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白衣暴力團衝入港鐵站打人 元朗攻擊至少36人傷

by:徽徽
18530

昨天晚間,香港元朗地鐵站衝入大批白衣男子,他們對民眾發動無差別暴力攻擊讓整個香港震驚,也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現在,民眾心裡最大的疑問就是,這群白衣暴力團來自何方?

post title

在香港元朗地鐵站外,可以看到穿著白衣手持棍棒的男子。目前,各界都在調查他們的來歷。

路透社/達志影像

白衣男子見人就打

昨天(21)晚間十點半,香港元朗地鐵站衝入多名白衣男子,他們手持棍棒見人就打,造成至少 36人受傷、大批民眾恐慌,其中有不少人剛參加完反政府抗議活動準備返家。

挑民眾返家時間犯案

而元朗和反政府抗議活動舉行的重點區域:灣仔、中環和上環相比,是個相對偏遠的地區,更顯得這場發生在深夜的血腥暴力事件不尋常。

從這支由上往下拍的影片可以看到,身穿白衣的男子對正在爬樓梯的民眾一陣暴打,這樣的無差別攻擊引起民眾恐慌受傷。

暴力團離場警察才來

根據目擊者的說法,這群白衣人衝入元朗地鐵站無差別地攻擊民眾,造成抗議者、旅客和記者濺血受傷,民眾只得撐開雨傘保護自己。直到晚間十一點十五分,打人的白衣暴力團漸漸離場後,香港鎮暴警察才姍姍來遲。

指控警方故意拖延

對於警察的慢半拍,當地居民和受害者十分憤怒,他們指控警方故意拖延,沒有在報案後立刻前往現場維護秩序,反而放任白衣暴力團打人。

憤怒的民眾對著警察大喊:「你們去哪裡了?你們應該要保護我們的!」

從這支影片中可以看到,白衣男子手持棍棒進入停靠在元朗地鐵站的列車車廂打人,讓搭車民眾尖叫連連。

民眾、記者、議員都被打

在暴力事件發生後,一支支觸目驚心的影片在網路上瘋傳,裡頭紀錄了白衣暴力團攻擊民眾的情形。趕赴現場報導的香港《立場新聞》記者Gwyneth Ho在直播時遇襲,她的雙手、右肩受傷流血、後腦腫起、背部有大面積傷痕、頭部暈眩,送醫後右肩需縫四針,並需留院觀察。

警方放任白衣人毆打民眾

除了記者,人在現場的香港立法會民主黨議員林卓廷也遭到攻擊流血,他質疑警方故意不履行保護人民的責任,放任白衣暴力團毆打民眾。

從《立場新聞》記者Gwyneth Ho拍下的影片中,可以看到白衣男子在元朗地鐵站攻擊民眾,Gwyneth Ho本人也受傷送醫。

港鐵:沒有延誤報案

香港地鐵發言人表示,元朗地鐵站的工作人員大約在晚間十點四十五分向營運控制中心回報,營運控制中心也在兩分鐘內報警,然而地鐵站大廳早已陷入一片混亂,消防警報也被觸發。

情況混亂  列車暫停停靠元朗站

大約在晚間十點五十六分,控制中心讓西鐵綫雙向列車都不在元朗站停靠,並且安排其他列車接送元朗站的乘客,一直到晚間十一點十九分才恢復原樣。

全力配合執法單位調查

今天,負責地鐵交通的香港鐵路有限公司CEO金澤培表示:「香港鐵路公司強烈譴責昨晚發生在地鐵站的暴力,我們會全力配合執法單位調查。」

post title

圖為 21號晚間聚集在元朗舊墟的白衣暴力團。警方表示,他們無法確認誰參與攻擊,所以無法逮捕任何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警方沒有逮捕任何人

今天凌晨一點,香港鎮暴警察抵達了位於元朗舊墟的南邊圍村,這裡據說是打人白衣暴力團聚集的地點。然而,在封閉進村入口三小時後,警方只簡單訊問了數名白衣男子,並且沒收了幾支鐵棒而已,他們並沒有逮捕任何人。

