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調產地直送 美國海鮮批發商被爆作假

by:時時
8819

現在有越來越多人在挑選食材時很重視產銷履歷,感覺上這樣才能吃得安心又健康。在美國紐約,有一家主打產地直送、所有商品都能找到源頭的海鮮批發商,近日爆出標示來自紐約的魚,根本就不是來自紐約。

post title

圖為法國康卡爾(Cancale)的一盤牡蠣。最近,美國紐約的海鮮批發商Sea To Table爆出標榜來自羅德島州和華盛頓州的野生牡蠣,其實是養殖的。

Photo: Tommaso Cantelli

知名海鮮批發商  漁獲保證美國野生

總部位在美國紐約的海鮮批發商Sea To Table,主打公司和美國沿海 60個碼頭合作,就是要確保所有來自Sea To Table的漁獲都是來自美國國內、野生、可以查出源頭甚至是漁夫姓名。

也因為Sea To Table一直以來塑造出良好形象,讓他們獲得加州蒙特雷灣水族館(Monterey Bay Aquarium)的認可,美食雜誌《Bon Appetit》或《富比士》也曾報導過Sea To Table,不少知名主廚或知名海鮮餐廳或生鮮公司也都會強調自己選用的是Sea To Table的漁獲。

有些合作夥伴只是批發商

然而,最近《美聯社》的報導指出,他們發現Sea To Table合作的對象只是單純的批發商,在美國東、西兩岸都沒有自己的碼頭。

有些批發商提供的漁獲並非原產於美國國內,也有些分銷商提供的是養殖、不合時令或非法捕撈的漁獲。

「我很傷心,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上述種種跡象都讓不少相信Sea To Table這個品牌的支持者大受打擊,在PBS電視台開設料理節目的主廚貝利斯(Rick Bayless)說:「我很傷心,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貝利斯表示,他很喜歡Sea To Table和漁夫們之間建立連結的想法,也喜歡聽聽漁夫們捕魚的故事。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6月,在紐約市的新富爾頓魚市,一名海產店的員工抱著一尾黃鰭鮪。

路透社

一年四季都能提供黃鰭鮪  但沒有上岸紀錄

Sea To Table合作夥伴之一的Bob Gosman公司就是一個例子。總部位在紐約長島(Long Island)蒙托克(Montauk)的Bob Gosman公司,一年四季都能提供黃鰭鮪(yellowfin tuna),但聯邦官員卻表示美國所有的州都沒有黃鰭鮪上岸的紀錄。

事實上,Bob Gosman公司每天晚上都會開 3個小時的車程前往新富爾頓魚市(New Fulton Fish Market)選購來自世界各地捕獲到的漁獲。

紐約冬季根本就沒有黃鰭鮪

Bob Gosman公司老闆高斯曼(Bryan Gosman)表示,在最寒冷的冬季紐約根本沒有黃鰭鮪。

高斯曼也說,因為Sea To Table主打漁獲絕對不會進口,所以他們選擇到別的地方買魚,這在商場上是完全是合法的,他們也獲得了Sea To Table老闆提敏(Sean Dimin)的首肯。

post title

圖為加拿大港口城市哈密爾頓(Hamilton)的一家壽司吧,一名女子在享用壽司之前拿起手機拍照。

Photo: Unsplash

從北卡羅來納州上岸後  開車運往蒙托克

高斯曼強調,提供給Sea To Table的黃鰭鮪都是從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上岸的,這些漁獲上岸之後,他們再開 700英里(約 1,126.5公里)送往蒙托克。

高斯曼也說,因為獲利太低,再加上過程繁瑣,他們公司在 3月之後就不再這麼做了。

高斯曼:進口漁獲不會提供給Sea To Table

高斯曼也強調,雖然Bob Gosman有 70%的黃鰭鮪是進口的,但這些進口的黃鰭鮪只會賣給當地的餐廳或壽司吧,並不會混入提供給Sea To Table的漁獲。

提敏強調,Sea To Table嚴格禁止漁獲供應商提供進口漁獲,違者一定會立即中止合約,「我們對此非常重視」。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5月,在台灣屏東東港,一名漁夫扛著剛捕獲的黃鰭鮪。

路透社

找廚師代訂黃鰭鮪

另一方面,《美聯社》請一名廚師代為訂購Sea To Table的黃鰭鮪兩次。第一次,Sea To Table的售貨員說這些蒙托克的黃鰭鮪來自浪漫的海邊小鎮,從北卡羅來納州上岸之後產地直送到客戶手中。

