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我們清潔毛孔的小蟎蟲 面臨滅絕危機

人類一直不孤單,從出生起,我們臉上的毛孔就存在著一種生物與我們作伴,牠們的名字是——毛囊蠕形蟎。近期,英國科學家以DNA定序的方式徹底研究了這些以人類臉部為家的物種,發現該物種因為太過倚賴人類,在不斷近親繁殖下,已面臨到生存的威脅。

文章插圖

我的臉是小蟎蟲溫暖的家

每天晚上人們會刷牙、洗臉、擦上乳液後就寢睡覺。但這時候在我們臉孔中生活的小蟎蟲才正要開始牠一天的活動。

這些以我們臉部為家的小蟎蟲,正式名稱是毛囊蠕形蟎(Demodex folliculorum)。牠的長度只有0.3公釐,棲息在人們臉部肌膚的毛囊和皮脂腺附近,而牠最常出沒的區域在我們的鼻翼與眼睫毛。

英國科學家近期用基因定序的方法仔細研究人們臉孔上的蟎蟲——毛囊蠕形蟎。

一生相伴 如此浪漫

我們或許從來都不知道有一種生物與我們如此的「親近」,事實上,超過90%的人臉上都有牠們生活的蹤跡。畢竟,從我們出生起,透過我們喝母乳的動作,牠們從母親的身上轉移到我們臉上,之後就常與我們為伴。

研究毛囊蠕形蟎的共同作者、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的無脊椎動物生物學副教授佩羅蒂(Alejandra Perotti)說道:「我們要愛護牠們,因為在我們一生中,牠們都會住在我們的身體裡。我們要好好地珍惜牠們,因為牠們會清潔我們的毛孔,保持毛孔不堵塞。」

「我們應該要高興有個小生物跟我們住在一起。而且牠們真的好可愛。」佩羅蒂補充。

蟎蟲也有生存危機?

佩羅蒂用粉刺清潔產品蒐集受試者的鼻頭與額頭上的毛囊蠕形蟎,一次大約可蒐集到40隻。而她的研究顯示,毛囊蠕形蟎與人類有著密切的關係,但這也讓牠們遇上生存的最大威脅。

這份研究近期發布在科學期刊《分子生物學與進化》(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上,以全面的DNA定序研究了毛囊蠕形蟎,揭示了牠們神奇的一生——交配、身體構造與未來的演化趨勢。

研究發現在所有的節肢動物中,毛囊蠕形蟎的功能性基因是最少的。研究推論,該物種與人類的關係正在從寄生走向共生的狀態,最終可能會走入演化的死路。

文章插圖

因為愛你 改變了基因

佩羅蒂表示,「我們分析到毛囊蠕形蟎與其他類似生物的基因排列方式很不一樣,這可能是因為牠們太適應我們毛孔中的隱蔽生活,為此改變了牠們的DNA,也導致牠們出現特別的身體構造與行為」。

研究人員發現,在節肢動物身上負責調節牠們何時該清醒、何時該睡覺的基因,已經在毛囊蠕形蟎的DNA中不見了,這也讓毛囊蠕形蟎變得極為仰賴人類的作息。佩羅蒂解釋:「入夜後,當我們熟睡時,毛囊蠕形蟎才會拜訪我們的毛孔,然後在裡面愛愛、生小孩。」

人類體內會在夜晚自動分泌褪黑激素(melatonin),當棲息在人類皮膚中的毛囊蠕形蟎察覺到褪黑激素上升後,牠們會從睡眠中醒過來;相反地,一到大白天,人們的褪黑激素會下降,毛囊蠕形蟎這時候會回到毛孔中,準備休息入睡。

另外,因為毛囊蠕形蟎只在夜間活動,研究也分析出牠們已經不再具有免於紫外線傷害的基因。

走向滅絕一途

雖然大約從2億年前起,蟎蟲就與哺乳動物還有後來出現的人類建立起親密的關係,但毛囊蠕形蟎卻因為過於仰賴人類,形成只會從人類母親傳播到小孩身上的機制。也就是說,毛囊蠕形蟎不會離開人的臉孔去找尋新的交配對象,即便人類伴侶之間頻繁地交換毛巾擦臉,雙方的毛囊蠕形蟎也不會跑到對方的臉上。

這樣的近親繁殖也使得毛囊蠕形蟎的遺傳多樣性慢慢地喪失,代代相傳下,毛囊蠕形蟎的基因差異性愈來愈小。當基因庫不再有變化,最後牠們也會面臨滅絕一途。

跨越物種的友誼

在此次研究中,研究人員也消除了一項過去錯誤的推論,希望替毛囊蠕形蟎扳回一點名聲。

毛囊蠕形蟎的一生大約2-3周。過去人們推論毛囊蠕形蟎沒有肛門,會將所有的糞便儲存在體內,並在死去時造成人類皮膚出現發炎反應或痤瘡問題。但這次經過分析,研究人員發現事實並非如此——牠們有肛門。

此次研究的共同作者、英國班戈大學(Bangor University)自然科學學院研究者布雷格(Henk Braig)澄清:「長久以來,毛囊蠕形蟎都被錯怪了。從研究中能得知,牠們長久以來與人類的關係,讓牠們發展出對人類有利的部分,舉例來說,牠會讓我們的毛孔不會堵塞。」

兩位英國研究者希望在這次研究後,人們重新評估這些生物在我們生活中的作用。毛囊蠕形蟎對我們的皮膚健康有好處,事實上,牠們與人類和平共處,是共生的好夥伴。

但人類能避免毛囊蠕形蟎走向滅絕之路嗎?佩羅蒂表示,「我認為我們無法阻止自然,而且我們也不該這麼做。但維持我們健康的肌膚就已足夠讓牠們能繁衍下去」。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