即使身穿白衣,也不代表有攻擊

在今天早上舉行的記者會上,香港警方表示,他們沒有在南邊圍村看到任何鐵棒或是犯罪行為。香港元朗區警察助理指揮官游乃強表示:「我們沒有逮捕任何人,因為我們無法確認誰參與其中。即使那些人穿著白衣,也不代表他們有參與打鬥。我們會公平地處理每一起案件──無論嫌犯隸屬於哪一個政治陣營。」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香港親中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和白衣男子一一握手,並且稱讚他們是保家衛國的英雄。在元朗攻擊事件發生後,何君堯出面譴責暴力,並說反政府抗議民眾挑釁白衣人,白衣人才反擊。

港府無法接受暴力行為

在發生元朗攻擊事件後,香港政府在凌晨發出聲明稿譴責攻擊事件:「在元朗,有些民眾聚集在地鐵站的月台和車廂攻擊搭車民眾,造成衝突和受傷。」

「作為一個遵守法治的社會,香港絕對無法接受這樣的行為。香港當局強烈譴責任何暴力,並會嚴正採取執法行動。」

白衣暴力團來歷?

目前,各界都在調查白衣暴力團的背景,像是他們究竟是誰,以及背後是受到何者操控。

在一部於網路上瘋傳的影片中,香港立法會議員、激進建制派政治人物何君堯和在元朗鳳攸東街上站成一排的白衣男子們握手,數名白衣男子還與何君堯合照。對此,何君堯表示自己認識其中幾人,他視這些白衣男子為「英雄」,負責保護他們的家園。

post title

21號晚間,反政府抗議民眾包圍中聯辦,並且在牆面上塗鴉。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反政府抗議活動  包圍中聯辦

在元朗攻擊事件發生前,參與反政府抗議活動的民眾包圍了中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簡稱香港中聯辦),他們擋住了中聯辦的出入口,並且在中聯辦的牆面上塗鴉。

警方朝民眾發射催淚瓦斯

隨後,鎮暴警察對民眾發射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總算慢慢驅離抗議民眾。負責組織這場反政府抗議行動的民眾表示,現場有超過 43萬人參與,但警方統計只有 13.8萬人,警方這邊則出動了 4,000名警力維持秩序。

post title

為了驅離抗議民眾,香港鎮暴警察朝民眾發射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現場陷入一片混亂。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反送中到爭民主

從今年六月初開始,每個周末都可以看到香港街頭出現反政府抗議活動,示威民眾從一開始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條例》草案到現在爭取民主。

草案已經「壽終正寢」

本月 9號,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告《逃犯條例》草案已經「壽終正寢」,並用英文再強調一次「the bill is dead」,同時承認政府在《逃犯條例》的修訂上完全失敗,相關工作也徹底停止。然而,香港民眾現在除了要求林鄭月娥下台、舉行真普選、不以「暴動」定調抗議活動外,也呼籲政府能把在抗議行動中對民眾施暴的警察繩之以法。

post title

在 21號的反政府抗議活動結束後,民眾早上通勤搭車時可以看到建築物的牆面被噴上了「香港加油」四個大字。

路透社/達志影像

每次都有警民衝突

美國聖母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許田波表示:「香港的情況越來愈糟,因為每次只要有抗議活動都會發生警民衝突,每次只要一有警民衝突,都會讓人民有更多理由回來抗議。」

擔心年輕人會受傷

雖然有的抗議民眾誓言林鄭月娥不下台,他們就不會停止抗議,但有部分民眾擔心抗議活動會失去動力,畢竟民眾的示威沒有讓港府產生任何有意義的結果。

原本一開始支持抗議活動的民眾表示,他們現在開始擔心整個行動會變得太暴力。「我擔心年輕人會受傷,畢竟他們是我們這座城市的未來。」今年 40歲在抗議現場附近經營旅館的老闆Jimmy Sheng說。

看不到抗議的盡頭

「目前看不到抗議的盡頭,短期內我都不樂觀,但我們會盡全力。如果無法讓北京政權產生實質上的改變,那麼一切都不會改善。」香港抗議人士和政治評論員潘東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