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眼裡的亞洲人長這樣 旅行日記英譯本新出版

by:時時
13729

1946年,愛因斯坦曾在賓州林肯大學的演講上表示,種族主義就像「白人病」一樣,這番發言堅定了愛因斯坦反種族歧視的公眾形象。然而,最近一本新出版的愛因斯坦日記,似乎打破了大眾對於愛因斯坦的想像。

post title

最近,普林斯頓大學出版了愛因斯坦遊歷亞洲的旅行日記,可以讓人一窺愛因斯坦看到的亞洲人長怎樣。

Photo: Science Channel

不只是科學家  還是反種族主義的知名人物

說到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大家可能都會記得他是現代科學上很重要的物理學家。他也曾因為自己是猶太人,而在 1933年離開德國移居美國,這也讓他在反種族主義和倡導人權上不遺餘力。

愛因斯坦亞洲旅遊日記新出版

最近,愛因斯坦生前任教的普林斯頓大學出版了他的日記《愛因斯坦的旅行日記:遠東、巴勒斯坦和西班牙,1922-1923》(The Travel Diaries of Albert Einstein: The Far East, Palestine, and Spain, 1922 - 1923,暫譯)。

隨著這本日記的出版,也讓大家看到愛因斯坦如何看待亞洲人。

post title

圖為最近新出版的《愛因斯坦的旅行日記:遠東、巴勒斯坦和西班牙,1922-1923》,有網友買到這本書之後拍下封面照上傳到Facebook和網友們分享。

Photo: Zafreen Mahfooz

英譯版內容首次向世人公開

其實這本愛因斯坦的日記早就收錄在愛因斯坦個人著作集裡面,但在普林斯頓大學單獨出版這本英譯版日記之前,都只有德文版本配上少量的英文翻譯當作補充。

普林斯頓大學的發言人說:「這是第一次將愛因斯坦的旅行日記公開給任何人看,而不是嚴謹的愛因斯坦研究學者。」

從西班牙經過中東地區  最後才來到亞洲

愛因斯坦在 1921年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後,受邀到日本發表演講。這本日記就是他在 1922年10月到 1923年3月遊覽亞洲的旅行日記。

愛因斯坦從西班牙先到中東,經過斯里蘭卡(註)之後,才抵達新加坡、香港、中國和日本。在愛因斯坦的日記裡面,他寫下了自己在旅程中看到、想到的事情,從科學、哲學和藝術層面都有。

註:斯里蘭卡在 1972年以前稱為錫蘭(Ceylon),愛因斯坦在日記裡都是使用「錫蘭」這個稱呼。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3月5日,在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Colombo)的海灘旁,有一群穿著泳褲的男子正準備參加一年一度的三公里海泳比賽。愛因斯坦的亞洲行曾經來過斯里蘭卡可倫坡。

路透社

在埃及港口遇到蜂擁而至的商人

舉例來說,當愛因斯坦抵達埃及的塞得港(Port Said)時,當地有不少商人如同強盜般向船上的乘客兜售商品。他寫到:「在港口,有一群划著船尖叫、比手畫腳的地中海東部人(Levantines)衝向我們的船,彷彿就像從地獄裡噴出來一樣。」

斯里蘭卡人生活輕鬆、簡單

當愛因斯坦抵達斯里蘭卡的首都可倫坡(Colombo)時,他說當地的居民「生活在地面極度髒亂,又散發出嚴重惡臭的環境」,也說當地人「做得不多,(物質生活)需要的很少,過著輕鬆簡單的經濟循環週期」。

post title

你知道什麼是「亞洲蹲」嗎?這張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白宮大草坪蹲下的照片,完美示範了何謂「亞洲蹲」。

路透社

中國人是一群「勤勞、骯髒又愚蠢的人」

當愛因斯坦來到中國之後,他說中國人是一群「勤勞、骯髒又愚蠢的人」、「即便是那些像馬一樣工作的人,也不會讓人留下他們意識到自己正在受苦的印象,一個特殊的集體生活(peculiar herd-like)國家……通常更像機器人而不是真人。」

「中國人會像歐洲人一樣蹲下」

愛因斯坦還觀察到:「中國人吃東西的時候不會坐在長椅上,但當他們在森林裡放鬆時會像歐洲人一樣蹲下」、「他們的小孩沒有什麼精神,看起來很遲鈍。」

愛因斯坦也難解的中國人生育力

不僅如此,愛因斯坦也對中國男人和女人做了一點評論:「我發現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差異很小; 我不懂中國女人有什麼致命的吸引力來讓她們的男人招架不住,他們(指中國男人)幾乎無法克制住讓自己子孫滿堂。」

在寫完中國人驚人的生育力之後,他又寫到:「如果這些中國人取代了其他種族,這將是個遺憾。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單一的思想是難以言喻的沉悶。」

post title

圖為日本京都城南宮的「曲水之宴」。在愛因斯坦的眼中,日本人有著「純粹的靈魂」,比起知識更追求藝術層面的生活方式。

Getty Images

愛因斯坦:日本人比起知識更重視藝術?

相對於中國人,愛因斯坦眼中的日本人形象似乎好一些。他在日記裡是這麼寫的:「日本人毫不誇張,體面又非常有吸引力」、「有著純粹靈魂的人無所不在,人們必須熱愛和欣賞這個國家。」

但愛因斯坦也說:「這個國家(日本)在知識上的追求上好像比藝術來得弱一些──這是自然傾向?」

愛因斯坦可能沒想到日記會被出版

這本英譯版日記的編輯,同時也是加州理工大學、愛因斯坦論文項目(Einstein Papers Project)的助理教授羅森克蘭茲(Ze'ev Rosenkranz)表示,愛因斯坦對於中國人的看法和他留給後世的偉大人道主義公眾人物形象成為鮮明的對比,對於這本日記的讀者來說應該會很震驚。

他說:「我認為有很多(愛因斯坦寫的)評論讓我們感到不愉快──特別是他對於中國人的看法。」

post title

圖為 1934年,愛因斯坦坐在一台打字機前面。

Photo: Albert Einstein

「這是種族主義的象徵」

羅森克蘭茲特別點出愛因斯坦對於中國男人和女人的觀察,還有他不希望中國人取代掉其他種族的部分。

他說:「愛因斯坦認為外國種族是一種威脅,這是種族主義思想的特徵之一」、「有鑑於這些情況,我們必須得出一個結論──愛因斯坦確實在日記中發表了很多種族主義和非人性化的評論,當中有一些令人非常不愉快。」

愛因斯坦可以是現代人的借鏡

羅森克蘭茲強調,在當今的世界,仇恨言論在全世界有很多地方都非常猖獗,而愛因斯坦似乎可以作為一個借鏡:「看起來就算是愛因斯坦,有時也很難意識到自己在面對他人時是怎麼樣的面貌。」

科學和社會的進步思想不同步

宇宙學家普雷斯科德-溫斯坦(Chanda Prescod-Weinstein)表示,愛因斯坦的種族主義令人震驚和失望。她說:「在科學上的進步並不表示(愛因斯坦)能和社會上的進步與時俱進」、「我既驚訝卻又不那麼驚訝。」


延伸閱讀:《愛因斯坦的快樂秘訣 拍出四千多萬元
為什麼不是人人能做「亞洲蹲」?

參考資料:
01 Einstein's travel diaries reveal physicist's racism
02 Einstein's travel diaries reveal 'shocking' xenophobia
03 Einstein's Crude, Racist Travel Diaries Have Been Published in English
04 Albert Einstein's 'shocking' racism revealed by publication of private dia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