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後失去聯繫 加拿大男生email全校247個Nicole尋人

by:泥仔
13214

在加拿大校區,一封「尋找Nicole」的信件,意外把校區裡上百名Nicole給串連在一起。

post title

最近一封寄給「Nicole」的校內信,意外引起了大家的熱烈討論。

Photo: pxhere

從酒吧的邂逅開始說

在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澤堤納(Carlos Zetina)在校區裡的酒吧認識了來自荷蘭的交換學生Nicole,Nicole在離開前留下她的電話,上頭的號碼卻是錯誤的——但是發現這點的澤堤納並沒有放棄,他決定email給學校裡 247個Nicole。

嗨,是這樣的......

因此在某一天,所有名叫Nicole的人就收到了標題為〈在昨晚碰見妳,但妳給了我錯誤號碼〉的信件:

嗨,這是寄給所有Nicole的群組信,如果妳不符合這段描述的話,就請忽視它,如果妳就是當事人,但不想跟我聊天,那也沒關係。

是這樣的,如果妳的名字是Nicole、來自荷蘭、認為尼采很讓人抑鬱的話,回訊給我。

連教務長也收到信

由於卡爾加里大學有提供全校師生的通訊錄,所以澤堤納要得到所有Nicole的email並不費力,而他寄出的對象包含了學生、老師、學校員工,甚至是教務長。為了避免漏網之魚,澤堤納的發信對象也包含了Nicolette、Nickie等名字。

在圖片中可以看到澤堤納寄給所有Nicole的信件,這名Nicole在貼文上寫到:「你有沒有故意給人錯誤號碼的經驗呢?這麼嘛,我有。」

人沒找到  大家決定先見面

由於澤堤納在寄信時並沒有使用密件副本,因此在澤堤納找到「荷蘭的Nicole」之前,卡爾加里大學的「Nicole們」就先聯合起來了。

在回覆給澤堤納的群組信裡,Nicole們紛紛寫到:「我從來沒有對自己叫Nicole這麼高興過」、「只是想和我的Nicole夥伴打聲招呼」、「祝你好運啦,老兄!」、「用這種方式來開始新學期實在太狂了」。

接著就有Nicole表示,也許她們自己應該要來聚一聚。

「來自昨夜的Nicole」

於是在不久後,大約 80名Nicole們便成立並加入「來自昨夜的Nicole」的臉書社團,而且還在當地酒吧來了一場相見歡。

在收到信不久後,許多Nicole就決定在當地酒吧見面,還約好每個月要定期聚一聚。

在這名Nicole的貼文寫到:「給那些想要一直加入我們臉書社團的人:你的名字叫什麼?正確答案只有一個。」

澤堤納,謝啦!

「生命中能發生一些出乎預料的事情總是不錯的,」禮特(Nicolette Little)說:「能跟這些友好、聰明、風趣的Nicole們見面真的很棒。要我說,澤堤納的舉動是個大膽、有趣的作法,總而言之,謝啦!」

找到未來的研究夥伴

湯普森(Nicole Thompson)則說:「聚會中有一個Nicole和我有相似的研究興趣,所以我們未來真的有可能一起合作。這真的太棒了。」

那個灰姑娘的姐姐

洛爾森(Nicole Larsen)則說,她對於自己能成為「戀愛故事的一小部分」感到很開心,她說:「我覺得這就像灰姑娘之類的故事......只是我是那個醜陋的繼姐。」

當事人也覺得很好玩

對於事態發展,澤堤納表示他覺得很有趣,說:「有些Nicole還會假裝是『荷蘭的Nicole』來開我玩笑。」

所以澤堤納最後到底有沒有找到「荷蘭的Nicole」呢?

post title

這件事也成為這一陣子,卡爾加里大學最津津樂道的話題,但事情最後會怎麼發展就說不準了。

Photo: clement127

她沒收到信

事實上,由於「荷蘭的Nicole」是交換學生,所以她的email沒有被列在學校的通訊錄裡,換句話說,「荷蘭的Nicole」沒有收到這封信——不過她最後還是從某個Nicole口中得知了這件事,並順利聯絡到澤堤納。

目前就是朋友

荷蘭的Nicole表示,當時她到加拿大才一個禮拜,才會不小心給了澤堤納錯誤的號碼,但是「強大的Nicole網絡幫我搭起了聯繫的橋樑」。

荷蘭的Nicole在twitter上寫到:「我一點也不覺得尷尬。只是覺得整件事很好玩。」 她也提到自己和澤堤納計畫要去喝杯咖啡,不過「是以朋友的身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