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奉還!木村花過世後,母親透過以她為名的條款,對網路霸凌者提告

2022年7月,「木村花條款」正式上路。對於木村花的母親——木村響子來說,「木村花條款」是受霸凌者的自救方法。今年1月5日,木村響子以「涉嫌網路誹謗」為由起訴了一名男子。

因女兒而修訂的「木村花條款」,成了其母親加倍奉還的武器。

出演日本真人實境戀愛節目《雙層公寓:東京篇》的摔角選手木村花,因節目單位刻意剪輯而遭致網友惡意攻擊,於2020年5月20日,在IG上留下一張與貓咪的合照,並留下「我愛你,你要好好活著喔,對不起」的貼文,便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對木村花留下惡毒言論的男子,卻只被輕判罰金9千元日幣(約新台幣2千元),造成網路上一片譁然,再次引發日本對網路誹謗和霸凌的重視,日本政府也因此推動「污辱罪」加重的修正法,也被稱為「木村花條款」。

木村花條款之前

在修法前,日本刑法對侮辱罪的刑責較輕微,最多只拘留30天或1萬日圓的刑罰。在日本,「霸凌」狀況日益嚴重,過去的校園霸凌也從教室延伸至網路上,根據文部科学省公布的 2021 年度資料顯示,高中以下的霸凌事件,創新高,共計65,351件,其中跟網路相關的霸凌事件也首次超越2萬件。此外,拒絕上學的學生已連續九年創新高。

各年齡層中,曾受到網路霸凌而苦惱的比例中,尤以出生於網路世代的20歲以下日本年輕人,所受到網路霸凌的情況最為嚴重。

木村花條款之後

網路霸凌並不是近幾年才出現的狀況,但木村花事件的確加速了日本對網路霸凌的重視程度。

2022年7月7日,修正後的「侮辱罪」正式實施,主要是將污辱罪的罪行「嚴罰化」,加重判刑的罰則:侮辱罪的罰則上調到 1 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罰金 30萬日圓以下,且公訴時效從 1 年延長到 3 年。因此,需耗費更長時間蒐證、鎖定網路留言者的案件,也有了較寬裕的時間來尋找留言者、蒐集相關證據。

然而,在加重刑責之後,網路的惡意中傷、霸凌真的會減少嗎?

至少對於木村花的母親來說,「木村花條款」是延續自己女兒寶貴生命的方式,能將更多人從網路霸凌裡拯救出來。2022年1月5日,木村響子以「涉嫌網路誹謗」為由起訴了一名男子,而該名男子之後也承認自己確實在網路上惡意攻擊她。

公眾人物真的「活該」被網友罵嗎?

2021年10月,一名20多歲的男子因在網路上多次寫下對知名藝人中川翔子「快去自殺」、「潑你硫酸」等死亡威脅的內容,之後對方以涉嫌侮辱、恐嚇罪送辦。

中山翔子在部落格與推特上表示:

不能因為你是藝人或名人,就必須忍受網路上不合理的攻擊,我認為這是不對的。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和我一樣,飽受網路誹謗之苦。

「之所以會去報警,主要是希望希望以此嚇阻網路霸凌。我認為他們應該受到審判,因為其行為是明顯的『惡意』,但當他們被抓時,卻總是辯解自己有精神上的問題。但從受害者的角度,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對惡意留言按「讚」也可以起訴?

網路霸凌有很多種,不管是匿名留言還是社群的私訊,予以攻擊且極具威脅性的言論,均屬於網路霸凌,那麼,對惡意的留言按讚呢?

2015年,日本記者伊藤詩織控告前TBS記者山口敬之性侵,面對擅於檢討受害者的日本文化,伊藤詩織控打官司期間遭遇來自各方面的網路霸凌,直到2019年東京高院宣布伊藤詩織一審勝訴。

隔年,伊藤詩織起訴日本自民黨的杉田水脈議員,因其對毫無根據的推文「按讚」,令她受到名譽感情的嚴重侵害,並提出精神上的損害賠償220萬日圓(約新台幣50萬元)。杉田議員按讚的內容包含了無端指控伊藤記者「枕營業(陪睡)失敗」、「利用美人計」、「想紅」等攻擊的貼文共25則。

過去日本雖然有因「轉發」構成誹謗的案例,但以「按讚」作為起訴則是首例。初審時,法院認為「按讚」並不一定代表肯定、正面的感情,而是有多種詮釋方式,因此判定無罪。但在二審時,東京高等法院考量杉田議員曾經對於伊藤詩織有過揶揄的發言,所以「按讚」惡意貼文、留言的舉動,屬於有加害意圖的「按讚」,判杉田議員需賠償55萬日圓(約新台幣12萬元)。

對此,伊藤詩織希望大眾在按「讚」前,能夠多思考這個舉動是否會造成受害者的傷害。

tips_and_updates

何謂「誹謗中傷」?

在日本,誹謗中傷是由「誹謗」與「中傷」兩個詞合成,並非法律用語。不管是在公開或非公開的場合,以不當的言論攻擊他人,或是與事實不合的言論,甚至是具有威脅性的畫,都可能要負上刑事責任。

我們為您在DQ飛行船預留了VIP位子,期待您登船贊助DQ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