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機停飛怎麼辦?荷蘭學生揚帆跨大西洋回家

by:山謬
17906

突然爆發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打亂了一批在加勒比海參加航行課程學生們的返鄉計畫。怎麼辦?乾脆直接揚帆回家吧!

post title

周日,25名荷蘭學生順利返回荷蘭,完成各自人生中第一場橫渡大西洋的帆船之旅。

路透社/達志影像

野天鵝降落荷蘭

周日(26),在荷蘭哈靈根(Harlingen)港口,雙桅帆船「野天鵝號」(Wylde Swan)在象徵荷蘭的橘色煙霧當中緩緩靠岸,船上的水手們開心地彼此相擁。

雖然野天鵝號已經橫渡大西洋多次,不過這卻是 25名年齡介於 14-17歲的小水手們人生第一次合作駕駛一艘帆船橫渡大西洋。

而這趟旅程,原先根本不在他們的計畫內。

COVID-19打亂所有計畫

Masterskip公司是一家很有經驗的航海訓練公司,每年提供 5期課程,讓 150名學生有機會學習航海知識,這次揚帆橫渡大西洋的 25名學生,正是今年其中一期課程的學員。

他們原本預計在完成 6周的課程後,從古巴搭乘飛機返回荷蘭,沒想到,蔓延全球各地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讓許多航空公司取消原本的班機,25名學生也因此回不了家。

post title

這次,25名荷蘭的學生們正是從左下角的加勒比海地區出發,橫跨大西洋,完成這趟總長約 8,300公里的航程。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野天鵝號緩緩駛入港口時,學生家長們紛紛站在岸上,有人甚至點起象徵荷蘭的橘煙,迎接成功橫渡大西洋的學生們。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既然在帆船上,何不揚帆回家

Masterskip方面經過開會討論並告知家長後,決定讓學生們在 12名經驗豐富的水手以及 3位老師的協助下,直接揚帆橫渡大西洋回到荷蘭,預計花費 5周的時間完成這趟約 8,300公里的航行。

Masterskip公司的負責人邁耶(Christophe Meijer)說:「野天鵝號已經橫渡大西洋超過 20次以上,對我們來說不過是個例行活動而已。」

橫渡大西洋!我的衣服夠嗎?食物呢?

對學生們來說,「揚帆橫渡大西洋」這件事顯然不在大部分人的預期內,特別是在衣服上,大部分學生準備的都是適合在熱帶地區穿的衣服,而非適合長途航行的服裝。

參與航程的學生馬特耶(Anna Maartje)表示:「(得知要橫渡大西洋)我的第一個想法是:我要怎麼靠著手上這些衣服完成這件事,以及船上的食物夠嗎?」

「你得學著去適應,因為你真的沒有其他選擇。」

post title

「沒有私人空間及時間」是許多學生發現最有挑戰性的地方,大家的日常生活起居都在一起,讓在家習慣享有一些私人空間的學生,必須重新適應航程中的新生活。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有私人時間的日子

短暫停靠聖露西亞(Saint Lucia)補給後,野天鵝號便揚帆啟程,前方等著學生們的除了各種航行上的挑戰,還有他們不太熟悉的生活方式。

船上空間並不寬敞,40個人一起生活意味著大家得一起過上一段沒有多少隱私的日子,年僅 17歲的水手赫克曼斯(Floor Hurkmans)認為,船上沒什麼私人空間這點是她最需要適應的部分。

她說:「在家你都會有一些個人的時間,但是在船上你得和大家不斷互動,因為你和他們一起睡覺、一起吃飯,每件事都是大家一起做,其實沒什麼(私人)放鬆時間。」

計劃說變就變,學習保持彈性

除此之外,赫克曼斯也意識到「保持彈性」的重要性,因為在船上,每件事情永遠都在變化。

她說:「保持彈性,因為每件事情永遠都在變化。抵達時間改了超過 100次,保持彈性真的很重要。」

post title

一名學生上岸後,開心地朝許久不見的家人飛奔而去。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20年適應力最強的孩子們

提供航行課程的Masterskip公司負責人邁耶,非常讚賞孩子們在巨大變化面前展現的過人適應力。

他表示:「學生們從荷蘭前往加勒比海學習航行,這件事已經夠讓人驚艷了,突然之間計畫生變,學生們必須橫渡大西洋。」

「他們是 2020年適應力最強的孩子。」

陸地上其實很無聊

赫克曼斯的母親舒爾特邁耶(Renee Scholtemeijer)開玩笑地表示,女兒上岸後不久,很快就會想念在大海上的日子。

「我猜兩天之後,她(赫克曼斯)就會想回船上了。因為待在家裡的日子真的很無聊,沒什麼事情可以做,她也不能四處拜訪朋友,其實真的很無聊。」

上線時間:2020/04/29
增修時間:2020/04/30  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