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我們最幸福?芬蘭有話說

by:泥仔
12077

今年 3月20日,聯合國公布了《全球幸福報告》,數個北歐國家毫無懸念地在這樣的指標中位居龍頭,芬蘭更在今年擠下挪威奪得第一。然而對芬蘭人自己來說,他們有感覺到幸福嗎?

post title

雖然被譽為「全世界最幸福國家」,但是有些芬蘭人並沒有很買帳。

Photo: Carlos ZGZ

對這樣的名聲不開心

上周五(11),芬蘭人馬特拉(Frank Martela)投書在《科學人》的觀察指出,每當世界上出現了頌揚芬蘭的研究出現時,總有許多芬蘭人對此存疑。

像在 2014年,當芬蘭因為關於職場、家務假、教育等擬定完善的政策,而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被譽為歐洲最具競爭力的國家時,芬蘭商會負責人派堤拉(Risto Penttilä)便投書《金融時報》寫到:「如果芬蘭是整個歐盟中能端來最好的東西,那我們都應該非常擔心。」

當然,這樣的存疑心態也反應在芬蘭在 2018年被譽為「全世界最幸福國家」上。

post title

一名孩童手舉芬蘭國旗,為在場上參加滑雪比賽的選手加油。

路透社

用社會面的指標來給分

會有這樣的態度,或許和《全球幸福報告》的測量標準脫不了關係,在該調查報告中,研究人員會請 156國的國民為自己的生活滿意度評分,並考慮各國的國民生產毛額、社會支持、預期壽命、選擇的自由、慷慨精神,以及對國家貪腐與否來決定哪一個國家最幸福。

芬蘭人自評7.632分

在上述的自評項目中,研究者會請受試者「以 0-10來衡量他們的生活,最糟糕為0、最好為10」,其中芬蘭平均分數為 7.632(台灣平均分數為 6.441)。編纂這份問卷的人並沒有進一步詢問受試者是基於什麼樣的考量進行評分,而直接認為這樣個分數可能是和芬蘭的社會福利、GDP等社會因素有關——但是馬特拉指出,如果從其他標準來衡量,也許就看不到「芬蘭人很幸福」的數字了。

post title

在 2006年國際冰上曲棍球比賽上,一名運動愛好者在面部畫上芬蘭國旗,表達對自己國家的支持。

路透社

感受正能量不多  憂鬱症比率高

舉例來說,在 2017年蓋洛普(Gallup)的全球情緒調查當中,當受試者被問昨天是不是用充滿正能量的狀態度過時(編註),前十名幾乎都是拉丁美洲國家,常出現在《全球幸福報告》的北歐國家僅有挪威名列第 8。

而如果是從得到憂鬱症的比率來說,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引述自歐盟統計局在 2014年的資料,芬蘭、冰島、瑞典的數值均位居前十名。

編註:完整的問題包括:你是否覺得昨天有得到充分休息?你在昨天是否有感受到被尊重?你昨天有沒有時常微笑、大笑?你覺得自己昨天有沒有學到什麼有趣的事物?你昨天有沒有感受到歡樂?五題滿分為 100分。

post title

人們認為會有這樣看似衝突的結果,也和整個社會傾向壓抑情緒的情況有關。

Photo: Mitchell Joyce

人們傾向壓抑情緒

會有這樣的結果,馬特拉認為芬蘭人並不習慣表達自己的正面/負面情緒,也連帶讓他們在情緒低落的時候,沒辦法得到足夠的社會支持。

隔壁的瑞典情況類似

投書《赫芬頓郵報》的瑞典人卡爾森(Carl-Johan Karlsson)則進一步解釋這種矛盾的結果,他以自己成長的國家為例,指出瑞典是個幾乎不用擔心暴力、麵包、失去工作的社會,因此整體來說,他們真的不用太擔心什麼,卡爾森寫到:「我們的幸福沒有遭受到什麼實質威脅,這大概就是(聯合國的)幸福指數想要測量的東西。」

不過卡爾森語鋒一轉,指出以個人層面來說,瑞典社會從來沒有教過他們的孩子如何處理負面情緒,反而是以這些情緒是「不需要的」的態度在處理它們,卡爾森說:「我還記得當我人生第一段認真的感情結束時,比起應該要感到難過,我反而跑去書店買了一本心靈雞湯。」

post title

圖為 2008年的冰泳挑戰賽現場。對於聯合國的調查,也有人認為稱它為「全球安康報告調查」也許會比較符合其調查內容。

路透社

社會面和個人面  看的東西不同

所以說《全球幸福報告》的結果就沒有什麼參考價值嗎?蓋洛普全球管理合伙人克利夫頓(Jon Clifton)認為不盡然,他指出這份報告是一個用比較全觀的方式來理解整個國家的狀況,也有助於決策者用來規劃相關政策。相對來說,前面提到的「每日快樂感受程度」就是比較貼近個人層面的觀察。

幸福有百百種面向

馬特拉也對此總結到:「畢竟終歸來說,幸福是很複雜的,每個人對於幸福都有非常不一樣的定義。同一個人或是國家,可能在某一個面向的幸福有著很高的數值,卻在另外一個面向得到極低的分數。也許(這個社會上)並沒有所謂『幸福』的通稱概念,我們應該要單獨分析(構成幸福的)各種面向,同時更專注在整個國家的人民要如何扶持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