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人類捕殺至滅絕 科學家要讓袋狼「死了又活」

近期,澳洲科學家宣布要利用基因工程的技術,復活已經絕種百年的澳洲特有物種——袋狼,將牠們一個個重新帶回到這個世界上。

文章插圖

澳洲科學家要把絕種的袋狼變回來?

袋狼是曾棲息於澳洲的特有物種,被認為在1930年代走入滅絕,但多年來仍有不少澳洲民眾聲稱目擊到袋狼的蹤影,即便已絕種將近百年,仍有許多人盼望找到這個生物還存在的證據。

本周二(16),澳洲墨爾本大學(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研究團隊與美國生物科技公司Colossal合作,宣布投入一項復活袋狼(Thylacinus cynocephalus)的實驗計畫,他們希望藉由基因工程的技術重新讓袋狼回到澳洲的海島塔斯馬尼亞(Tasmania)。

影片為已絕種的袋狼,攝於1935年的澳洲霍巴特動物園。

預估10年內誕生第一隻袋狼寶寶

墨爾本大學的研究團隊數十年來一直致力讓袋狼重現江湖,他們很早便從酒精保存的幼年袋狼標本中取得袋狼的DNA,並完成相關的DNA定序。過去,他們認為復活袋狼的任務渺茫,如今拜新興的基因編輯技術所賜,加上今年3月研究團隊收到一筆高達500萬美元(約新台幣1億5,007萬元)的捐款,和得到去年宣布投入復活長毛象工作的Colossal公司的協助,成立一間「袋狼綜合基因修復研究實驗室」(Thylacine Integrated Genomic Restoration Research Lab,),讓澳洲復活袋狼的願望變得觸手可及。

墨爾本大學的生物科學院教授、此次計畫的領導人帕斯克(Andrew Pask)表示,「我相信往後10年的時間,我們可以有第一隻袋狼寶寶的誕生」。

那個被人類捕殺至滅絕的故事…

袋狼的英文——thylacine,在希臘文的意思是「有著狗頭和育幼袋的」,是一隻外型像,背上帶有黑色斑紋的食肉有袋類動物。牠還有另一個常見的稱呼為塔斯馬尼亞虎,源自牠背上的斑紋和老虎一樣而得名。

過去,袋狼廣布在澳洲和紐幾內亞熱帶雨林,隨著歐洲的殖民遷入後,牠們的活動範圍縮小至塔斯馬尼亞。1800年,塔斯馬尼亞的農民認為袋狼將他們放養的羊群吃下肚,為了保護羊群,政府祭出獵殺袋狼換獎金的政策。澳洲國立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Australia)表示,在1830年至1920年這段期間,人們在政府的鼓勵下殺害了約3,500多隻的袋狼。

在被人類獵殺、棲息地被破壞和澳洲野犬(Canis lupus dingo)的競爭下,袋狼數量急速銳減,最後一個袋狼在野外被射殺的紀錄是在1930年,在那之後,幾乎沒有人目擊過袋狼出現,人們這時候才意識到嚴重性,將袋狼列入保護名單,但所有行動都已為時已晚。1936年9月,澳洲霍巴特動物園(Hobart zoo)圈養的最後一隻袋狼在飼養員疏忽大意下宣告死亡,之後,科學界普遍認為袋狼已經滅絕,直到1980年代,官方才正式對外宣布袋狼絕種的消息。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袋狼回歸的關鍵就是你了 脂尾袋鼬!

由於袋狼屬於近代絕種的生物,比起滅絕千年以上的長毛象,科學家在復活袋狼上擁有更好的條件,像是能取得的袋狼DNA品質較佳、這個生物的自然棲息地和獵物都還存在。

帕斯克表示,他們首要任務是完成整個袋狼基因體的定序。目前,墨爾本大學的研究團隊已完成96%的袋狼DNA定序,尚有4%最困難的部分還未完成。一旦得到袋狼完整基因體定序後,他們將會使用與袋狼最相近的動物——脂尾袋鼬(Sminthopsis crassicaudata)的基因。接下來,研究團隊會比較兩者間基因的異同,以CRISPR的基因編輯技術對脂尾袋鼬做出修改,讓脂尾袋鼬的基因變得像袋狼的基因。

圖為躲藏於沙漠木頭空隙中的脂尾袋鼬。

之後,研究團隊會首次嘗試將基因編輯過的有袋類動物細胞轉化成完整的胚胎,放入到另一個作為代理孕母的脂尾袋鼬的子宮,或是人造的有袋類動物子宮中,只需等待數周的時間,就能看到袋狼寶寶孕育而出。而最後出生的袋狼寶寶體型,實際上只會比米粒稍大一些,因此身為孕母的脂尾袋鼬仍可以照顧袋狼寶寶,在初期階段能將寶寶放入育幼袋中哺乳。

「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使用這些科技將此物種重現在野生自然之中,牠們過去在那裡的生態系統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們最終希望你們能在澳洲的塔斯馬尼亞草叢中再次見到牠們。」帕斯克說道。

袋狼已經,死了 我們回不去了

然而,科學界對於復活袋狼一事也抱持不同的意見,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的地球研究所(University of Copenhagen's GLOBE Institute)教授吉伯特(Tom Gilbert)就表示,「要做到去滅絕(de-extinction)並不容易」。

吉伯特認為,要從已經絕種的袋狼骨頭中做到重建完整的袋狼基因非常困難,這當中一定會有一些基因遺失,澳洲與美國合作的研究團隊最終可能不會復活真正的袋狼,而是創造出一種似袋狼又不似袋狼的混合種。「我們得不到絕種動物的完整基因體,所以根本不可能重建遺失的基因部分。總有些事是永遠不能改變的。」吉伯特補充。

吉伯特也推估,最終誕生的混合種袋狼可能還會有健康上的問題,並亟需仰賴人類的協助才能存活下去。而其他專家也質疑,耗費巨額資金與時間在這種去滅絕的計畫上是否有意義,畢竟還有很多活的物種正面臨到消失的威脅。

「任何的去滅絕計畫所帶來的好處就只是這計畫本身的神奇感。我認為這再合理不過了,因為它讓人們對科學、自然、環境保育再次感到興奮。」吉伯特說道。

其他專家也不看好復活袋狼的計畫,他們認為現在的科技不足以成熟到能讓該物種起死回生,並且尷尬的是,如果研究團隊最後重現出來的袋狼是混合種,那麼澳洲的社會大眾、農民會願意接納這個食肉的混合種以後漫步在塔斯馬尼亞的森林嗎?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