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水,不要可樂」 墨西哥小鎮對抗可口可樂的拉鋸戰

by:徽徽
9264

在墨西哥難以取得乾淨飲用水的地方,喝可樂比喝飲用水來得簡單,無形中也犧牲了民眾的健康,讓不少人飽受肥胖和糖尿病所苦。而在COVID-19疫情延燒的現在,更讓這些民眾成了染疫後死亡的高危險群......

post title

在墨西哥,當地民眾慣於喝碳酸飲料來「解渴」,然而長期下來不免喝出糖尿病、肥胖、蛀牙等問題。

美聯社/達志影像

每天都要來點可樂

在墨西哥人的餐桌上,可樂、汽水等高熱量碳酸飲料時常伴隨著餐點一塊出現,逐步養成民眾嗜喝碳酸飲料的習慣。根據墨西哥政府在 2018年的家戶營養調查,全國有超過 80%的民眾每天都會喝碳酸飲料,而可口可樂更是深受墨西哥民眾的歡迎,並且從餐桌進到祭壇內,甚至成為用來以物易物的「另類貨幣」。

惡性循環 口渴只能喝可樂

然而,挾其巨大的行銷力和低價席捲墨西哥的可口可樂卻屢遭民眾抗議,因為可口可樂讓民眾沒有足夠的乾淨飲用水好喝,只得不斷買可樂來解渴。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標處,就是位於墨西哥恰帕斯州中部的高原小鎮「聖克里斯托瓦爾德拉斯卡薩斯」。這裡的居民把可樂當水喝,這背後有不為人知的辛酸。

地球圖輯隊

每人每年三千多罐汽水

其中,全墨西哥最愛喝汽水的州,要屬位於墨西哥東南部的恰帕斯州(Chiapas)。根據 2019年恰帕斯和南部邊界跨領域研究中心的調查,住在恰帕斯州的民眾平均每人每年會喝下 821.25公升的汽水,相當於每人每年會喝下 3,285罐 250毫升的汽水。

把汽水當作水喝

而位於恰帕斯州中部的高原小鎮「聖克里斯托瓦爾德拉斯卡薩斯」(San Cristóbal de las Casas,下簡稱聖克里斯托瓦爾),這裡的民眾更把汽水當水喝,每人每天會喝超過兩公升的汽水,更精準地說,他們喝汽水喝得比水多,因為這裡並沒有足夠的飲用水。

工廠就在附近 可樂好便宜

在聖克里斯托瓦爾,某些社區內一周只會來幾次自來水,剩下得由民眾自己想辦法,不少民眾被迫向水車買水,或是買可口可樂來喝,畢竟可口可樂的裝瓶工廠就在附近,連帶讓可口可樂的售價驚人地便宜。舉例來說,1.5公升的瓶裝可口可樂只要大約 18墨西哥披索(折台幣約 24元),但等量的瓶裝水就已經要 10墨西哥披索(折台幣約 14元),且瓶裝水常常買不到。

post title

在墨西哥的聖克里斯托瓦爾小鎮,可口可樂的瓶裝工廠就在這裡,連帶使可樂的售價驚人地便宜,當地人也開始大量飲用可樂。圖為墨西哥奇爾潘辛戈市(Chilpancingo)的一座可口可樂空瓶倉庫。

美聯社/達志影像

可樂永遠比水好取得

在當地擔任保全人員的阿巴迪雅(Maria del Carmen Abadía)直言:「軟性飲料永遠比飲用水還要好取得。」因此,阿巴迪雅常常以可樂取代水,連帶也使她像父母一樣罹患糖尿病以及肥胖。

愛喝可樂 糖尿病人數攀升

在鄰近小鎮聖胡安查姆拉(San Juan Chamula)擔任醫生的瓦奎羅斯(Vicente Vaqueiros)表示,可口可樂的出現讓他們這些醫護人員疲於奔命,每天都得面對不斷飛漲的糖尿病病例數。

