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本達爾文筆記失竊 劍橋大學:可能20年前就被偷

by:泥仔
6250

每當東西不見,你會想趕快把它找出來,還是心想總有一天它會自己出現呢?劍橋大學圖書館就花了二十年的時間親身體驗了這個過程。

post title

有著達爾文「生命之樹」草圖的筆記本,可能已經被偷走二十年了。圖為 2005年,筆記本B的複製品在美國自然史博物館展覽。

Newscom/達志影像

20年前就不見蹤影

本周二(24),劍橋大學圖書館宣布兩本屬於生物學家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筆記本失竊了,而且很可能是在 20年前就不見了。

「生命之樹」在裡頭

不見的筆記本分別是「筆記本B」和「筆記本C」,它們有著紅色的書皮,比明信片還要小一點,平常應該被收納在和平裝書差不多大小的藍色盒子裡。也是在其中一本筆記本裡,達爾文畫出用來解釋物種演化關係的「生命之樹」(Tree of Life)草圖,其概念後來延伸成了達爾文對於生物演化的觀點。

不得不相信被偷走

劍橋大學圖書館館長賈德納(Dr Jessica Gardner)指出,他們在經過歷年來最大規模的搜索——包括以大量人力翻遍 189箱存放達爾文書籍的箱子——卻還是遍尋不著後,只能相信達爾文的筆記本已經被偷走了。

「我真的心都碎了,」劍橋大學圖書館館長賈德納說:「為了釐清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一定會徹查到底。」

post title

劍橋大學圖書館相信失竊的筆記本,大概有數百萬英鎊的價值。

Newscom/達志影像

最後一次被看見  是2000年

時間回到筆記本B、C最後一次被看到的 2000年11月,當時這兩本筆記本因應「內部要求」,從存放各種珍貴收藏的典藏保險室(Special Collections Strong Rooms)被拿出來拍照,但在兩個月後的例行檢查時,筆記本卻沒有出現在它們應該存在的位置。

「我們都知道它們在 11月的時候被拿出來拍照,」賈德納說:「但我們不知道從那之後到 2001年1月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大概放錯地方了?

儘管如此,館方卻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認為筆記本大概被放到其他地方,就連在 2017年接管圖書館的賈德納也是收到這個資訊,她說:「前任館長是真心相信筆記本可能只是擺錯地方,而且有一天就會被找到。」

為了找回失蹤的筆記本,圖書館館長賈德納親自拍影片,呼籲任何有線索的人提供資訊。

尋找  像是大海撈針

其實劍橋大學圖書館曾經為此認真搜索了好幾次卻徒勞無功,不過考量到該圖書館收藏了超過 1,000萬份地圖、手稿等藏品,還有超過 106公里(註)的儲存空間,想要找到目標藏品確實不容易。

直到今年年初,賈德納出動專業人力,大規模對館內收藏達爾文的藏品搜索一番後還是找不到筆記本,賈德納坦言,事已至此,筆記本實在不可能在某一天奇蹟似地跑出來,她說:「儘管不想接受,但這兩本筆記本多半不是擺錯地方,而是被偷走了。」

編註:這邊劍橋大學圖書館原文寫的是書架總長,換算成櫃位的話差不多30000個。

集眾人之力  廣搜線索

劍橋大學圖書館在確認這個發現後已經報警,劍橋警察局表示他們除了登記立案,也已經通報國際刑警(Interpol)。

館方之所以會選擇把消息公諸於大眾,無非是希望能集眾人之力找到關於達爾文筆記本的蛛絲馬跡。一如劍橋警察局的警探伯勒爾(Sharon Burrell)所說:「有鑑於這起失竊案發生的時間,大眾資訊對於調查來說會非常重要。」她無非希望在「達爾文的筆記本不見了」這個消息傳開後,能勾起某些人的回憶、進而挖出重要線索。

post title

對學者來說,透過達爾文的手寫筆記,能讓他們一窺他當時的思路。

美聯社/達志影像

裡面有著達爾文的思路

筆記本B、C是 1837年,達爾文在結束HMS小獵犬號(HMS Beagle,也稱貝格爾號)的航行返回英國後的筆記,裡面除了「生命之樹」的草圖以外,也記錄著他對物種起源的種種發想。

「你可以在筆記中看到達爾文試圖回答物種是來自哪裡、他們的根源又是什麼,」劍橋大學科學史與科學哲學的榮譽退休教授塞科德(Jim Secord)說:「他把各式各樣的想法都記下來了,看著這些筆記就像深入達爾文的腦袋一樣。」

雖然說這兩本筆記本都已經被數位化了,但塞科德認為掃描檔終究很難取代實品,他說:「這麼經典的東西就這樣消失了真的是個悲劇。」

保全制度不一樣  現在不會再犯

劍橋大學圖書館館長賈德納強調,他們不會繼續放棄圖書館的搜索作業,只是因為圖書館的館藏豐富,他們可能得花上 5年才有可能搜查完畢。

賈德納也坦言,其實人們當年在沒找到達爾文的筆記本時就應該展開搜索才對,只是館藏保全都是在 2001年開始才逐漸改善加強的,包括新的典藏室、攝影機監控、加強維安、設置專業閱讀室等作法都是其中之一,她強調道:「現在如果有重要性如此高的藏品不見蹤影,我們一定會馬上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