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龐克高掛頭盔 法國傳奇樂團28年後告別舞台

by:山謬
4501

在過去 28年的歲月裡,傻瓜龐克帶給樂迷們一首首膾炙人口的經典,但在 2021年的2月22日,傻瓜龐克決定告別樂壇,就此解散。

post title

在沉寂好一陣子後,周一,知名電音樂團傻瓜龐克透過影片告訴樂迷們一則震撼消息:傻瓜龐克正式解散。

美聯社/達志影像

傻瓜龐克的謝幕

在沉寂了好一段時間後,風靡全球的法國電音樂團傻瓜龐克(Daft Punk)在周一(22)這天於官方YouTube頻道上發布新影片《尾聲》(Epilogue),暗示樂迷們:傻瓜龐克自此解散。

不久後,傻瓜龐克的公關弗雷澤(Kathryn Frazier)也出面證實傻瓜龐克已經解散,但他並沒有透露解散原因,讓全球樂迷一陣錯愕,很難相信這個擅長混合流行樂、搖滾樂、迪斯可等不同曲風,又影響了無數DJ、饒舌歌手和流行明星的傳奇樂團已經離去。

藉著《尾聲》這支影片,傻瓜龐克的兩名成員雖然都不發一語,卻告訴樂迷們一個再清楚不過的訊息:傻瓜龐克已經正式解散。

謝謝你們,再見

影片公布後不久,樂迷們紛紛透過各式各樣的管道留下對傻瓜龐克的不捨與道別。「『悲傷』已經不足以表達我現在的感受了,傻瓜龐克和DJ Deamau5是帶領我進入電子舞曲(Electronic Dance Music,EDM)世界的引路人。」一名樂迷難忘地表示。

電子音樂人弗朗西斯(Dillon Francis)也表示傻瓜龐克的解散對他打擊甚深,他在Twitter上寫道:「當我看見他們在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上的首次現場表演時,我立刻就愛上他們了。謝謝你們創作的音樂以及為人們帶來的啟發。」

post title

除了後來傻瓜龐克的成員本高特、德霍曼-克里斯托,當年的Darlin'樂團還有第三名成員,也就是圖中的布蘭科維茨。他在當年Darlin'的作品被人評為「傻瓜龐克垃圾」後不久,便離開Darlin'轉而成為法國另一個樂團鳳凰(Phoenix)的成員。

Photo: Tore Sætre

校園好友的音樂之路

對比他們今日享譽全球的名聲,傻瓜龐克的起點其實很平凡。

1987年,今日傻瓜龐克的成員本高特(Thomas Bangalter)與德霍曼-克里斯托(Guillaume Emmanuel de Homem-Christo)在巴黎的一所學校裡相識。不久後,兩人與共同好友布蘭科維茨(Laurent Brancowitz)成立了人生中的第一個搖滾樂團Darlin',並在 1992年開始發表作品。

「傻瓜龐克垃圾」

然而,Darlin'的作品鮮少得到樂評雜誌的青睞,樂評雜誌《Melody Maker》甚至嘲諷他們的作品根本是「傻瓜龐克垃圾」,讓這個年輕的樂團大感挫敗,布蘭科維茨也在不久後離開了Darlin'樂團。

就叫「傻瓜龐克」吧

眼看樂團如今只剩兩個人,本高特和德霍曼-克里斯托決定將當初《Melody Maker》的嘲諷「傻瓜龐克」當作樂團的新名字,並將全副心神轉投到電子音樂上,走上了一條完全不一樣的道路。

從 1994年開始,這個成軍不久的樂團便陸續推出〈The New Wave〉、〈Da Funk〉等新作品,並在 1997年,推出了首張專輯《Homework》,登上全球大大小小的排行榜,人們也開始將目光轉向這對冉冉升起的樂壇新星。

post title

根據兩人的說法,如今他們得以這副樣子示人,都是拜一個名叫「9999」的病毒所賜。

歐新社/達志影像

頭盔取代真人 從此隱藏真面目

就在兩人前景大好之際,傻瓜龐克開始漸漸拒絕以真面目示人,就算是兩人的MV,他們也幾乎不曾露面。

「我們不相信當今演藝圈的明星體系,」本高特解釋道:「我們希望大家將注意力放在我們的音樂上。如果我們非得創造一個面對公眾的形象,那也肯定會是個『人造形象』,這樣才能在隱藏我們面貌的同時,展現我們對演藝圈明星體系的看法。」