《美聯社》認為,這一箱黃鰭鮪就是紐約新富爾頓魚市販售的魚。

船東:我們的名字被盜用了

一周後,這名廚師再次訂購了一箱黃鰭鮪,這次Sea To Table在發票上列出了漁船船主的名字,並強調這一箱漁獲是在前一天抵達蒙托克的。

《美聯社》聯繫上這名船東之後,船東表示他當時並沒有為Sea To Table捕任何的魚,而且他當時在幾百英里外的其他地方捕魚。他說:「我知道我的名字被盜用了」、「很多人都用這種方式詐欺。」

這些魚可能來自印度洋或西太平洋

《美聯社》還將這些黃鰭鮪送去實驗室檢驗,初步的DNA檢測指出這些黃鰭鮪可能來自印度洋或西太平洋。

《美聯社》強調,利用DNA來檢測生物來源的技術還在發展中,結果未必準確,但這項技術也許在往後有助於打擊漁業產業上的非法活動。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8月,在美國馬里蘭州,有一隻藍蟹在籠子裡爬著。在美國馬里蘭州,隨著藍蟹產期,當地每天的最高捕獲量有數量上的限制。

路透社

在盛產期外也可以買到新鮮藍蟹

除了黃鰭鮪爆出問題之外,Sea To Table在今年 1月推出了馬里蘭州(Maryland)的新鮮藍蟹(blue crab),但理論上藍蟹的產期只到 11月。

標榜決不販售養殖類海產  卻有禁捕的紅鮑魚

還有Sea To Table標榜絕不販售養殖類海產,就是為了要避免養殖過程中使用到抗生素或生長激素。

但《美聯社》指出,Sea To Table販售的加州紅鮑魚(red abalone)其實是養在水箱裡面的──早在 1997年,法律上就已經禁止出海捕撈紅鮑魚。還有來自羅德島州(Rhode Island)和華盛頓州(Washington state)的牡蠣和淡菜(mussel)其實也是養殖的。

「這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對此,Sea To Table老闆提敏表示,這些養殖貝類「在我們的業務當中佔了非常少的比例,但這都是我們很公開、也很清楚的事情」。但進一步要求提敏提供相關資料後,他回答說:「這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幾天後,提敏表示他決定要放棄Sea To Table這些養殖類的海鮮,因為這和他們公司標榜的「完全野生」(wild only)相左。

post title

圖為美國華盛頓州的普吉特海灣(Puget Sound),一名站在船上的男子望向天空。

Photo: garrett parker

漁夫:我只是覺得他們不在乎

加州聖塔芭芭拉(Santa Barbara)的漁夫霍奇(Eric Hodge)說,他在幾年前曾經考慮要和Sea To Table合作,但他一看到Sea To Table提供的漁獲有翼平鮋(canary rockfish)就改變了念頭,因為這種魚是禁止捕撈的。

霍奇也說,當他發現Sea To Table仰賴從魚市場購買大量大比目魚(halibut)時,曾經向Sea To Table表達他的擔憂,但Sea To Table不以為意。

霍奇說:「說真的,他們知道,我只是覺得他們不在乎」、「他們從每一批漁獲中獲利,他們也不會去過問。對於海鮮來說,這不是一個好方法,因為詐欺太多了。」

「他們把我們當成像機器人一樣」

《美聯社》也訪問了數十名曾經待過Sea To Table鮪魚漁船的印尼籍漁工,這些漁工指出他們一天工作 22小時,平均每天賺 1.5美元(折台幣約 45元)。

印尼籍漁工蘇利斯特佑(Sulistyo)形容道,在漁船上的生活很痛苦,「我們被當作奴隸對待」、「他們沒良心地把我們當成機器人」。

post title

圖為美國科羅拉多州(Canyon)的喬治湖(Lake George),一名女性抓起她剛釣到的鱒魚(trout)。

Photo: Sticker Mule

離開漁船後列為人口販運受害者

蘇利斯特佑說,他之前待的漁船多半往返於非洲和加勒比海之間的海域,捕撈一些劍旗魚(swordfish)、黃鰭鮪和大目鮪(bigeye tuna)。

2017年他選擇離開那艘漁船後,他回到印尼,最後被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列為人口販運受害者。

請記得我們「用生命在抓魚」

當蘇利斯特佑聽到 30磅(約 13.6公斤)的金槍魚在美國可以賣到 600美元(折台幣約 1萬8,070元)以上,遠遠超過他在漁船上待一整年的收入之後,他說:「我想對那些吃這種魚的美國人說,請體會到我們為了抓這隻魚所做的一切,我們流下汗水、我們用生命在抓魚」、「請記得這件事」。


延伸閱讀:《台灣非法剝削外籍漁民
圓鱈不是鱈魚 調查組織:五分之一魚亂標示

參考資料:
01 AP Investigation: Fish billed as local isn’t always local
02 Sustainable seafood distributor reportedly lied about tuna source
03 AP Investigation: Buying local fish? It may not be true
04 Seafood company reportedly lied about ‘local’ fish, treated workers like sla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