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讓機器人律師幫你辯護嗎?

by:徽徽
3972

18歲那年,人在倫敦的布勞德是個不折不扣的新手駕駛,在不熟路況的情形下被開了好多張昂貴的違規停車罰單,而這筆不小的罰款成了推動他研發出機器人律師的動力......

post title

碰到要出庭打官司的時候,你願意雇用一名機器人律師嗎?

Photo: The People Speak!

把官司交給人工智慧打

你願意把人身傷害賠償、離婚申請或高風險的合約交給人工智慧(AI)嗎?

有如雨後春筍般崛起的法律app和數位服務打賭你會,也由此吸引了矽谷投資人數以百萬美元的資金,同時,也在法律界引發討論,究竟,在面對法律問題時,科技的限制和倫理的那條線在哪?

研發靈感來自違停罰單

對今年 24歲、來自英國倫敦、畢業自美國史丹佛大學的app研發工程師布勞德(Joshua Browder)而言,凡是能讓他免繳違規停車罰款、省下打官司的錢就是好科技。

布勞德回憶道,當他 18歲、還在倫敦的時候,是個糟糕透頂的駕駛,「我收到一堆貴到不行的違規停車罰單,當時我還在唸高中,我根本付不起」。

透過大量研究交通違規申訴資訊,布勞德發現,其實自己只要「說對話」,就能申訴成功、免繳罰款,「如果你知道該說些什麼,你就能省下大把時間和金錢」。

在彭博科技(Bloomberg Technology)新聞釋出的這支訪談影片中,可以看到DoNotPay的研發者兼CEO布勞德在介紹「全球第一位機器人律師」。

「全球第一位機器人律師」

為了和其他有同樣煩惱的苦主分享自己的研究,布勞德在 2015年研發出了號稱「全球第一位機器人律師」──DoNotPay,這款app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不付錢」,不僅不讓使用者付交通罰款,也可以讓使用者不用付錢給律師。

一鍵告人 用法律語言包裝主張

它的廣告詞是這樣的:只要按下按鈕,DoNotPay可以幫你打擊企業、打敗官僚主義還有告任何人。簡而言之,使用者告訴DoNotPay的聊天機器人自己的法律問題,像是不滿收到違規停車的罰單、想要申訴,DoNotPay就可以幫忙使用者起草法律文件。

布勞德說:「人們可以用自己的話輸入自己的主張,然後這款搭載機器學習的軟體就能找出法律上正確的說法來匹配。」

想讓一般人也有影響力

「法律制度不應該是付費遊戲,」布勞德表示,對許多人或小型企業來說,昂貴的律師費讓他們不敢爭取、維護自己的權益,遇到不公不義往往只能摸摸鼻子認了,「我們想要成為大家的顧問,我們想要避免人們被騙,並且給予人們影響力」。

布勞德提到,DoNotPay幫助使用者省下大筆可能消耗在政府官僚主義或大企業上的金錢,「我們想做的就是讓一般人在法律制度下,也握有和大企業同樣的力量」。

post title

因為疫情的關係,不少人只好取消原定的旅遊計畫,但卻在申請機票和飯店的退款時碰到麻煩。

Photo:  Cherrydeck

DoNotPay可以做什麼?

透過DoNotPay,使用者可以快速對違規停車罰單提出申訴、申請保險理賠、申請觀光簽證、對企業商家或當局提出申訴、搜尋自己是否符合某項集體訴訟的資格、起訴科技公司外洩個資、拿回訂房和訂票網站的退款、輕鬆取消健身房的會籍等等,而最後兩項的需求更在COVID-19疫情期間飛速成長。

集中消費糾紛 不做刑事辯護

綜觀DoNotPay提供的法律服務,大抵集中於消費糾紛,對於較「嚴肅」、較「重大」的訴訟,DoNotPay並沒有提供服務。布勞德坦言:「我們不會試圖提供刑事辯護,或是某些非常嚴肅的事情。」

