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給塞勒姆最後一位「女巫」清白 來自300年後美國中學生的翻案請求

by:阿雀
8299

300多年前,一名來自麻塞諸塞的女性被指控為施行巫術的女巫,並因此被判決死刑;300多年後,多虧一群有熱忱的美國中學生,這位女性終於得到了含冤昭雪的機會......

post title

《女巫山》(Witch Hill),又名為「塞勒姆殉道者」(The Salem Martyr),為美國畫家諾布爾(Thomas Satterwhite Noble)於 1869年所作,描繪了被指控有罪的「女巫」被帶去處刑的模樣。

Photo: Thomas Satterwhite Noble

300多年前的「女巫」

300多年前,一位名為約翰森(Elizabeth Johnson Jr.)的女性被捲入了「塞勒姆審巫案」(Salem Witch Trials)的浪潮之中,她被指控為施行巫術的女巫,並因此遭判處死刑。

300多年後,一群來自美國麻州北安多佛中學(North Andover Middle School)的學生將約翰森作為專案研究的主題,並把成果遞交給了民主黨參議員迪佐格里奧(Diana DiZoglio)。

他們希望,如今的美國政府能夠還給約翰森一個清白,洗刷她作為「女巫」的惡名。

300多年後的翻案

迪佐格里奧因此推動了一項修正法案,打算將約翰森也納入撤銷巫術罪的名單之中。而如果修正法案順利通過的話,根據致力於研究 17世紀獵巫歷史及傳說的組織「麻塞諸塞海灣女巫」(Witches of Massachusetts Bay)指出,約翰森將成為歷史上最後一位含冤昭雪的女巫。

「我們努力糾正歷史,這一點是很重要的,」迪佐格里奧於上周三(18)受訪時向《美聯社》表示:「我們永遠無法改變發生在這些受害者身上的事,但至少,我們可以澄清事實。」

post title

此畫作為 19世紀美國畫家馬特森(T. H. Matteson)所作,描繪英國殖民者雅各布斯(George Jacobs)因被控施行巫術而遭審判的場面。雅各布斯於 1692年8月被定罪並完成絞刑。

Photo: Thomkins H. Matteson

172人被控有罪、20人因此死去

回到 17世紀末,當時美國尚未獨立,北美洲僅是大英帝國的殖民地之一。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1692年,包括如今的北安多佛在內,麻塞諸塞海灣省(Province of Massachusetts Bay)的城鎮塞勒姆(Salem)和鄰近地區爆發了一連串的「塞勒姆審巫案」。

「塞勒姆審巫案」是當地清教徒基於迷信、對疾病和陌生人的恐懼、偏執、仇外心理等原因,所帶起的一連串宗教狂熱行動,有 172人在當年被指控施行巫術,其中有 20人因此受刑死亡,裡頭有 19人遭處以絞刑、另一人則是被石塊壓死。

28名有罪的家族成員之一

在之後的 328年中,許多被宣判有罪的人陸續擺脫罪嫌,包括本次案件約翰森的母親、阿姨以及身為牧師的外祖父等,但不知為何,約翰森的名字卻始終沒有被含括進以往的除罪名單之中。

根據歷史學家調查,約翰森是整個大家庭中,被指控施行巫術的 28名成員之一,當時她年僅 22歲;而在隔年,也就是 1693年,約翰森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並因此被判處絞刑,但麻塞諸塞海灣省的殖民總督菲普斯(William Phips)授予她緩刑,所以她始終沒有伏法,直到 1747年才去世,享壽 77歲。

post title

本照攝於 2016年1月,麻州塞勒姆州立大學歷史教授貝克站在名為「Proctor's Ledge」的區域。貝克和他的團隊在多年研究後,認為「Proctor's Ledge」正是當年塞勒姆審巫案 19名罪犯被處以絞刑的地點。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有服刑,但仍然有罪

然而,基於約翰森的名字從未被放進撤銷罪名的名單之中,所以技術上來說,她仍是有罪的,只是沒有服刑而已。

「這顯示了人們在女巫審判後依舊非常迷信,」目前已經升上高中,但曾於中學時參與約翰森專案研究的 14歲學生莉哈諾娃(Artem Likhanov)表示:「並不是這件事結束之後,人們就不再相信女巫了,他們還是覺得她是一名女巫,而且也不會撤銷她的罪名。」

死去的都是堅稱清白、拒絕合作之人

那麼為何約翰森或其他人,在當年會被指控施行巫術呢?