瓦奎羅斯醫生說:「當我還是小孩時,聖胡安查姆拉小鎮還是個遺世獨立的小鎮,並且沒有任何加工食物進入。」

「現在,你可以看到孩子們喝的是可樂而不是水。雖然現在糖尿病只影響成年人,但很快就會影響孩子。糖尿病將讓我們不知所措。」

post title

圖為墨西哥某戶人家的早餐餐桌,可以看到桌上擺放著可口可樂。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圖為 2017年,一群蒙面民眾跑到Femsa位於聖克里斯托瓦爾小鎮的可口可樂裝瓶工廠前抗議。

罪魁禍首:可口可樂

面對飲用水不足這點,聖克里斯托瓦爾的居民指出罪魁禍首就是可口可樂的裝瓶工廠。該裝瓶工廠由墨西哥跨國飲料和零售公司Femsa所有,Femsa有權在墨西哥和大部分的拉丁美洲地區裝瓶及銷售可口可樂。

擁有取水的特許權

在Femsa來到聖克里斯托瓦爾小鎮設立可口可樂裝瓶工廠後,它們和墨西哥聯邦政府簽約,每天可以抽取超過 30萬加侖的水來製作飲料,且每 260加侖的水只要 10美分(折台幣約 2.8元)。與此同時,當地居民卻只能苦求飲用水而不可得。

「可口可樂殺害我們」

批評者認為,這項合約圖利Femsa,拿當地民眾的健康開玩笑。於是,2017年4月,一群蒙面民眾在Femsa經營的可口可樂裝瓶工廠前手持十字架示威,十字架上頭寫著「可口可樂殺害我們」的字樣,大力要求當局關閉工廠。

「可口可樂搶走乾淨水源」

專門提供鄉村地區乾淨飲用水的組織「藍色投手」(Cántaro Azul)負責人雷加達斯(Fermin Reygadas)說:「當你看到政府機構沒在提供飲用水和衛生設備等基本設施給民眾,但卻提供Femsa最棒的水源,理所當然你會感到震驚。」

當地社運人士洛佩茲(Martin López López)表示:「可口可樂在操縱和虐待這個社會。」洛佩茲平日負責舉辦抵制可口可樂的活動,他補充道:「可口可樂搶走了我們乾淨的水源,它們將水染色後在電視上稱其能點燃你生命的火花。然後它們賺到錢後就拍拍屁股走了。」

post title

在受到聖克里斯托瓦爾小鎮居民的指控後,Femsa高層跳出來反擊,表示當地乾淨飲用水不足和它們沒有關係。

美聯社/達志影像

可口可樂喊冤 氣候變遷是原因

對於當地民眾的反彈,可口可樂高層和某些專家表示,可口可樂在這場乾淨飲用水大戰中被不公對待,聖克里斯托瓦爾小鎮之所以會缺水,和快速的都市化、差勁的都市規劃以及缺乏基礎建設投資有關。除此之外,氣候變遷也是導致缺水的成因之一。

墨西哥Ecosur科學研究中心生化學家卡莫納(Jesús Carmona)說:「這裡的雨量不像過去那麼多了,過去幾乎天天都在下雨。」

Femsa高層跟著出面喊冤道,它們設在聖克里斯托瓦爾小鎮的裝瓶工廠對城市的飲用水供應鏈絲毫沒有影響,它們設置的水井比當地民眾拿來使用的表層水都還要來得深。

小鎮重要經濟動力 提供就業機會

「當我們聽到或在新聞中讀到所謂『我們把水用光』這樣的說法,我們真的很震驚。」Femsa發言人馬丁涅茲(José Ramón Martínez)說。馬丁涅茲表示,它們是小鎮重要的經濟動力,旗下雇用了大約 400名當地人,並且貢獻了大約 2億美元(折台幣約 56億元)的經濟產值給恰帕斯州。

花少少的錢就得到特權

然而,對抗議民眾來說,Femsa的說法沒人買單,他們抨擊Femsa和墨西哥聯邦政府的取水協議對當地一點都不好。

專門研究該衝突的美國密西根州凱特凌大學(Kettering University)社會科學家梅伯特(Laura Mebert)說,可口可樂花少少的錢就得到了取水的特權,這整件事一點都不公平。