每月不到一百元 15萬名訂閱戶

目前,DoNotPay靠著使用者訂閱來營利,使用者雖然可以免費下載app,但要使用進階服務就需要訂閱、繳納每月 3美元(折台幣約 84元)的月費。

至今,DoNotPay已經有 15萬名付費訂閱戶,不僅十分受到使用者的歡迎,更在去年勇奪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頒發的獎項,獎勵他們增加了一般人近用法律的途徑。

成功率驚人 除非真的有違規

至於DoNotPay的成功率如何?DoNotPay創辦人布勞德表示,整體來說成功率有 80%,使用者平均能拿回 7,000美元(折台幣約 19萬6,805元)。但談到違規停車罰單的申訴成功率只有 65%,畢竟「有些人真的有違規」。

post title

面對昂貴的真人律師鐘點費,民眾往往先尋求機器人律師的協助。

Photo: Alex Knight

質疑機器人律師有誤

然而,隨著DoNotPay這類機器人律師app推陳出新、越來越多人使用,法律界也越來越擔心這類app的「正確性」,有的使用者也指出DoNotPay提供的法律資訊有誤。

錯失良機 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或許,面對一個增加法律近用性(accessibility),且費用相較律師鐘點費來說便宜許多的app,有 80%的成功率就已經很高了,人們不應該太苛求。但是,法律科技網站Above the Law's Non-Event的自由撰稿人威爾金斯(Steph Wilkins)指出,這種「已經夠好了」的心態不適用於法律,畢竟在主張某些法律權益上,人們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唯有正確 才有正義

「不用懷疑,DoNotPay是一項滿足人們真實需求、充滿野心的計畫。畢竟,像DoNotPay這樣價格合理、近乎免費的法律服務很難取得。大部分的人都會同意,免費獲得正義和法律建議是很棒的事情,但唯有給出正確的法律建議,正義才會到來。」威爾金斯說。

post title

實際上,機器人律師仍扮演輔助角色,真的能幫的忙並不如預期中大。

Photo: Matthew Hurst

實際上能幫的忙很小

認為像DoNotPay這類機器人律師行不通的人表示,之所以法律專業受到嚴格的規範是有原因的,要是機器人律師「故障」,那麼使用者很容易就會惹上麻煩。

美國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卡羅(Ryan Calo)表示,只要法律制度存在某些複雜性或阻力,機器人律師就無法處理,「雖然這款app給你一種它能幫助你了解法律制度的印象,但實際上它能幫的忙很小」。

要是出差錯怪誰?

再者,要是代表使用者起訴他人的機器人律師出錯,這筆帳要算在誰的頭上?目前,全世界的法院對這個問題還找不到一個最好的答案,就跟自駕車要是發生車禍,其間的責任歸屬該如何釐清一樣難解。

post title

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那麼機器人律師呢?

Photo: Tingey Injury Law Firm

限制AI發展 最終大企業得利

2018年,美國岡薩加大學(Gonzaga University)法學教授希姆蕭(Drew Simshaw)在一篇研究中寫到,法律專業要想辦法在機器人律師提供的利益和造成的倫理問題間取得平衡。

希姆蕭教授表示:「法律專業針對法律自助解法的限制有可能會阻礙法律界大型AI革命的發展,最終將有利於大企業而非公共利益。」意即法律人士對「專業」的擁護讓他們想盡辦法阻止DoNotPay這類app的出現,然而民眾一旦難以近用法律,最終得利的將會是擁有完整法律團隊和金錢的大企業。

有律師執照才能提供「法律諮詢」

在美國,機器人律師要小心觸法,它們頂多只能提供使用者相關法律資訊,或從旁協助使用者立案,而非給予使用者所謂的「法律諮詢」,畢竟要是被法院認定為針對個案深入給予法律諮詢,這可能構成無照非法從事法律實務。

DoNotPay創辦人布勞德表示,他們目前還沒有被人以此為由告過,為了跟上與時俱進的法律,他使用了許多律師們也在用的工具,好避免錯誤起訴。

過去有法律科技公司被告過

但不是每一間法律科技公司都這麼幸運。2017年,位於美國加州的法律事務所LegalForce將LegalZoom這家法律科技公司告上法院,LegalZoom靠著結合律師和軟體助人起草法律文件來賺錢。