用音樂,而非訪談溝通

因此,他們委託了藝術家替兩人各自設計了一頂頭盔,也是約莫從那個時候開始,傻瓜龐克開始婉拒大多數的邀訪,其他演藝明星行程上常見的巡迴演唱會,也鮮少出現在他們的行事曆上。

「我們很努力透過創作音樂,或是做些奇怪的事來與外界溝通,而不是靠著採訪。」本高特說道。

傻瓜龐克的變形日:1999年9月9日

但是,只有在一些比較私下、非正式的場合,傻瓜龐克才會一吐他們必須以機器人面貌示人的真相——在 1999年9月9日晚上 9點9分,那時兩人正在工作室裡忙碌地創作著,殊不知,一個名為「9999病毒」的病毒感染了他們的設備,導致設備當場爆炸。所幸,兩人都沒有受重傷,卻從此成了機器人。

post title

在 2014年的葛萊美獎頒獎典禮上,傻瓜龐克以《超時空記憶體》拿下年度專輯大獎,參與製作的吉他手尼爾羅傑斯(最左)、專輯製作人威廉斯(Paul Williams,麥克風前)和傻瓜龐克一同登台領獎。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4年登上顛峰

接下來的幾年,他們不斷推出一首首廣受樂迷歡迎的作品,許多作品也開始獲得葛萊美獎(Grammy Awards)的肯定,接連獲得提名、獲獎的殊榮。在 2014年,傻瓜龐克憑著《超時空記憶體》(Random Access Memories)拿下該年的年度專輯,成為史上首張獲頒年度專輯殊榮的電子音樂專輯。

「像在高速公路上逆向行駛」

有趣的是,這張專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是傻瓜龐克反思當年創作者們大量使用先進設備,製作出一堆風格極為相似的音樂後所創作的專輯。因此,他們在專輯製作過程中邀請了大量 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藝人來現場錄音,最後才完成整張專輯。

「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有點像在高速公路上逆向行駛,」本高特接著補充:「電腦本來就不是設計來當作樂器使用的。」

事實證明,兩人逆勢創作的作品不僅獲得了大獎的肯定,他們在專輯中與傳奇吉他手尼爾羅傑斯(Nile Rodgers)、嘻哈歌手「菲董」菲瑞威廉斯(Pharrell Williams)合作的〈幸運星〉(Get Lucky),更是成為傻瓜龐克最廣為人知的單曲之一。

《超時空記憶體》收錄的《幸運星》,是傻瓜龐克最膾炙人口的作品之一。

post title

傻瓜龐克的解散固然讓許多樂迷不捨,但《綜藝》周刊的編輯阿斯瓦德猜測,傻瓜龐克的句點也未嘗不是兩人下一個大計畫的起點。圖為 2013年澳洲威瓦鎮(Wee Waa)兩名戴著傻瓜龐克頭盔面具的粉絲,當年傻瓜龐克的粉絲們在這裡舉行了派對,準備迎接傻瓜龐克將發表的新專輯《超時空記憶體》。

歐新社/達志影像

傳奇的謝幕

出道至今,傻瓜龐克不僅以擅長混合不同曲風,創作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音樂而聞名,許多的作品也深深影響今日的當紅音樂人,好比饒舌歌手「肯爺」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就曾以作品《Stronger》向兩人致敬。在音樂之外,他們對音樂作品視覺效果的重視,也成為兩人標誌性的風格之一。

《紐約時報》的評論家雷諾茲(Simon Reynolds)盛讚他們道:「在不斷創新的同時,傻瓜龐克同時也採用了許多電子舞曲黃金時代初期的音樂,像是迪斯可、80年代的電子流行樂,並在這兩者之間取得了絕妙的平衡。」

傻瓜龐克的句點,或許是下一個大計畫的起點?

雖然如今傻瓜龐克已經解散,但美國娛樂周刊《綜藝》(Variety)的編輯阿斯瓦德(Jem Aswad)安慰所有依依不捨的樂迷,即使《尾聲》是傻瓜龐克的句點,它也不大可能會是本高特或是德霍曼-克里斯托的句點,反而可能是兩人下一個新計畫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