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抑止的大笑 DC電影《小丑》背後的真實疾病

by:泥仔
14409

你有看最近上映的電影《小丑》嗎?電影中描繪身受精神疾病所苦的角色亞瑟(Arthur Fleck),在試圖讓自己被「正常的社會」接受時逐漸陷入混亂......

post title

最近,電影《小丑》上映後引起各式各樣的討論。

美聯社/達志影像

那個會突然大笑的片刻

最近,DC電影《小丑》上映後引起各界的熱烈迴響,也讓這個DC經典反派的起源故事再添一絲迷離的色彩。而電影中令許多人印象深刻的畫面,大概是主角亞瑟總會在不恰當的時機、突然無法控制的瘋狂大笑,這讓他必須隨身攜帶資訊小卡,才能在突然大笑的時候向旁人解釋自己的病症。

假性延髓效應

雖然電影裡沒有明確提到亞瑟是患了什麼病,但這在現實生活中是真實存在的神經疾病:假性延髓效應(PseudoBulbar affect, PBA)。

post title

無法控制的大笑或大哭,即為假性延髓效應。

Photo: Gerhard Gellinger

突然爆笑或爆哭

假性延髓效應的患者會在不恰當的時機狂笑或爆哭,這種情緒表現多半和患者當下的心情不一致,也可能一發作就持續好幾分鐘。長期下來,害怕丟臉或是他人的批判目光,就會讓患者深感挫折,甚至因此把自己孤立起來。

通常跟神經損傷有關

假性延髓效應通常會出現有神經損傷的人身上,包括中風、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阿茲海默症(Alzheimer)、腦部創傷等等。該症狀雖然不算常見,但根據美國衛生研究院的統計,在擁有 3.27億人口的美國中,大約有超過 100萬人患有假性延髓效應。

無法根治  可以減緩

目前還沒有可以完全根治該病症的方法,不過患者還是可以透過藥物治療、理解在心理上如何處理這種突發情緒等方式,來緩解假性延髓效應發生的頻率和嚴重程度。

影片即為患有假性延髓效應的洛頓。他的影片在 2011年上傳後便引起熱烈討論。

車禍後,他不斷地笑

今年 47歲的洛頓(Scott Lotan)自從在 2003年發生車禍後,就對假性延髓效應一點也不陌生,他說:「當時我們剛離開了訂婚派對,就被一名喝醉的駕駛撞上。我的未婚妻當場死亡,我媽則在三天後斷氣。」

「我記得自己在現場不斷地笑,笑到警察來盤問時還在笑。」

「在我媽和我的未婚妻的守夜儀式上,我甚至得把自己隔離在另一個房間,好杜絕我時不時就會爆發的笑聲。」

一切不容易  但是他過得很好

談起現在的生活狀況,洛頓說:「...我曾經因為造成服務員不舒服而被要求離開,很多時候,我只是跟朋友一起去外面喝酒,但有些低自尊的人就會覺得我是在嘲笑他們,甚至想和我打架。」

洛頓指出,意識到別人會認為自己是怪胎,還得向別人解釋他不是什麼心理變態並不容易;然而,洛頓強調自己不需要別人對他投以憐憫或同情的目光,因為他其實調適地很好,甚至會把整個狀況當成玩笑來和自己的孩子打鬧。

post title

飾演亞瑟的男星菲尼克斯表示,他在演戲時有參考假性延髓效應的症狀。圖為電影《小丑》的廣告看板。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可能有病  也可能沒病的亞瑟

回到電影《小丑》中,這種症狀是來自導演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的點子,讓電影中的亞瑟在生氣、尷尬、緊張的時候都會不可控制地大笑。

不過,飾演亞瑟的演員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說,他雖然是從假性延髓效應取得小丑笑聲的靈感,但是他認為亞瑟不一定是假性延髓效應的患者,他說:「我從來沒有決定是哪一種,但我喜歡這樣的想法:也許他只是展現一直被別人壓抑住的真實本性。」

就像看到鏡中的自己

無論如何,洛頓在看到電影時確實格外地感到共鳴。

「我就好像在照鏡子一樣。」洛頓說道,他也觀察到了一個電影裡格外精確的片段:就是亞瑟笑到最後會出現不舒服的哽咽聲。

「這個哽咽是來自笑到換不過氣的時候,」洛頓解釋道:「然後當你用嘴巴吸氣時,口水就可能跑到氣管去。」


上線時間:2019/10/18
增修時間:2019/10/18  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