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食譜救語言 斯洛維尼亞神父巧計奏效

by:徽徽
6400

在這本收錄了 300道美味料理的食譜中,暗藏有一名神父熱愛語言之心......

post title

圖為斯洛維尼亞神父沃德尼克在西元 1799年出版的食譜,這是世界上第一本以斯洛維尼亞語撰寫的食譜。

Photo: Digitalna knjižnica Slovenije

歷經不同帝國統治 1991年正式獨立

說到斯洛維尼亞這個國家,它位於巴爾幹半島上,與克羅埃西亞、匈牙利、奧地利和義大利接壤,人口大約在 200萬人左右,從古至今輾轉於不同帝國之手,歷經了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奧匈帝國以及南斯拉夫的統治,一直到 1991年才正式宣布獨立。

斯洛維尼亞語受威脅 身分認同恐消失

正因如此,過去 600多年來,斯洛維尼亞的土地上出現了各國人,有的國家挾其強勢的資源,不知不覺蠶食鯨吞、威脅到斯洛維尼亞文化。其中,斯洛維尼亞語所受的威脅最引人注目,因為一旦斯洛維尼亞語不再普及,斯洛維尼亞人的身分認同消失只是遲早的事情。

是神父,也是詩人跟記者

而斯洛維尼亞語之所以還可以存續至今,斯洛維尼亞神父、記者、詩人沃德尼克(Valentin Vodnik,1758-1819)的努力功不可沒,尤其是他推出的那本以斯洛維尼亞語寫成的「食譜」。

post title

圖為斯洛維尼亞的位置,可以看到它位處中歐,與之接壤的國家有克羅埃西亞、匈牙利、奧地利和義大利。

地球圖輯隊

發行首份斯洛維尼亞語報紙

西元 1758年2月3日,沃德尼克誕生於盧比安納(Ljubljana)附近,這裡現在是斯洛維尼亞的首都,但過去是哈布斯堡帝國(Habsburg Empire)的一部分。沃德尼克的興趣廣泛,他除了是一名神父,還是一名中學老師、校長、詩人和記者,並且發行了第一份以斯洛維尼亞語書寫的報紙,在當地知識分子圈中小有名氣。

加入「佐伊斯圈」 推廣語言不遺餘力

當時,沃德尼克加入了所謂的「佐伊斯圈」(Zois Circle),這個圈子以佐伊斯男爵(Žiga Zois)為首,他是帶領斯洛維尼亞啟蒙運動的重要人物,並且願意投入大筆金錢在復興及培養斯洛維尼亞語言和認同。

受過教育都說德語 文盲農夫才在用母語

對沃德尼克來說,他的挑戰就是得想盡辦法普及和提升斯洛維尼亞語的名聲,畢竟當時受過教育的斯洛維尼亞人都說德語,並且看不起自己的母語,認為斯洛維尼亞語是那些貧窮的文盲農夫才在使用,不符合上流社會,也無法表達複雜的抽象概念。

post title

圖為沃德尼克的肖像畫,為了推廣斯洛維尼亞語,他什麼樣的工具書都寫。

Photo: Franz Kurz zum Thurn und Goldenstein

什麼都寫,什麼都不奇怪

斯洛維尼亞語言學家拉夫尼卡博士(Dr. Andreja Legan Ravnikar)說:「我覺得沃德尼克是個非常理想主義的人,他不會讓現實阻礙他的理想。」

「他從不放棄,就算發行報紙讓他幾乎破產,但他繼續寫各式各樣的工具書,從採礦到接生無所不包,他也寫了第一本斯洛維尼亞語文法書,以及第一本斯洛維尼亞語字典。」

強勢文化步步進逼

看到德語強勢文化步步進逼,再受到義大利、匈牙利和塞爾維亞的影響,沃德尼克很擔心要是他再不想辦法普及斯洛維尼亞語,屆時不同地區的民眾會難以溝通,斯洛維尼亞會只剩下方言,而沒有一個統一的語言。

「如果事情繼續這樣發展下去,我們很快就會看到來自這片土地上不同地區的人們難以互相了解;有的人可能會被日耳曼化(Germanisation),有的人可能會變成一半義大利人。」沃德尼克這麼警告道。

post title

圖為斯洛維尼亞傳統料理蕎麥粥,這道料理並沒有收錄進沃德尼克的食譜中。

Photo: wikipedia

推出祕密武器:食譜

因此,沃德尼克開始用斯洛維尼亞語大量書寫各種書籍,希望可以保存並推廣斯洛維尼亞語。此外,一生中或許從沒下廚過的他,也在 1799年出版了第一本以斯洛維尼亞語寫成的食譜,而且這本食譜就叫做「食譜」(Kuharske bukve)。

上流社會的料理 和老百姓沒共鳴

在沃德尼克撰寫的食譜中收錄了 300道菜餚,然而這 300道菜餚的源頭都來自日耳曼料理—從巧克力濃湯、牛奶凍(blancmange)再到煙燻牛乳房和蒸鴿子—這些料理反映了當時維也納上流社會在吃些什麼,反而和與麵粉及粥為伍的斯洛維尼亞老百姓沒什麼連結。