麻州塞勒姆州立大學(Salem State University)歷史教授貝克(Emerson W. Baker)向《紐約時報》表示,17世紀尚未進入科學時代,因此:「當事情出問題的時候,你會尋找某人作為責怪的對象。」

而根據貝克的研究,約翰森的外祖父曾形容她充其量是個「質樸單純到有點兒傻」(simplish)的人,所以他認為:「這肯定使她被大家指摘了出來,成為與眾不同的存在。」

貝克表示,在當時有大約 35%被以巫術罪起訴的人,最終都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並逃過處決,他指出,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堅持自己的清白並拒絕合作的人。

post title

本照攝於 2017年7月,「Proctor's Ledge」原址蓋了一道石牆,上頭刻著塞勒姆審巫案受害者的姓名。畫面中的女子為當地的小學教師海勒(Karla Hailer),她正在用手機為紀念石牆錄影。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刻在「Proctor's Ledge」紀念石牆上的姓名,上頭顯示一位名為納爾斯(Rebecca Nurse)的女性,於 1692年7月19日遭到處刑。

美聯社/達志影像

約翰森始終不在除罪名單之中

事實上,在 1700年代,便有一些被判巫術罪成立的人成功請願,推翻了自己的罪名;1957年,麻州通過一項法律,旨在免除其他有罪之人的罪名,但並不是所有人的名字都被含括在內;直到 2001年,這項法案進行了修正,可是約翰森仍舊沒有被列入其中。

而當北安多佛中學的公民老師拉皮爾(Carrie LaPierre)發現約翰森的案例後,便讓學生將她作為公民參與專案的研究題材,他們花了一年的時間試寫法案、寄信給議員、準備簡報、找資料、查看約翰森當年的證詞、了解塞勒姆審巫案的細節等。

最後,他們於去年 12月時,將專案研究的成果寄給了參議員迪佐格里奧,希望她能推動法案的再次修改,把約翰森也放進無罪的名單之中。

沒有人可以代表她

迪佐格里奧表示,為何一直以來約翰森的罪名都沒被撤銷,其緣由並不清楚,但可以知道的是,長年以來都沒有其他人為她採取行動。

「這可能是因為她既不是為人妻子,也不是一名母親,幫她澄清罪名不被認為是有價值的,而且因為她沒有小孩,所以也沒有她的後代可以代表她。」迪佐格里奧說。

今年 3月時,迪佐格里奧將修正法案提交給了司法部的聯合委員會,並於 7月舉行了聽證會,雖然法律程序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她仍對這個案件感到樂觀,認為所有的努力在最後都能獲得成功。

迪佐格里奧提到,雖然約翰森沒有後代為其努力,但終究有這些努力不懈的中學生為她承接了這項責任。

post title

三百多年後,作為當年的獵巫小鎮,塞勒姆如今成為了知名的女巫觀光景點,每到 10月,當地都會湧入許多特地來參加萬聖節活動的遊客。本照攝於 2017年10月27日。

歐新社/達志影像

微小的努力是很重要的

公民老師拉皮爾則指出,這次案件讓她的學生們學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法律程序應該要怎麼進行,以及這如何能成為一件折磨人的苦差事,但這樣的等待事實上並不罕見——對當事人約翰森來說尤為如此。

除此之外,拉皮爾還透露,當初在她的學生之中,有部分人對於幫約翰森撤銷罪名的行動感到遲疑,因為當他們啟動這項專案研究時,正值美國 2020總統大選,以及COVID-19疫情開始肆虐之際。

「有些對話像是『我們為什麼要做這個?她已經死了,這世界上不是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在發生嗎?』」拉皮爾說:「但他們後來改變了想法,認為我們能夠以某些微小的努力去做這件事,這是非常重要的。」