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隱身南非街頭的國民美食:蓋茲比

by:山謬
5114

如果你在尋找一種能一次滿足三五好友的口腹之欲,又獨具特色的小吃,那麼南非街頭美食「蓋茲比」會是你的好選擇!

post title

說到南非街頭的國民美食,絕對不能錯過獨具特色的超大潛艇堡「蓋茲比」。

Photo: Romaine

還沒開店先排隊

在南非大城開普敦南部郊區阿斯隆(Athlone),潛艇堡店「超級水產」(Super Fisheries)通常會在早上 8點30分左右開始營業,但常常店家門一開,小小的店面就會湧進久候多時的饕客,等著享用他們的招牌菜:「蓋茲比」(Gatsby)。

30公分超大潛艇堡

「蓋茲比」是開普敦當地最出名的街頭國民美食之一,是一種尺寸長達 30公分的巨大潛艇堡。這種巨無霸尺寸當然不是給一般人獨自享用,人們通常都會約親朋好友一同分食,因此店家大多會幫忙把蓋茲比切成四份,方便客人們分食。

蓋茲比最經典的餡料是義大利波隆那(Baloney)香腸,不過陸陸續續也有店家開發出塞入牛肉腸、魷魚、薯條、醃黃瓜等內餡,有時候也會加點萵苣、番茄之類的蔬菜,最後則會淋上滿滿的皮里皮里(piri-piri)辣醬。

不只香腸,魚肉也可以

在超級水產,除了客人們最愛、最經典的波隆那香腸蓋茲比,老闆一手料理魚肉的好功夫,讓他們能推出其他地方不容易買到的魚肉蓋茲比。而他們販賣的炸魚和薯條也是一絕,不少人也會連著蓋茲比一同買回家搭配著享用。

整個算下來,這家蓋茲比名店一天大約可以賣掉 250-300份蓋茲比。

post title

一條完整的蓋茲比大約有 30公分長,適合與親朋好友們一同享用。

Photo: Christoph Scholz

超級水產老闆的魔法料理

發明這款風靡開普敦街頭美食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超級水產的老闆潘迪(Rashaad Pandy),而這道料理就像大多數街頭小吃一樣,是潘迪無意中創造出的料理。

在 1970年代左右,當時潘迪找了 4名工人來替他整地,以便日後施工。某天 4名工人工作告一段落後,潘迪打算請他們好好吃頓飯。打開冰箱後,潘迪卻有些尷尬地發現自己手邊僅剩零星的食材,像是自製的印度醃黃瓜、香腸、麵包等。

這時,潘迪靈機一動,將這些食材分別加熱,找來一條長麵包將所有的東西夾在一起,再切成數等份,和 4名工人一同吃了頓飯。

完爆蓋茲比!!

才剛吃第一口,其中一名綽號呱吉(Froggie)的男子隨口誇獎道:「太讚了吧,完爆蓋茲比(Gatsby smash)!」

時至今日,沒有人知道呱吉當年隨口稱讚的那句「完爆蓋茲比!」到底是什麼意思,只能猜測他可能是從知名文學作品《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中拼湊出這句讚美。不過,其中的「蓋茲比」一詞卻被潘迪給沿用,並成為如今令人愛不釋手的潛艇堡「蓋茲比」。

post title

特拉皮多認為,種族隔離政策是幫助南非孕育出南非豐富的外帶美食文化的原因之一。圖為一份以炸魚和薯條為內餡的蓋茲比。

Photo: Ian Barbour

種族隔離政策孕育出外帶美食文化

撇開蓋茲比不談,南非其實還有不少類似的漢堡、潛艇堡類食品,好比著名的「南非三明治」(Bunny chow),這是一種將大塊的方形麵包挖空,並在裡面填入咖哩的料理。這些料理品嘗起來往往風味各異,但在專家的眼裡皆有一大特色:方便、容易攜帶。

人類學家兼美食作家特拉皮多(Anna Trapido)表示,南非豐富的外帶美食文化其實一部分也與它的歷史有關,她說:「南非外帶美食文化之所以如此豐富,其實與當初南非政府實施的種族隔離政策有關。以黑人來說,他們不被允許在餐廳中用餐,自然必須找出能將食物帶著走的方法。」

post title

對於如今許多人都在模仿他販售蓋茲比,潘迪本人倒是沒有太在意,反而很開心自己對社會能有一點點回饋。圖為阿斯隆一棟房子的外牆上所畫的一張壁畫,向所有人宣告這裡就是蓋茲比的家鄉。

Photo: Discott

通勤時間增加 外帶食物風潮盛

2018年,西開普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estern Cape)的碩士生溫策爾(Tazneem Wentzel)進一步探討這個說法,將焦點聚焦在 1960年代數量日益增加的清真外帶餐廳,與當時實施的《種族區域法》(Group Areas Act)間的關聯。

在《種族區域法》的規定下,大批有色人種必須搬離城市地區,移往距離市中心更遠的郊區居住。溫策爾認為,這項法令實施的結果增加了許多民眾的通勤時間,因此容易準備、容易攜帶的外帶美食便因此蓬勃發展。

整個社區都受益

回到蓋茲比身上,如今這款街頭料理已經成為南非家喻戶曉的美食之一,隨處都能看見小攤販在公車站、火車站等地方販售這道由潘迪發明的料理。

對此,潘迪自己倒是沒有很在意,反而很開心其他家庭也能從販售蓋茲比中獲益。「販賣蓋茲比讓很多家庭有一條維生之道,這就是真正令我開心的地方,因為我確實為社區做了一點貢獻。」潘迪說道:「最終是誰受益?是整個社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