用紅酒燉牛肉取代蕎麥粥

來自斯洛維尼亞的自由撰稿人塞魯加(Kaja Seruga)就說,或許從這點就可以看出沃德尼克的不切實際,他並沒有考慮到這些菜餚和他的目標讀者之間的距離,但也很有可能沃德尼克故意如此:對他來說,這本食譜不僅可以向讀者展示斯洛維尼亞語,也可以向他們展示一種更進步的生活方式,也就是用斯洛維尼亞語取代德語,並且用紅酒燉牛肉取代斯洛維尼亞人的蕎麥粥(žganci)。

斯洛維尼亞食物民族學家博加泰博士(Dr. Janez Bogataj)表示:「沃德尼克的食譜中沒有任何一道傳統斯洛維尼亞料理。他想要教育民眾、提供他們更好的選擇,同時也證明斯洛維尼亞語能夠表達其他語言可以表達的一切。」

post title

圖為斯洛維尼亞首都盧比安納的老城區,這裡至今仍保有中古歐洲的味道。

Newscom/達志影像

自己家就找得到 何必向他人乞求

沃德尼克在他的食譜書前言除了強調健康飲食的重要,他也慷慨激昂地呼籲在斯洛維尼亞不同的方言中找到共通點:「我們必須找到散落在這塊土地上的斯洛維尼亞詞彙,並將它們聚集起來成為純正的斯洛維尼亞語。過去的經驗告訴我,沒什麼東西是不能以斯洛維尼亞語來說明的......如果我們在家就可以找到這些詞彙,為什麼還要向他人乞求呢?難道我們就這樣不去復振自己的母語嗎?」

找不到就用借的

沃德尼克說到做到,他上窮碧落下黃泉地蒐集可以取代德語詞彙的斯洛維尼亞語,如果找不到,他就會想辦法從另外一種斯拉夫語言中「借」過來,藉此蒐集、整理出一套所有斯洛維尼亞人都可以理解的語言。

和德語保持距離

斯洛維尼亞語言學家拉夫尼卡博士說:「沃德尼克想讓我們的語言和德語保持距離,並且清楚表明我們的不同、獨立以及我們並沒有差人一等。在廚房裡,他向我們介紹奶油、麵包、勺子、沾醬和數不盡的事物用現代斯洛維尼亞詞彙可以怎麼說。透過把這些詞彙寫下來,他為後來的作家建立了一幅藍圖,並且讓這些詞彙成為我們語言的一部分。」

post title

圖為斯洛維尼亞傳統糕點波提卡,螺旋紋的圖案是它最大的特色。

Photo: BockoPix

日子一久 影響力慢慢擴散

雖然,大部分住在鄉村地帶的斯洛維尼亞人並不識字,沃德尼克的食譜對他們來說沒什麼用,但對那些在村子中替神父們煮飯的廚師們來說,這本食譜很受歡迎,日子一久食譜中的烹調技巧和詞彙也跟著散布到當地家庭中。

加入斯洛維尼亞傳統菜餚

有了沃德尼克的食譜,斯洛維尼亞廚師普萊薇絲(Magdalena Pleiweis)以此為基礎,在 1868年出版了斯洛維尼亞食譜,書中除了包含沃德尼克食譜的升級版外,還加入了斯洛維尼亞傳統菜餚,像是蕎麥粥、螺旋圖案傳統糕點波提卡(potica)等。

對食物、對語言影響甚鉅

在前人承先啟後的努力下,現在斯洛維尼亞的食譜仍找得到沃德尼克的影子,像是巧克力湯就是。斯洛維尼亞食物民族學家博加泰博士說:「沃德尼克的食譜對我們現今所知的斯洛維尼亞料理影響甚鉅。在沃德尼克過世後,這本食譜還再版了兩次,諸如普萊薇絲等作家把這本食譜當作起點,並且從沃德尼克的著作中尋找正確的斯洛維尼亞單字。」

post title

在斯洛維尼亞首都盧比安納,當地有專門紀念沃德尼克的沃德尼克廣場,也可以看到沃德尼克的雕像。

Photo: Matijap 

將近五十種方言

今天,斯洛維尼亞當地有將近 50種方言,來自不同地區的人們很容易不懂對方在說什麼,還好有斯洛維尼亞語的出現,讓人們可以互相溝通,由此也可以看出沃德尼克和其他保護與推廣斯洛維尼亞語者的貢獻。

斯洛維尼亞語的守護聖人

在 1819年過世後,沃德尼克成了斯洛維尼亞語的守護聖人,並且成為引領新興民族運動的象徵。在 1858年2月3日、沃德尼克百年冥誕這一天,斯洛維尼亞當地舉行了為期三天的慶祝活動,紀念這名靠著食譜拯救斯洛維尼亞語的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