LegalForce指控LegalZoom無照非法從事法律實務,最後這起案子在去年以庭外和解收場,LegalZoom則拒絕評論這起案子。

post title

圖為一尊 19世紀中期設計的機器人律師。透過轉換服務對象,法律科技公司巧妙地避免了可能違法的灰色地帶。

Newscom/達志影像

協助前期分流 後期還是要靠真人

或許,正是因為法律與科技之間的模糊地帶,讓許多法律科技新創公司選擇保守地營運。舉例來說,美國波士頓家事法律師謝文(Casey Shevin)創辦的法律科技新創公司Divorcify,會利用聊天機器人協助使用者申請離婚,讓使用者知道哪一條路──調解、庭外談判或全面訴訟──比較適合,然而一旦進入法律程序的細節,聊天機器人就會把使用者轉給熟悉該條路的真人律師。

轉換目標 服務律師而非一般人

其他法律科技公司為了避免涉及無照執業的爭議,乾脆選擇服務律師,而非一般民眾。舉例來說,LexCheck這間法律科技新創公司就走這個路線,他們會協助律師自動審查合約,並且發現有問題時建議律師可以如何調整。過去,這類繁瑣的工作常常落在律師助理或菜鳥律師身上。

post title

對真人律師來說,他們不怕被機器人律師取代,反而能享受機器人律師快速分析大量資料的好處。

Photo: Tim Gouw 

真人律師不擔心被取代

對於AI科技強勢來襲,真人律師一點也不擔心會被取代,他們反而很開心AI能幫助他們快速處理大量的法律文件。

協助快速分析大量文件

倫敦律師事務所The 36 Group旗下的刑事律師霍布森(Sally Hobson)就說,她最近靠著AI協助梳理複雜的謀殺案,這起案子得快速分析超過 1萬份文件,而她使用的法律科技軟體Luminance所花的時間比真人少了四周,省下將近 5萬英鎊(折台幣約 197萬元)。

Luminance執行長偉芙(Eleanor Weaver)表示,律師使用AI來輔助工作已經成為常態,目前全球已經有 55個國家、超過 300間律師事務所在使用Luminance,Luminance可協助分析的語言共有 80種。

協助庭審 按時序列出關鍵事件

與此同時,現在的AI已經升級到不只可以協助律師整理、分析文件,還能幫助他們準備庭審,並且尋找有沒有相關法律判例。

倫敦律師事務所Taylor Wessing數位爭議部門負責人利柏曼(Laurence Lieberman)就說,以色列法律科技公司Litigate開發的軟體就有這個功能。

「你上傳你的案件摘要和訴狀後,這個軟體可以跑出誰是這起案子的關鍵角色,然後AI會把一切給連起來,按著時序列出關鍵事件,並且解釋在幾月幾日發生了什麼事。」利柏曼說。

分析法庭歷史數據 準確預測結果

不僅如此,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德勤旗下的法律部門Deloitte Legal的科技長布洛德(Bruce Braude)表示,他們在用的TAX-I軟體可以分析相似稅務上訴案件的法庭歷史數據,讓他們能夠正確預測上訴的結果,準確率高達 70%。

「它提供了一種更可以被量化的方式來衡量你成功的可能性,你可以用它來決定是否應該繼續上訴。」布洛德說。

post title

遇到充滿情緒的離婚案件時,還是得由真人律師出馬。

Photo: Mathieu Stern

複雜的案子還是得交給真人

無論如何,複雜的案子還是得交由真人,AI頂多只能扮演輔助的角色,DoNotPay創辦人布勞德也這麼認為。

幾年前,布勞德原本打算在DoNotPay中加入離婚申請服務,但最後在測試階段失敗了。

「就算在簡單的離婚案中,依然充斥著過多的人類情感和判斷,這些都不是軟體擅於了解的事物,」布勞德接著說:「在某些領域,初期的測試結果還不錯,但我們認為電腦絕對不可能應付得了法庭上的鬧劇,我們最好還是專注在其他領域。」

無論如何,布勞德對離婚申請服務測試失敗一點也不羞於啟齒,在募得新一輪的資金後,他已經準備好在接下來幾個月推出人身傷害訴訟的新服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