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霸米其林三星12年 日本壽司餐廳「數寄屋橋次郎」三星為什麼不見了?

by:徽徽
48124

位於東京的壽司屋數寄屋橋次郎向來佔據米其林三星餐廳的榜單,然而,昨天當米其林公布他們的東京餐廳評比時,卻找不到數寄屋橋次郎的名字。

post title

圖為 2007年,「壽司之神」小野二郎在數寄屋橋次郎前受訪的照片。

歐新社/達志影像

沒出現在三星榜單

從 2007年開始,位於日本東京的壽司屋數寄屋橋次郎(Sukiyabashi Jiro)便連續獲得米其林三星的殊榮,然而在周二(26)的米其林 2020東京美食指南發表會上,卻找不到數寄屋橋次郎的名字。

不是掉星,是因為不向大眾開放

不過,找不到數寄屋橋次郎名字的原因,和其他餐廳品質不佳而掉星的原因不一樣,而是因為這家餐廳不再向大眾開放,想要用餐的話必須是熟客,要不然就得有人引薦,或是請頂級飯店的櫃檯幫忙訂位。

日本米其林分部發言人表示:「說數寄屋橋次郎掉星是不對的,我們發現這間餐廳不再接一般民眾的訂位,這點讓它不在我們的評比之列。根據米其林指南的政策,我們是要介紹大家都可以去吃的餐廳。」

每次只能接待10個客人

在數寄屋橋次郎的網站上,他們也寫道:「我們目前在接受訂位上碰到困難,不幸的是,我們的餐廳每個時段只能接待 10名貴賓,這樣的狀態很有可能繼續下去。」數寄屋橋次郎也向想要一嚐美味卻不得其門而入的客人道歉。

除了數寄屋橋次郎,曾榮獲米其林三星的齊藤壽司餐廳也是因為這個理由,而沒有被列入東京米其林美食指南之中。

究竟,數寄屋橋次郎為何令饕客們趨之若鶩呢?

post title

圖為 2014年,時任美國總統的歐巴馬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數寄屋橋次郎用餐的畫面。

Newscom/達志影像

94歲依舊每天捏壽司

1965年,人稱「壽司之神」的壽司師傅小野二郎在銀座附近的塚本總業大樓地下一樓開設了數寄屋橋次郎,今年 94歲的他目前仍在第一線和大兒子小野禎一一起工作,他的次子小野隆士則在六本木一帶開設分店,並且曾獲得米其林兩顆星的評價。

《壽司之神》走向國際

2011年,美國紀錄片導演賈柏(David Gelb)拍攝了一部以小野二郎為主角的紀錄片《壽司之神》(Jiro Dreams of Sushi),將小野二郎和數寄屋橋次郎的名氣推向國際。

用餐至少萬元起跳

在數寄屋橋次郎內用餐,主廚套餐的價錢至少要每人 4萬日圓(折台幣約 1萬1,316元),雖然所費不貲,仍然一位難求。

歐巴馬:吃過最好吃的壽司

2014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帶著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歐巴馬來數寄屋橋次郎用餐,歐巴馬表示,這裡的壽司是他吃過最好吃的,兩人用餐的照片也上遍全球各大媒體。

除了各國政要,去年過世的法國米其林三星主廚侯布雄(Joël Robuchon)、澳洲演員休傑克曼(Hugh Jackman)、美國歌手凱蒂佩芮(Katy Perry)都曾經造訪數寄屋橋次郎。

post title

2018年3月,小野二郎在數寄屋橋次郎捏壽司。高齡已經 94歲的他,現在仍在店裡和大兒子一起工作。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會對小野二郎造成影響

對於這次數寄屋橋次郎不在東京米其林的名單上,英國美食雜誌《觀察家美食月刊》(Observer Food Monthly)編輯詹金斯(Allan Jenkins)表示,他不覺得這會對小野二郎產生影響。

詹金斯說:「自從《壽司之神》上映以及歐巴馬造訪後,小野二郎已經是全球在世最著名的壽司師傅了。他很令人敬佩,而且他的餐廳一次也只需要填滿 10個座位。」

在Tabelog排第66名

《菁英旅行者雜誌》(Elite Traveler magazine)餐廳評論家海勒(Andy Hayler)則指出,儘管媒體對數寄屋橋次郎一窩蜂地追逐報導,但它在日本美食評價網站Tabelog中的東京壽司餐廳裡才排第 66名。

海勒說:「當米其林開始評比東京時,它並沒有將壬生(Mibu)或是京味(Kyoaji)這些餐廳納入,這些餐廳很有名,但它們都是私人會員俱樂部。」

post title

2007年11月,小野二郎在東京米其林指南發表會上,加入了米其林三星餐廳主廚的行列。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想被推薦  南韓主廚怒告米其林

無論餐廳有沒有被列入米其林評比,不可否認米其林都對餐廳造成了影響。

上周,南韓主廚魚允權(Eo Yun-gwon,音譯)控告米其林「公然侮辱」,因為他已經向米其林表明不要把他位於首爾的餐廳Ristorante Eo列入評選中,結果米其林還是照樣在美食指南中推薦他的餐廳。

魚允權表示:「米其林指南是一個殘酷的機制,這是全世界最殘忍的測驗,它逼著主廚們每年戰戰兢兢地等待測驗,而且他們還不知道神秘客什麼時候會來。」

從三星變二星  法國主廚壓力大

同時,法國名廚維拉(Marc Veyrat)則在本周控告米其林,因為米其林將他經營的三星餐廳降為二星,背後原因與神秘客不了解起司舒芙蕾使用的起司有關。維拉表示,掉星這件事造成了他和團隊極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