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禁書令運動 孩子還小不能看這些書?

你有想過,在我們眼中自由開放的美國,現在正在為了「禁書」議題吵得天翻地覆嗎?越來越多的美國家長指責,學校的書籍涉及種族主義、荒淫的內容對兒童有害,如今更成了各地選戰中的一大焦點……

文章插圖

拒絕意識形態的禁書單

萊文-謝爾頓太太(Yael Levin-Sheldon)是美國保守派家長組織「教育不左傾」(No Left Turn in Education)的維吉尼亞州(Commonwealth of Virginia)分會會長。最近,她的組織編擬了一份「禁書單」,企圖將「向孩子傳播激進和種族主義的意識形態」,或是論及性行為的書籍逐出校園,舉凡加拿大作家愛特伍(Margaret Atwood)的反烏托邦作品《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美國作家迪安吉洛(Robin Jeanne DiAngelo)描述白人無法承受種族議題壓力的作品《白色脆弱》(White Fragility)等,通通都是這份禁書單上的一員。

不要把種族主義帶進校園

最近,萊文-謝爾頓太太正在認真考慮是否要將美國作家約瑟夫(Frederick Joseph)撰寫的回憶錄《黑人朋友:論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白人》(The Black Friend: On Being a Better White Person,暫譯)加入禁書清單中。在書中,約瑟夫講述了一名黑人學生在以白人為主的高中面臨的巨大挑戰,不過萊文-謝爾頓太太認為這本書「光是書名就帶有種族主義色彩」,可能不適合學生閱讀。

都是為了孩子好?

雖然有些人會指責萊文-謝爾頓太太及「教育不左傾」的舉動侵犯了言論自由,但在積極推動禁書令的家長心中,他們一舉一動背後的目的都是以學生的權益為出發點,試圖在家長、教師及圖書管理員間取得共識,在道德及教育利益間達成平衡。

文章插圖

禁書活動擴大中

事實上,不單萊文-謝爾頓太太及「教育不左傾」有這樣的想法,如今全美各地都有類似的團體在積極推動禁書,導致許多談論性別、種族等議題的書先後被列入禁書清單中,或是被從學校課程中剔除。

舉例來說,德州州議員克勞斯(Matt Krause)就編了一份內含850多本書的清單,其中有約100本書是出自少數族裔、女性或LGBTQ作者之手。克勞斯主張,這些書談論的種族、性別議題,可能會讓學生感到「不舒服、內疚、痛苦或其他心理壓力」;在田納西州的一所學校裡,曾獲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的圖像小說《鼠族》(Maus)也從八年級的課程中被移除了,因為這本描述二戰時期猶太大屠殺的圖像小說裡充斥著髒話,以及擬人化的裸體老鼠圖像。

圖為由美國漫畫家史畢格曼(Art Spiegelman)所寫的圖像小說(Graphic novel)《鼠族》,以動物的方式代指猶太人、德國人,帶出二戰期間猶太人的處境。

疫情加溫:讓爸媽看看你們到底在學什麼

根據家長團體「自由媽媽」(Moms for Liberty)的共同創辦人杰斯特(Tiffany Justice)的說法,COVID-19疫情導致的封城令,以及遠距教學的趨勢,是促成這波禁書風潮的重要原因。因為,這是家長們第一次近距離看到他們的孩子上課的真實面貌,而他們並不喜歡老師使用的教材。

杰斯特說:「之前家長從來沒有機會看到課程進行的樣子。現在,我們認為這是個可以讓家長參與到孩子教育過程的機會。」

文章插圖

禁書令正在全面升級

然而,宣揚言論自由的組織「美國筆會」(PEN America)的執行長諾塞爾(Suzanne Nossel)說:「這股禁書熱潮即將邁入高峰,一般來說,我們每年會聽到幾起這樣的事件。這時我們會寫信給學校董事會或圖書館,要求讓那幾本書解禁,這類請求通常都會成功。」

可是現在,諾塞爾幾乎每天都會接到作者回報自己的書被禁的消息,而且這種禁令大有越來越嚴厲的趨勢,「有時某本書之所以會被禁,是出於各校董事會的決定,但除此之外,也有全面禁止某類書的法令正在醞釀著。」諾塞爾補充。

文章插圖

反對禁書令浪潮

但在禁書熱潮高漲的同時,全美各地也有許多團體試圖推翻這些禁書令。

根據美國圖書館協會(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ALA)的統計,光是在2021年9月至11月間,它們就記錄到了330起的校園禁書令投訴案,相較於2019年全年記錄到的377起,這場「禁書戰爭」之激烈顯而易見。

言論自由備受威脅

美國圖書館協會知識自由辦公室(Office for Intellectual Freedom)的主任考德威爾-斯通(Deborah Caldwell-Stone)表示,禁書令勢必會影響學生的學習及全美的開放話語權(Open discourse)。

她說:「我們的政府、我們的社會應該要去保障言論自由與資訊自由,讓人民得以擁有自己的想法,並接受全方位的通識教育。但現在,我們正面臨一場要剝奪這些權利、讓議題噤聲的運動。」

為了不被禁而禁

美國筆會言論自由及教育單位(Free Expression and Education)主任傅利曼(Jonathan Friedman)也警告,禁書可能會讓圖書員和教職員工開始自我審查,早早移除他們擔心會引起爭議的書籍。除此之外,禁書風潮也對作者和出版商​產生寒蟬效應,作者們的創作力會被抹煞,甚至會下意識地規避那些容易引起爭論的議題。

禁書作者遭受網路霸凌

在言論自由及學生教育的戰爭之外,《走出黑暗》(Out of Darkness,暫譯)的作者霍普-佩雷斯(Ashley Hope Pérez)本人則是被捲入了禁書爭議的更深處。

自從她的書被一間學校評為有「淫穢內容」後,她的惡夢就開始了。騷擾電話、郵件瘋狂來襲,她的社群被惡評灌爆,有網友罵她是撒旦,並「建議」她去上吊。《走出黑暗》出版六年以來,這種現象從未發生過。

圖為維吉尼亞州的人民,反對學校教授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的抗議畫面。

主打禁書牌 政治人物贏得家長支持

禁書令運動引起各界關注,而支持和反對禁書令人士的激憤之情,也被政客借勢引導到政治鬥爭。去年11月,共和黨籍的維尼尼亞州州長參選人楊金(Glenn Youngkin),便靠著承諾會禁止公立學校教授批判性種族理論而贏得了支持禁書令家長們的選票,成為維吉尼亞州的州長。很多政客看到楊金的成功,紛紛群起效尤,將禁書議題帶入選戰,或是提出相關法案爭取選民支持。

各州研擬法案 提供禁書要小心

在德州,剛剛推出850本禁書清單的州議員克勞斯,正在競選該州的州檢察長;印第安納州(State of Indiana)的州參議院則通過了一項法案,授權檢調機關對傳播「有害未成年人教材」的學校圖書管理員提起刑事訴訟;奧克拉荷馬州(State of Oklahoma)的州議會,也正在研擬禁止公立學校陳設任何有關性行為或性別認同書籍的法案。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