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天虐死58人:敘利亞前將軍德國受審 究責阿薩德政權的第一步

by:山謬
9225

雖然敘利亞內戰遲遲看不到終點,但是對於追討阿薩德政權所犯下的諸多罪行,德國已經邁出了意義深遠的一步。

post title

在德國科布倫茲的高等地區法院,涉嫌虐囚的被告嘉里布用連帽外套的帽子,掩蓋自己的面貌。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德國法律開出第一槍

周四(23),德國科布倫茲(Koblenz)的高等地區法院展開全球第一起以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官員為被告的審判,兩人都曾任職於敘利亞監獄「251分部」(Branch 251),涉及多起虐囚案件。

這起審判預計費時兩年,一開庭便受到全球矚目,也向全球各地的敘利亞官員釋出警訊。

「251分部」的負責人和他的下屬

第一名被告拉斯蘭(Anwar Raslan)是一名前敘利亞將軍,負責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的安全工作,更是敘利亞情治單位管轄的「251分部」的最高負責人。

另一名被告嘉里布(Eyad al-Gharib)是拉斯蘭的部下,被指控與上司拉斯蘭共同虐待多名囚犯。

58人死亡,超過4,000名受害者

在本次的起訴當中,兩人主要被指控的罪名是危害人類罪(舊譯反人類罪),他們犯下多起性侵、毆打及電擊關在 251分部中犯人的案件,至少有 58名囚犯遭虐致死,嘉里布被控參與了至少 30起。

未來,預計將有 16名被害者出庭作證,他們是過去幾年陸續從敘利亞抵達德國的難民。

原告辯護律師卡列克(Wolfgang Kaleck)回憶起一段受虐者向他分享對這場審判的看法,當時對方說道:「我在 2015年時以難民的身份來到德國。作為一個沒有任何權力、沒有生存保障的人,這場審判將能讓我重新掌控生活。」

post title

圖為檢察官布格納(Philipp Boegner)。為了不讓德國成為戰爭罪兇手的天堂,德國戰爭犯罪處的員工在內戰剛開始後沒多久,就開始蒐集有關阿薩德政權的資料。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02年生效的法案《違反國際法犯罪法》

德國的《違反國際法犯罪法》(Völkerstrafgesetzbuch,暫譯)在 2002年時生效,是整起案件能在德國順利展開審判的原因。

這份法案賦予了德國法院「普遍管轄權」(universal jurisdiction),意味著德國法院能夠審判任何違反國際法的犯罪事件,即使犯罪發生的地點不在德國境內、犯案者及受害者都不是德國人也能審理。

在這份法案的授權下,德國才能突破過往俄國屢屢運用否決權,保護阿薩德政權免受位於荷蘭海牙的聯合國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ICJ)審判的僵局。

「德國不能成為戰爭罪兇手的天堂」

此外,整起案件最終能夠順利進入法庭,得歸功於德國聯邦刑事調查局(Federal Criminal Police Office)戰爭犯罪處(War Crimes Unit)員工從敘利亞內戰初期,就開始系統性地調查敘利亞阿薩德政權。

在戰爭犯罪處位於德國小鎮梅肯海姆(Meckenheim)的水泥辦公大樓裡,「德國不能成為戰爭罪兇手的天堂」是全體員工的最高指導原則,也正是奉行著這個原則,才有本次的成果。

post title

圖為法庭現場陳列的卷宗,除了顯示兩人犯下的罪行數量,也凸顯了蒐集這些資料背後許多人的努力。

路透社/達志影像

長年偷渡政府文件 被告檔案早已在案

除了戰爭犯罪處的努力,國際司法與究責委員會(Commission for International Justice and Accountability)也提供了不少協助。敘利亞內戰開打後,這個委員會就開始祕密地將上千份敘利亞政府的文件偷渡出境,分門別類存放以供未來使用。

因此,當戰爭犯罪處聯絡委員會詢問是否有關於被告拉斯蘭的資料時,委員會內部早已蒐集了不少有關他的資料。

德國不該審判敘利亞官員的理由

不過,德國境內仍然有一些聲音反對這場審判。

有人擔心這場對前敘利亞官員拉斯蘭的審判,會讓其他人害怕自己最終也會面臨審判,而拒絕擔任內部證人,協助調查其他案件。

有人則認為這些少數被起訴的案件,會讓歐洲政府自滿於他們為追求正義所做的努力,而非繼續努力使阿薩德政府及其部屬負起應負的責任。

post title

圖為幾名本案的原告。雖然這場審判已經跨出追討阿薩德政權犯罪的重要一步,但是卻遠遠無法滿足敘利亞人民對正義的追求。

路透社/達志影像

第一步,重要的一步,但不能成為最後一步

敘利亞司法及究責中心(Syrian Justice and Accountability Center)的負責人阿布達拉(Mohammed Al Abdallah)肯定這場審判的重要性,但也提醒人們:「這是出色的第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但還不足以滿足敘利亞人民對正義的追求。」

成為其他審判的重要借鏡

在原告辯護律師卡列克的眼中,這場審判將會提供一幅敘利亞政府所犯下的罪行的整體面貌。

他表示:「這場審判過程中所獲得的知識,可以成為在其他國家進行審判時的借鏡。」

post title

圖為審理本案的法官之一克伯(Anne Kerber)。這起審判也向全球各地的敘利亞官員發出重要的訊息:如果你曾參與嚴重違反人權的活動,就得擔心終究要負責。

路透社/達志影像

揭開阿薩德政權的面紗

人們對這場審判充滿期待,它將兩名被告在敘利亞權力結構中所犯下的罪行攤在陽光下,幫助人們更全面地了解阿薩德政權。

此外,這場審判也會成為其他審判的先例。

給敘利亞官員們的訊息

國際戰爭罪審判研究和文獻中心(International Research and Documentation Center for War Crimes Trials)負責人伯克(Stefanie Bock)認為,這場審判將對散佈在世界各地的敘利亞政權成員釋出一個訊息:別妄想你會很安全。

「如果你曾經參與一些嚴重違反人權的活動,總有風險將來必須為此負責。這個風險可能很小,但總是一個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