不過古哇表示,他們已經計畫在下半年推出第二輛醫療列車,其移動範圍大概在印度北方、東北方,而且在上次會面中,印度能源部長戈約(Piyush Goyal)已經同意要提供第二輛火車給他們。

post title

77歲的莫凡(Movan)在接受完白內障治療後,準備和親戚一同離去,她說:「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台列車的名字,這輩子永遠不會。」

路透社

可能就這樣一輩子

對於和達維一樣,有類似處境的病患來說,「生命線特快車」的免費服務解決了他們本來可能要帶著一輩子的病痛。

在接受完治療後,達維雙手合十向醫生表達了內心的感激之情,今年 41歲的她開心地說道:「我很開心能夠再次聽到孫子們的聲音,現在我不會再聽不到了。」

上線時間:2018/04/16
修正內文:2018/04/19  修正內文


延伸閱讀:《彌補醫療落差 那些趴趴走的印度「假醫生」
「把資源分配給別人」加拿大近千名醫生連署抗加薪
幫你備份大腦記憶 死後在未來世界重生

參考資料:Journey to Antarctica: seals, penguins and glacial beau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