「而且,可口可樂是付錢給聯邦政府,而不是地方政府,」梅伯特繼續說:「負責服務當地居民的基礎建設正在崩壞。」

post title

如今,可樂已經和墨西哥人們的文化和生活密不可分,不僅是日常飲料,也是供品、替代貨幣和謝禮。圖中穿著白袍的醫生手抱一大瓶可樂,這瓶可樂來自感謝她幫忙施打COVID-19疫苗的民眾。

美聯社/達志影像

半世紀前才抵達  與墨西哥文化密不可分

即使聖克里斯托瓦爾小鎮出現了反對可口可樂的聲音,墨西哥大部分的民眾仍終日與可樂為伍,因為在半世紀前才抵達墨西哥的可樂,早就和當地文化深度交融,成了不可取代的飲料。

用原民的語言行銷

舉例來說,幾十年來可口可樂在推出大型廣告看板時,為了融入當地原民族群,常以原民語言行銷,並且找來原民模特兒拍攝廣告,讓可樂這種飲料順利融入宗教祈福儀式之中,尤以高地馬雅人索西族(Tzotzil)受影響最深。

喝下可樂,帶走惡運

住在恰帕斯州的原民治療師樂佩茲(Maria Lopez)表示:「可口可樂可以當作一天辛勤工作下來的獎勵,也可以當作獻給神的供品。」樂佩茲將可樂比作馬雅人用蔗糖製作、有神奇力量的飲料Pox,「它可以驅散所有邪靈,並且讓我們的心得到快樂......喝下它可以把你體內所有的不好給帶走」。

除了當供品,還可以當替代貨幣

除了被拿來當作供品,可樂也常常被拿來當作替代貨幣使用。

恰帕斯州自治大學社會科學家阿爾法羅(Rigoberto Alfaro)提到:「當人們要給嫁妝時,他們必須要給現金,要不然就是等值的瓶裝可樂。為此,可口可樂公司推出了一項非常有趣的商業策略——在大城市瓶裝可樂的價錢比較貴,在鄉下地方的瓶裝可樂價錢比較便宜。如果一個人他錢不夠,他可以用可樂當作某種形式的貨幣。」

去年五月,聖克里斯托瓦爾地方議會成員拉起紅色布條,要求墨西哥國家水利委員會撤銷給可口可樂的用水特許權。

要求國家取消特權

無論如何,不管是當作供品還是貨幣,聖克里斯托瓦爾的居民還是希望能有足夠的飲用水取代餐餐都出現的可樂

去年,聖克里斯托瓦爾地方議會要求墨西哥國家水利委員會(Conagua)撤銷給可口可樂的用水特許權,表示這樣的合約對居民來說弊大於利,除了地下水源會被破壞外,也會造成居民在沒有乾淨飲用水下,只能喝可樂解渴,導致肥胖、糖尿病、高血壓、蛀牙患者人數節節升高。

居民的需求才是當務之急

地方議會受託人克魯茲(Miguel Ángel de Los Santos Cruz)表示:「我們要求取消給可口可樂公司的特權是為了優先滿足小鎮居民的需求,而不是為了優先滿足商業和工業的用途,畢竟我們這裡缺水。」

post title

在疫情期間,一名人在墨西哥城的男子拉下口罩,拿著杯子盛裝可樂準備暢飲。

美聯社/達志影像

疫情之下,飲用水更重要

而這場民眾飲用水和可口可樂公司商業用水的拉鋸戰仍在進行中,尤其在COVID-19疫情蔓延下,肥胖、高血壓、糖尿病患者染疫死亡率比一般人來得高,連帶讓小鎮居民更需要乾淨的飲用水,而不是可樂。

截至今年 6月15日的統計,在墨西哥超過 23萬名COVID-19死者中,有大約 45%罹患高血壓,37%罹患糖尿病,22%被判定肥胖。

相關團體也發起網路連署,希望墨西哥國家水利委員會拿出行動,不要再給可口可樂公司用水特許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